分享到:
當前位置:許肯中文網 > 重生之動力時代 > 正文 第244章 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楊大主任(求月票、推薦票)

正文 第244章 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楊大主任(求月票、推薦票)

書名:重生之動力時代  類別:偵探推理  作者:熔海 || 錯誤/舉報 更新/提醒 投票推薦

    站在楊衛平身側的姜鐵鋼,聞聲朝車間門口看了眼,然后低聲提醒道:“首長,估計是隴西省委的領導來了!

    “嗯!”楊衛平臉色稍顯緩和地點了點頭,轉身從容不迫地迎了過去。

    就見唐朝陽在前面領路,后面跟著七八名都身裝藍色干部裝,年紀全都在四五十歲以上的男人。

    領先的那位,是個年約五十多歲,氣度雍容且不失威嚴,頭上稀松的花白頭發整齊地往后反梳著,國字臉,鼻直口方,走動間龍行虎步。

    看到楊衛平迎了過來,唐朝陽停下來介紹道:“嚴書記,這位就是國防科工委的楊衛平主任。楊主任,這是我們隴西省委的嚴正明書記!

    嚴正明眼中閃過一絲明顯的意外,隨即朗聲笑道:“楊主任,你大駕光臨我們隴西省,也不提前打聲招呼,是不是打算搞微服私訪!”

    楊衛平伸手與對手重重握了握,臉色凝重地點頭說道:“如果我晚到一步,華夏的國防事業,就被你們隴西的干部給禍害了!”

    “真有這么嚴重?”嚴正明笑容忽斂,朝一旁雙手被手銬銬著,人癱軟在地,身上有一股強烈尿臊氣味的許根生看了一眼,頓時一雙老眉為之深皺。

    “遠比你想像的還要嚴重!睏钚l平眼神充滿厭惡之色地也朝許根生掃了一眼,恨聲說道:“長安半導體材料應用研究所的鎳基單晶項目,是國家重點國防工程。你們長安地委的干部,不僅擅自挪用專項資金。

    最可恨的是,他們為了給挪用的資金打掩護,竟然用清查清算四.人.幫殘余流毒的名義,要把這個事關華夏航空事業,關系到華夏空軍未來的核心項目,不經中.央批準就擅自撤銷!這已經不是瀆職,而是犯罪!是威及國家安全的叛國重罪!”

    “動不動就上綱上線。這是四.人.幫的那一套!币幻杲畾q,身材瘦高,生了長長馬臉的老干部,站在嚴光明身后,不冷不熱地接話說道:“楊主任,有什么問題可以坐下來慢慢談,用不著沒經調查就往人身上扣大帽子吧?”

    楊衛平聞言冷冷地朝對方瞄了一眼,隨即轉向嚴正明。

    “這位是隴西省委副書記林劍鋒同志!眹勒髂樕C然地一一介紹道:“這位是隴西省委副書記省長楊子良同志。這位是副省長胡云山同志,這位是隴西省人大常委會主任劉清揚同志,這位是省政協主席李懷忠同志,這位是省計委主任周明理同志!

    楊衛平不茍言笑地與隴西省委省政.府的主要領導逐一握手為禮后,斜眼朝林劍鋒瞟了一眼,冷笑著說道:“黨中.央,中.央軍委,把剛成立的國防科工委交到我手里,既是黨和國家對我楊衛平的信任,同時也是中.央.領.導知道。在國防工業這塊,我楊衛平有足夠的能力抓起來并抓好!”

    說著。楊衛平轉臉望向林劍鋒,兩眼微瞇著,冷冰冰地說道:“林副書記,是不是官當大了,都養成了信口開河的臭德行了?你剛到這里沒有一分鐘,你怎么知道我沒有經過調查?”

    在場眾人看到楊衛平擺出這種表情和口氣,頓時明白眼前這位年輕的楊大主任要拿林副書記開炮了。

    大家都知道許根生是林副書記提拔起來的,F在看來,楊大主任和林副書記之間有熱鬧可瞧了。

    “林動是你的侄子吧?”楊衛平臉上的笑容顯得有點高深莫測,抬手指了指車間大門。淡然說道:“進來的時候看到門外那具尸體沒?我親手擊斃的!”

