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當前位置:許肯中文網 > 絕對死亡游戲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摸金符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摸金符

書名:絕對死亡游戲  類別:美文同人  作者:俺有兩桿大狙 || 錯誤/舉報 更新/提醒 投票推薦

    不過心中想歸想,仙界之人還是禮儀至上,因此,還是拱手彎腰,笑呵呵的說道:“這位客官,如果想要更厲害的東西,可以去仙城頂上的金仙宮去看看,我這里的東西雖然繁多,但大多是凡品,金仙宮內的物品卻是仙人們自己做的,個頂個都是極品,不過價格嘛”店主說道這里嘿嘿笑了一下,“反正一般人可是買不起,不過去開開眼界也是好的!边@句話說的合情合理,而且禮貌至極,但是蕭不離聽在耳里卻是刺耳的很,唉,看來還是得腳踏實地,盡快賺錢,才能談得上買東西啊。

    因此也不和店主廢話,叫上易軒,兩人快速朝著城外跑去。

    根據玄虛子之前的指點,蕭不離知道翔云峰是仙鶴聚集之地,位置就在蓬萊仙城的城門附近,兩人出了城門蕭不離便左右看了看,不多時便看到那高聳入云的翔云峰,只見山峰的半山腰白云繚繞,看起來好似登天的天梯一般。

    白云繚繞之中,有不少仙鶴盤旋飛舞,這些仙鶴看起來和玄虛宮內荊棘所養的有**分相似,可能是因為這些仙鶴正在飛舞,不知怎的看起來總覺得比荊棘所養那些更有了幾分仙骨。

    蕭不離招呼易軒,很快便來到山峰腳下,順著山峰周圍的巖石摸爬了上去,這山峰十分的陡峭險峻,不過好在巖石棱角分明,加上兩人都有輕功底子,攀爬起來卻也不是很難。蕭不離第一次這樣真實的經歷游戲里的場景,爬到半山向下看去,心中嚇得砰砰亂跳,是在是有點太高了,不知道掉下去,自己的血條還能剩多少,相比之下,用電腦玩的易軒倒是好了許多,畢竟在高的高度他來說不過是電腦屏幕上那幾十厘米而已。

    到了半山便可以看到很多仙鶴的巢穴,和荊棘所養的仙鶴不同。這里的仙鶴是在山崖之上筑巢。倒好像有些像老鷹,巢穴也是用樹枝搭建,大大的一坨,有的窩中有一兩只小仙鶴;蛘呦生Q蛋。

    這些仙鶴并不怕人。有一些趴在窩中孵蛋?吹絻扇俗哌M,好奇的看過來,甚至有的膽子大的還在他們身邊走來走去。蕭不離看到這些仙鶴都是中立單位。卻是不會主動發起攻擊,本來爬上來是想看看能不能抓到一只用來做坐騎,可是哪里想到這里地形如此陡峭,山上的崖口僅僅只夠兩個人勉強站立,如果戰斗起來,連個輾轉的地方都沒有。

    本來他的馴獸術是可以將仙鶴馴服,可惜的是之前自己用這個技能融合,換來了封印術,封印術雖然可以將動物隱藏,隨時召喚,還有治愈功能,可是馴服之時卻要將動物打到瀕死狀態,看看這里仙鶴黑壓壓足有上千只之多,只怕兩人一旦打起來,會一擁而上,將他圍毆致死,這里又是仙界,恐怕這些看來和善的仙鶴攻擊力都是不弱。

    “蕭哥,我看這里可不太方便抓仙鶴啊,我又不會馴獸術,蕭哥你有什么好辦法么?”易軒打字說道,惹的蕭不離心中一陣煩悶,本來就因為不能抓仙鶴有些窩囊。

    深深嘆了口氣,轉身看了看易軒,無奈的聳了聳肩,這個是蕭不離的一個習慣動作,意思也是很明白,無能為力。

    可這個簡單的動作卻一下子把易軒看傻了,

    “蕭哥,你剛才那個聳肩的動作是怎么回事?”

