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當前位置:許肯中文網 > 絕對死亡游戲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游戲尚未結束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游戲尚未結束

書名:絕對死亡游戲  類別:美文同人  作者:俺有兩桿大狙 || 錯誤/舉報 更新/提醒 投票推薦

    “吳姐,我們貌似已經甩脫他們了吧!北R心影有些遲疑的問道,朱雀組的一行人這會已經跑到了大廈的另一側了,這個地方他們幾個倒還是第一次來過。

    “好像是的,不過不要大意!眳敲魞壕璧某砗罂戳丝,那些士兵并沒有追上來,似乎真的已經甩脫了,“我們加把勁吧,馬上就要可以離開了!

    她一邊說著一邊看著了一下周圍的地形,不遠處一個透著亮光的出口引起了她的注意,“那里好像能出去,我們走那邊!彼f道,一行人便朝著那扇門走去。

    眼看著那扇門越來越近,吳敏兒心中忽然升起一股不詳的感覺,“等一下,”吳敏兒低聲說道,腳步停下的同時,手上猛的一抖,啪的一下將一把飛刀朝身后射了出去。

    飛刀從一個穿著黑色風衣的男子臉側飛了過去,那男人連動都沒動一下,反而用一種很贊嘆的口氣說道:“不愧是朱雀組的吳組長啊,這都被你發現了,老實說,公司的這么多的員工里面我最欣賞的就是你了!

    吳敏兒皺了皺眉,這個人是如此出現的她完全沒有印象,更加讓她感到驚訝的是她完全感覺不到對方的氣息,就好像對方僅僅只是個幻影一般。

    “你是誰?我們認識么?”

    “你并不認識我,不過我對你可是十分了解的,或許你不知道,我可是在暗中觀察你們好久了!蹦悄腥艘贿呎f著一邊朝她們走了過來。雙手還插在口袋里,一副閑適的模樣。一點也沒有緊張的感覺,但是吳敏兒卻不能不緊張。

    她幾乎是片刻之間就已經下定了除去此人的決心,“一起出手干掉他!”吳敏兒手一晃,虎牙軍刀就出現在了她的手中,右手正握著軍刀,左手反握著蝴蝶刀,吳敏兒亮出格斗的姿態,

    她的四個手下也圍了過來。以五角陣型將那黑衣人圍在了當中,那黑衣人卻沒有絲毫的緊張,“匕首很帥嘛,從網上買的么?不過你應該知道都是仿制品吧,如果你加入我們我可以給你弄一把正品哦!

    吳敏兒自然不會因為一把正品的軍刀而動心,“就算是仿制品殺你也足夠了!

    “你確定?”那男人似乎覺得很有趣的問道。

    “哦我可是非常確定的,不信你可以讓我捅一刀試一試!

    那男人攤開了手。露出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樣,似乎一點也不在乎正有五把閃亮的匕首對準了他。

    吳敏兒也不客氣,她一使眼色,五個人同時朝著那黑衣人沖了過去。

    殺戮指令!她的精神完全鎖定在黑衣人的身上,在此狀態下不管潛行隱身都無法逃過她精神力的監控,接近對方的一瞬間她手中的匕首閃電般刺出。

    刺空了!她感覺自己一下子撲進了一團黑暗之中。毫無阻礙的沖了過去,心中暗叫不妙,回過身的時候,那人卻仍然站在那里,沒有絲毫的傷痕。也沒有任何移動,其他人也和她一樣。攻擊完全落空了。

    吳敏兒心中閃過一絲驚懼,她還是第一次面對這樣的敵人,難道他是鬼魂?

    “不許動,舉起手來!”突然間四周冒出一大票的士兵來,卻是追兵趁著剛才那一延誤追了上來,一個個荷槍實彈的對準了他們,有幾個還佩戴了熱能成像儀,怪不得對方能在潛行狀態下看到他們幾個呢。

    幾個人一下子全都傻住了,被槍口指著可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就算他們動作再快,也很難在如此密集的火力面前生還的,盧心影身上忽然被一層暗影所覆蓋——附體之影!然后直接擋在了吳敏兒的身前,一個士兵下意識的扣動了扳機,幾顆子彈落在他的身上,卻仿佛泥牛入海悄無聲息,趁著那一瞬間的安全,吳敏兒一個‘暗影跳躍’便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她出現在了一個士兵的身后,伸手將那個士兵腰間煙霧彈的拉環拉了下來。

    撲哧一聲,一股濃煙頓時噴了出來,這煙霧彈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噴出的煙霧又濃又快,又是在室內,眨眼間周圍到處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了。