    包括嚴明正在內,所有人的臉色都不由為之大變。

    人大常委會主任劉清揚,省計委主任周明理,原本跟林劍鋒站得比較近,聽得楊衛平這么一說后,二人趕緊連連向后退了兩步,拉開與林劍鋒之間的距離。

    “林書記,救我!救救我!”許根生這時從地面爬過來,抱住林劍鋒的右腿,嚎啕大哭起來:“挪用那筆款子我是向您請示過的……”

    “住口!”林劍鋒臉色變得格外難看地厲聲斥道:“許根生同志,你看看你哪里還有半點黨員干部的樣子!站起來!有什么話有什么事你先站起來講!現在可不是什么四.人.幫橫行為亂的時代,不論是什么罪行案子,都必須要講證據!要講司法程序!沒有誰可以一手遮天!”

    “哈哈哈!你說得沒錯,這個世界,沒有誰可以一手遮天!”楊衛平怒極發笑起來,“人在做,天在看!對于那些禍亂黨紀國法的敗類人.渣,天不收他,我楊衛平來收!”

    “年輕人,你是打算要替四.人.幫翻案了?”林劍鋒皮笑肉不笑地盯著楊衛平問道。

    “老同志,你這一套,對我不管用!睏钚l平同樣不陰不陽地笑道:“我今天把話給你挑明了,凡是擅自挪用長安半導體材料應用研究所專項資金的人,我不管他是什么人,是什么身份,有什么背景、后臺和大靠山,有一個,我殺一個!不信你可以試試!

    嚴明正、楊子良等人聞言后禁不住倒吸了口涼氣。

    林劍鋒一張老臉頓時青一陣白一陣。

    楊衛平眼中閃過一抹強烈的殺機,沉聲喊道:“孟守正,郭尚毅!”

    “到!”孟守正和郭尚毅趕緊雙雙從楊衛平身后轉出,立正挺胸肅然而立。

    “隴西省長安地委專員許根生,陰謀破壞國家重大國防工程,已經構成嚴重的間諜罪!”楊衛平殺氣騰騰地說道:“我以華夏人民共和國國防科學技術工業委員會黨委的名義,授權你們執行國防科工委安全保密局特別條例,對許根生執行槍決,立即執行!”

    “是!首長!泵鲜卣、郭尚毅宏聲領命,相當果決地同時將許根生從地上提拎起來,一人夾住其一條胳膊,大步朝外面拖去。

    “林書記!林書記救我!林書記救救我……楊主任,我說!我說,我什么都說!您說了只要我配合交待。就放我一條生路,我交待!我全都交待……”

    “守正,帶他過來!”楊衛平眼中閃過一絲果不其然的冷笑,讓孟守正和郭尚毅將已經拖到門口的許根生押了回來。

    許根生是真的絕望了,也害怕了。

    他以為林副書記會替他說句話,以為林副書記說的話會管用。但是他絕對沒有想到,楊衛平這個年紀輕輕的狠人,竟然敢當著隴西省委省政.府的主要領導成員的面。對他執行槍決。

    最讓他絕望,也憤恨的是,林副書記在這個時候居然一句話也不說。

    好死不如賴活著,沒有誰愿意死,哪怕有一絲生機,也會緊緊抓住。

    于是乎,許根生豁出去了,你姓林的不給老子求情,老子就把蓋子全掀開!

    林劍鋒這時也是有點六神無主了。

    他是真沒想到楊衛平居然如此不講官場規則,如此不講人情世故。而且還真敢說要殺人就真的殺人。

    國防科工委是什么級別的機構,林劍鋒當然知道。也知道國防科委下設的安全保密局,對涉及國家安全的間諜,確實有先斬后奏的特別權利。

    原本他以為憑他隴西省委副書記的身份,會讓楊衛平多少有些顧忌。只要先把眼前這一關過了,再叮囑許根生咬死當初對好的那套說辭,他不僅有機會渡過這一大劫,而且還有可能替不明不白橫遭慘死的嫡親侄子林動報仇。

    只要抓住機會把這個剛上任沒多久的國防科工委主任拉下馬。到時候,他多的是辦法置這個小王八蛋于死地。

    林劍鋒知道,中.央有一些老領導對楊衛平如此年輕就擔任國防科工委第一任主任之事是有看法的。甚至還有人公開說出這不符合黨的章程。

    國防科工委這個新成立的機構實權太大了!可以說是凌駕于機械工業部七大部委和第八總局之上。不僅僅在軍事方面的權利,而且在政.府機同樣也是權柄極大!