    “額,那個在表情動作里,你不知道么?”蕭不離沒心思糾纏,隨口應付道:“我們下去吧,這里仙獸看來不太容易抓啊!币贿呎f著一邊就向下看去,俗話說上山容易下山難,尤其這樣陡峭的懸崖,向上攀爬的時候都是能夠看得到的石塊凸起,方便借力,可是向下卻不那么容易,落腳的地方又沒長眼睛,一個不下心就是萬劫不復。

    “這個游戲還有表情動作?我怎么沒發現!币总庍@邊還要繼續追問,卻見蕭不離手中握著的巖石一松,一縱身居然跳了下去。嚇得高喊一聲:“蕭哥!”

    卻見蕭不離下落不遠,穩穩的落在了另一塊的巖石凸起上,手掌緊緊摳住身邊的石壁,原來竟是早做好了打算,這樣一步步爬下去,不知道要到猴年馬月,干脆來個速降,反正蕭不離有云雷天縱的本領,如果實在危險自己就來個一飛沖天。

    易軒卻不敢冒這樣的危險,一步步開始往下挪去,好在他是電腦操作,沒有那么多的羅嗦,只要控制好人物就行了,竟好似背后長眼,一路速度竟也不慢,蕭不離看著他的身影,心說電腦也有電腦的好處啊。

    腳下不停,不停的向下跳落下來。

    至于仙鶴,一會看看能不能找到足夠的靈石吧,如果可以的話,花錢買一頭便是了。

    兩人下到山底,這回不做停留,按照鐵匠留給他們的地圖,一路向前走去,這條大路一望無際,開闊平坦,好似通往凡間的高速公路一般。

    大路的兩邊相隔不遠便是一尊矗立的雕像,一路蔓延過去,足有上千尊之多,看來也是仙宮的防御系統之一。

    兩人順著大路一直向前,走了大概半個小時就看到地圖的路線向著樹林之中指引了過去,便順著走下大路,腳下是松軟的草地,走了不遠便開始出現零星的樹木,到了森林的邊緣,蕭不離向前看去,之間里面的樹木明顯更加密集,而且彌漫著一股不祥的白色霧氣,看起來和外面那種祥和美麗的景象完全不同。

    回身望了望來時的路徑,已然隱在不知何時飄起的云霧之中。

    蕭不離忽然有點擔心,這樣草率的進入密林也不知道算不算危險,好在自己還有些保命的技能。想到這里心中稍定,點開地圖,看了看礦洞的位置,離現在所處的位置并不算遠了。抬腿向前走去,易軒緊緊跟在后面,在這里蕭不離成了他的主心骨。

    兩個人前進的極為小心,這里畢竟是仙境,對這里的人和動物的能力他們可沒有什么衡量標準,搞不好一只兔子都能要了兩人的性命,易軒現在也開始有點后悔接什么鬼任務了;蛟S聽師父的話在城中隨便逛一逛就回去也不失為一個明智選擇。

    “看!笔挷浑x忽然開口說道。聲音異常興奮,帶著耳機正在擔心的易軒嚇了一跳,趕忙向蕭不離那邊看去,就在兩人剛剛走的路邊赫然一個寶箱。要不是蕭不離喊他。他根本就沒注意。好像哪箱子原本并不存在,不知道怎么忽然蹦了出來一般。

    “這個可能就是上古仙人留下來的寶箱!笔挷浑x本著謹慎的原則,跑到寶箱旁邊停了下來仔細看了看。卻并沒有動手,畢竟自己現在可是在游戲里真實體驗,如果忽然中個飛鏢毒氣什么的,雖然不至于就死,卻也夠他受的。

    相比之下易軒倒沒有那些擔心,看到一半埋在土中的寶箱,立刻蹦了過去,可是在箱子上跳了半天,卻沒有打開。

    “你在干嗎呢?”蕭不離看著好像,易軒此時的動作在他看來古怪而詭異,好像一個精神病患者,如果自己在電腦上操作,這就好像看到那些真人模仿魔獸的視頻,本來在游戲中很正常的動作,在真人做的時候未免可笑。

    “我點不開啊,”易軒打字說道,“這個箱子好像只是游戲背景畫面,沒有開鎖的圖標啊!