    “分頭走!”她喊了一聲,一個掃堂腿踢翻了那士兵,轉身朝著印象中的樓梯口急掠而去,身后響起一連串的射擊聲,子彈嗖嗖亂飛,吳敏兒腿上忽然一痛挨了一發流彈,她一下子差點摔倒在地,就地一滾踉蹌的朝著出口沖去,前方卻忽然閃過一個黑影,她本能的一刀刺去,手腕卻忽然被什么東西抓了個正著,抬腿欲踢,那條用來支撐的左腿卻一陣劇痛,吳敏兒頓時失去了平衡,這一腳便沒能踢出去,腦后挨了重重的一下,吳敏兒便失去了意識。

    大廈的外面,一個人影忽然憑空閃現了出來,看了看周圍沒人,逃也似的朝著小巷子里鉆去,繞過一道圍墻那人停了下來,一邊喘著粗氣一邊朝身后望去,沒有人追來。

    “謝天謝地,終于逃出來了,”胡三通心中暗自慶幸道,他剛才在煙霧中貓著腰一陣亂闖,子彈在頭頂上嗖嗖亂飛,當時嚇得他尿都快出來了,想不到最后竟然一槍未中,硬是給逃出來了,想一想還真是走運啊。

    身后忽然響起一陣腳步聲,他下意識的掏出了匕首朝后看去,卻是楊勤學——朱雀組的另一名成員。

    “哈,你也跑出來了啊,謝天謝地,真是太好了!

    楊勤學卻似乎有些慌張,“老馬死了!

    “什么?怎么死的?”胡三通吃驚的問道。

    “被狙擊手打死的,本來他是跑在我前面的,結果卻忘了潛行。一出大廈的門就被爆頭了,腦漿都被打出來了。死的太慘了!

    聽到有同伴犧牲胡三通的臉色也變得黯然了起來,“影子和吳姐呢?”

    楊勤學搖了搖頭,“不知道,我跑出來的時候沒看到他們兩個!

    “吉人自有天相,他們想來會沒事的,別管那么多了,我們還是趕緊離開這里吧!

    兩人一邊說著一邊朝著大廈相反的方向跑去,跑了十多分鐘。終于覺得安全了些,便在一家小飯館里停了下來。

    兩人胡亂的要了幾個菜,便坐下來商量起來了。楊勤學憂心匆匆,“你說咱們以后該怎么辦?那些硬盤都沒帶出來!

    胡三通卻滿不在乎的說道:“無所謂啦,反正那鬼游戲我也不打算完了!

    “那我們干什么?”

    胡三通眼中閃過一絲精光,“有了這樣的能力干什么不行!闭f完他壓低了聲音,“你也不想想。我們可是超能力者啊,能隱身啊,錢什么的還不是想要多少就拿多少,咱們先隨便干幾票弄點錢,找機會搭飛機去國外,以后咱們可就瀟灑生活了。那還用去游戲里拼死拼活啊!

    楊勤學聽了也是眼前一亮,兩人不由得設想起未來的美好生活來。

    “恐怕瀟灑的事情得等等再說了!币粋聲音忽然在兩人身后響起,兩人回頭一看頓時又驚又喜,卻是盧心影。

    “老盧,你也跑出來了啊。吳姐呢?”

    “吳姐被抓了!北R心影嚴肅的說道,“我們必須得把吳姐救出來才行!

    秦時月坐在指揮車上。皺著眉頭似乎在思索著什么,行動已經逐步接近尾聲了,這座大廈里的魔族基本上都被肅清了,數量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多,實力也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厲害,唯一一個比較難對付的家伙也不過是幾發高溫榴彈就解決了的家伙,這甚至感覺根本不像是一次異界入侵——或許這些魔族只是一支偵察部隊,雖然可以這樣解釋,但是她還是覺得這里面似乎有問題。

    “長官,我們在頂樓發現了獨孤寒,他看起來傷的很重,但是并沒有生命危險!

    秦時月有些詫異,那個家伙竟然沒死,這讓她頗有些意外,難道那幫游戲者竟然放過了他?她并沒有多想,這個人本來也不是什么值得關注的人物。

    “哼哼,這家伙還真是命大啊,把他送去醫院吧!鼻貢r月隨口說道。

    還有我們在地下室發現了一座被毀壞了的建筑,根據附近的痕跡很可能是異界生物入侵的入口。

    秦時月聽了卻不由得嘆了口氣,雖然早就有所預料,但是聽說那扇門果然還是被毀壞了多少也有些無奈,“把那座建筑的碎片全部運回基地,一磚一瓦都不要留下,搬運的時候記得錄像!

    “是的長官!钡饶窍蛩齾R報情況的人離開了,那黑衣人卻帶著士兵走了過來。

    “怎么樣,抓到了幾個!