    在京城,在全國各省委省政.府,盯著這個位置的老同志沒有一百,也有八十。但偏偏卻讓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年輕人占住了這個寶座。

    雖說這個年輕人在《新華日報》上的那番講話確實說得好,也的確值得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向他學習。但是,單憑這一點,就讓他擔任了國防科工委的主任要職,未免實在有點說不過去。

    如果能借這次的機會,抓住楊衛平的小辮,再加上京城的一些老領導向中.央施壓,絕對有很大的機會把這個小雜種給扳倒。

    然而,讓林劍鋒想不到的是,楊衛平壓根就不按常理出牌,他壓根就不打算跟你理論,也不打算先把人關押起來查找證據之后再定罪,而是直接就要人性命。

    一旦許根生開口了,這件事他林劍鋒可就再也回天泛術了。

    絕對不能讓許根生開口!

    “嚴書記,如果許根生同志真的違反了黨紀國法,我建議還是先由我們的公安機關和紀檢委組成聯合調查組,對他進行立案審查!”林劍鋒義正辭嚴地對嚴正明說道:“正好現在公安廳廳長唐朝陽同志也在,先把人交給他們關押,并進行突擊審訊……”

    “用不著!”楊衛平冷笑著打斷了林劍鋒的慷慨陳情,淡然說道:“涉及到國家安全的重大間諜案情,就不勞林副書記費心了。國防科工委安全保密局,就是專門干這個的!

    說完后,楊衛平不再搭理林劍鋒,緩步走到許根生面前,微笑著說道:“許根生同志,你能懸崖勒馬,及時回到黨和人民的立場,這非常好。

    我現在可以當著隴西省委省政.府各位領導的面,向你保證,只要你如實坦白交待,并有立功表現,我不僅可以豁免你的死罪,我還可以把你一家人都移民國外,不會讓你們一家人受到任何人,任何組織的威脅。我說到做到!”

    “真的?楊主任您說話算數?”許根生像是抓了救命稻草般,爬過來緊緊抓住楊衛平的褲腳,顫聲問道。

    “我楊衛平說的話,從來都是一口唾沫一根釘子!”楊衛平斷然點頭答道:“我現在基本上可以斷定,這個案子,絕對不僅僅是你們擅自挪用那筆專項資金這么簡單。

    只要你如實交待,追回臟款,挽回國家的損失,我不僅保你一家人平安,而且還送你們一場大富貴。瑞士,湖光山色極為宜人,那里可是養老的好地方!

    “楊主任,你這是在誘供!”林劍鋒臉色大變,沉聲說道。

    “怎么著?害怕了?心里沒鬼你怕什么!”楊衛平冷笑著瞇眼望著林劍鋒,淡淡地說道:“我就是誘供,你能把我怎么樣?別說是誘供,只要能挽回國家的重大損失,我甚至可以刑訊逼供!”

    “簡直是豈有此理!我要去向中.央控告你!”林劍鋒臉色一沉,甩手轉身就打算走人。

    “你現在哪也別想去!”楊衛平冷森地一笑,給孟守正使了個眼色。

    “林副書記,請留步!”孟守正伸手攔住了林劍鋒的去向。

    “怎么著?難道你們還真想把四.人.幫造.反.派那一套也用在我林某人身上?”林劍鋒色厲聲荏地沉聲吼道:“我是隴西省委副書記,是中.央直管干部!除了中.央,誰也沒權沒資格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別跟我提官場這一套,這一套,對我不管用!睏钚l平似笑非笑地望著林劍鋒,微瞇著的雙眼閃過一道森冷的寒光,“我專程回國,是為了建設我國的國防工業,不是來跟你這類官僚政客玩政治手腕來的。

    你如果屁股是干凈的,什么問題也沒有,我可以給你磕頭賠罪都行。但如果你真有問題,林副書記,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保你,也不管用!把林劍鋒給我扣起來!出了什么問題,我承擔全部責任!”

    孟守正應聲沖過去,一個大擒拿手,將林劍鋒右胳膊反扭摁住。

    “楊衛平同志,你這么做有點不合適吧?”嚴明正實在有點看不過去了,沉聲發問道。

    w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国产高清免费观看在线a站_樱花草视频在线观看社区_卡一卡二卡三精品APP下载_VR成人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