    蕭不離心中奇怪,既然已經看到寶箱,沒理由打不開的啊。走過去蹲下一下,卻見原來箱子的鎖頭掩埋在了泥土之中,用手輕輕扒了扒,泥土倒是松軟的很,幾下把寶箱從土中趴了出來。

    “你還能扒土??我怎么不行?這是什么技能?”這個蕭不離短短的一個多小時已經讓易軒驚訝了幾次了,別的玩家他也不是沒見過,可是像蕭不離這樣奇怪的還真是頭次見到。好幾次他都懷疑蕭不離其實可能是個npc。

    “啊,這個是我學的基礎技能啊,你沒學么?你最初的職業是什么?”蕭不離問道。

    “樵夫啊!币总幦鐚嵒卮。

    “啊,怪不得呢,初始職業不一樣啊!笔挷浑x隨口瞎掰!澳銘摱鄬W幾個初始職業才對啊!

    “?怪不得,我當初進游戲的時候接了個任務一下子賺了很多錢,所以那些基礎技能的任務都沒怎么學啊!币总幓卮鸬,心里釋然了,看來自己這空降兵還是有很多東西不了解啊。

    蕭不離也不關心他打那一行字到底是什么,拿出寶劍一劍將鎖頭砍爆,打開箱子一看,里面卻是閃著七彩琉璃光的石頭,看來就是傳說中的靈石了,蕭不離伸手想拿出一顆,可誰知他的手剛剛觸到,那些石頭立刻化作一道光芒沒入了他的體內。

    系統提示:開啟被‘泥土覆蓋的寶箱’,獲得27靈石。

    哈哈,看來靈石的數量并不十分稀少,這對蕭不離來說是個好消息。

    “鎖頭可以轟爆的么?”易軒再次疑惑起來。

    “這是我學的技能啊!笔挷浑x已經懶得再去編什么理由了,直接敷衍。轉身繼續朝前面走去。

    看到空空的寶箱,易軒心中很不是滋味,可是畢竟寶箱是蕭不離發現的,也不好說出分靈石的話來,只得再次跟上,希望一會自己也能好運發現一些。

    “你說我們要是有金屬探測器什么的就好了,估計發現寶箱的幾率會高很多!币总庪S手打字道。

    蕭不離看到心中覺得好笑,金屬探測器,他以為這是科學與探索啊,等等,蕭不離的腦中似乎有什么關鍵一閃而過,忽然停下腳步,是什么?是什么?蕭不離隱約覺得自己似乎有一件類似的東西,可是仔細回憶又沒有什么金屬探測器的記憶。

    點開物品欄,蕭不離逐一查找,這段時間自己還真是沒少收集東西啊,物品欄里琳瑯滿目、五花八門。

    對了,就是它。蕭不離心中喜道。

    摸金符(項鏈):幸運+1。裝備技能:尋龍點睛——在裝備此物品的情況下,可以感應到附近30米以內隱藏的古墓和寶箱。裝備介紹:一枚用穿山甲的指甲制作的護身符,是摸金校尉的職業標志,據說能給佩戴者帶來好運。

    趕快把摸金符裝備上,看看效果如何,易軒不知道蕭不離為何停了一下,看他不知道鼓搗些什么,一會面露愁容,一會又開心的笑了,心說。面部表情也太豐富了一點吧。這也是表情技能?可是要這種技能干什么啊?總不會給游戲里的npc拋媚眼用吧。

    試探的問一句:“蕭哥?”

    蕭不離卻也裝備完成了,連忙說道:“沒事沒事,走吧!

    兩人走了沒幾步,蕭不離忽然向著旁邊的樹叢走了過去。易軒趕過去的時候看到的是空空的寶箱和眉開眼笑的蕭不離。心說自己的點子還真不是一般的背啊。連著兩個了?墒墙酉聛淼臅r間,易軒的情緒已經不能用沮喪來形容了,這種情緒到最后。屏幕后的易軒忽然覺得那個表情系統真的很有用,如果自己能做表情的話,此時一定是委屈的流淚。

    也不知道是不是野外想比與城內,人跡罕至,所以寶箱特別多,可是為什么偏偏每個都是蕭不離先發現?難道就沒有一個寶箱是和自己有緣的么?