    “只抓到了一個,不過卻是最重要的一個!蹦呛谝氯苏f著閃過身去,昏迷不醒的吳敏兒赫然躺在擔架上,傷口已經被包扎好了。

    “原來是她,倒是個熟人呢,”秦時月點了點頭,“把她帶回基地去吧,我們也撤退吧!

    后記1:

    張耀陽看著身后那被摧毀了的傳送門,又看了一眼四周荒涼的景象,那原本只有在游戲的屏幕中看到過的,顯示和虛擬的變化形成了強烈的落差,讓他對周圍的世界有一種強烈的不真實感,他盡量不讓這種感覺影響自己的精神,從現在開始,就正式要在游戲中進行打拼了,一旦死亡就再也沒有復活的機會了,也不可能再靠下線來躲避危機了,真正的冒險從現在開始,隨時都要做好喪命的覺悟。

    (不過不要緊,只要能把你救活,一切都是值得的)他看了一眼身旁,那個模糊人影正用好奇的目光打量著周圍的世界,必須盡快積攢足夠的功德值了,身后的白云飛拍了拍他的肩膀,“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快走吧老大,放心,你妹妹一定會重生的!

    張耀陽點了點頭,回身對身后的眾人說道,“我們這就出發吧!”一揮手,一行人便浩浩蕩蕩的朝著未知的前方走去。

    后記2:

    劉子建小心翼翼的看著對面那張落地窗前冷峻的背影,落地窗外是漆黑的夜色,由于這面觀景窗矗立在極高的位置,從這個角度朝外看去到處都是璀璨的星辰,看起來猶如太空般迷。良久,那背對著他的人忽然淡淡的說道,“這么說一切都是因為那個叫蕭不離的家伙?”

    “是的老大,根據多方面得來的情報,這場暴動很可能是這個人一手推動的!

    “呵呵,你不覺得這個蕭不離跟我很像么?”

    劉子建愣了一下,不知道該如何接口好。

    “算了,如果再遇到這個人——”前面那人忽然側過身來,露出一張冷峻異常的面孔來,“格殺勿論!

    后記3:

    吳敏兒坐在冷冰冰的座椅上,她已經在這間密室中呆坐了十幾個小時了,不斷的推測著自己未來的命運,盡管她曾經自認為已經有了足夠的心理準備,但是一想到可能遭受的厄運還是讓她一陣發抖,說到底她也不過是一個二十多歲有著自主獨立性格的女孩而已。

    囚室的門忽然打開了,一個人影出現在了冰冷的燈光下。

    秦時月用一種審視的目光看著她,在她對面坐了下來。

    “老實說,上頭對于如何處置你頗有爭論,你不同于那些新人,有著太過強大的力量,一不小心就會失去掌握,本來上頭是打算將你處理掉的,不過我們畢竟曾經是朋友,所以我給你爭取了一個較好的結局,你將被關押在這里,在這間地下室里度過你的一生,當然如果你能提供什么有價值的情報,或許我能讓你過的舒服一點!

    吳敏兒不由得打了個寒戰,在這冰冷的地下室里待上一輩子,這可不是她想要的結局。

    “我有一些情報,或許是你會感興趣的,我知道如何建造傳送門!

    秦時月眼中閃過一絲興奮,點了點頭,示意她繼續說。

    吳敏兒道:“我在執行那個偵察魔族的任務的時候,在任務的構造圖紙上看到過傳送門的構造,我還記得大概的建造順序,如果你能放了我,可以試著幫你們建造那扇門!

    “放了你是不可能的,不過如果你愿意加入我們,我倒是可以為你爭取一個職位,當然需要簽訂一份特別的契約——以你的靈魂作為抵押!

    “我愿意,”吳敏兒毫不遲疑的說道,此時此刻她已經沒有其它的選擇了。

    “那么歡迎加入,吳敏兒上尉!鼻貢r月微笑著沖她伸出一只手來。

    吳敏兒遲疑的握住了那伸出的手,冰冷而有力。

    后記4:

    獨孤寒用一種特有的好奇的目光打量著周圍的環境,病房里的布置在他眼中似乎十分的新奇,一個護士走過來替他換藥,獨孤寒順服而略帶戒備著看著那女人將他頭頂上的玻璃瓶子換了個新的,那護士回身看他的時候,似乎看到一絲淡淡的紫色在他的眼中一閃而逝。

    (一定是燈光的錯覺吧,)那護士下意識的想到,并沒有太往心里去,轉身離開了。

    直到那護士源泉走遠了獨孤寒才松了口氣,他仰躺在病床上,看起來沒有任何的沮喪和痛苦,反而帶著淡淡的得意,嘴里哼起了莫名奇詭的曲調。

    “這場游戲現在才剛剛開始呢!

    (第一卷完)。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国产高清免费观看在线a站_樱花草视频在线观看社区_卡一卡二卡三精品APP下载_VR成人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