    其實如果只是他一個人,即使今天真的游蕩到天黑也沒有任何收獲,他頂多也就是說句算了,點子背,不怨社會。

    可是偏偏他們是兩個人,而另一個的運氣卻好得出奇,這就好像小時候考試,本來考了99分很開心,可榜單一公布,十幾個考一百分的,瞬間變成個差生了,什么事情就怕比較,相比于蕭不離的好運來說,易軒簡直想找塊豆腐撞死算了。

    蕭不離看易軒一路上不再打字和自己說話,知道他因為拿不到靈石而沮喪,心說哥們對不住了,你可能對這個游戲還是一個可玩可不玩的態度,可是我自己被囚禁,一票兄弟馬上要面臨離魂癥的危險,而且那邊祖龍虎視眈眈,不知道密謀什么,不夸張的說我可是肩負著世界和平的人啊,一般事情關系到世界和平就是比較嚴重的了。所以只好委屈你了。一會我要是有用不了的靈石再分給你吧。

    正想著,忽然身后的樹叢中傳來一陣不正常的沙沙聲音,一陣惡風呼嘯而來,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的,蕭不離一個箭步,撲到身邊的易軒,兩個人幾個翻身滾在一邊。蕭不離不等起身,一個浮光踏影隱去了身形,易軒也不笨,立刻一個隱身術消失在了空氣之中。

    這時蕭不離才回頭看去,頓時驚出一身冷汗。

    只見兩人身后的草叢被硬生生分開一道半米多寬的通道,一只碩大的三角蛇頭正在那里左右擺動,似乎在尋找兩個人的位置,口中猩紅的蛇信不停吞吐而出,三角形的腦袋上兩排眼睛從嘴邊一直排列到腦后,各個瞪得溜圓,散發著綠色的幽光,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相與的。

    不知道這條蛇到底是用眼睛看人還是用舌頭感知,如果是用舌頭的話,即使兩個人隱身也是起不到什么作用的,因為蛇用它的舌頭感知周圍的氣味顆粒,這樣即使兩人隱身對于這條蛇來說卻和站在眼前是一樣的。

    想到這里,蕭不離趕忙打開全視之眼,找到易軒的位置,易軒顯然也嚇得夠嗆,蕭不離悄悄摸了過去,小聲在他耳邊說道:“我是蕭哥,我們快點離開這里,輕一點,別被發現了!

    易軒卻被他的聲音嚇了一跳,不是隱身了么,他怎么看得到,對蕭不離的能力心中更加驚訝,不過好在他也不傻,立刻打字道:“好”

    兩個人輕輕站起身,眼睛盯著蛇頭,一步步的向后退去,好死不死,走在后面的蕭不離覺得腳下一震,竟然踩到了一根地上的斷枝。

    “咔吧”這聲脆響在此刻安靜的環境中尤其刺耳,幾乎沒有一刻猶豫,蛇頭猛的轉向他們的方向,頭一低身子飛快的滑行起來。

    蕭不離嚇得大喊一聲:“快跑!眱蓚人撒腿如飛,向前跑去。

    一邊跑蕭不離對著巨蛇放出一個心靈啟示,‘熔巖赤蟒’,名字是深藍色的,意味著這是一頭高等精英,嘩嚓。這回看來可是不活了,如果在人界,遇到高等精英蕭不離自認肯定不會放在眼里,可是這里是仙界,仙界的規則和人界可不一樣,光是看這蛇的塊頭,估計吃兩個蕭不離晚上還得加頓宵夜,根本不夠給它塞牙縫的啊。

    而看它的速度這么跑下去,兩個人早晚要被攆上,有心云雷縱天閃人,就怕易軒就這么掛了。

    話說,你有吸收傷害的技能么?

    “有啊!币总幰贿吪芤贿叞倜χ写蜃值。

    “趕緊加上!”

    易軒還以為是boss要攻擊了,急忙給自己套了一個符文甲胄,八道符文盤旋環繞,仿佛八面盾牌一樣。

    蕭不離一把將易軒抱了個瓷實,一個云雷天縱沖天而起,循著地圖上礦洞的位置一路刷刷跑了過去,一聲驚雷落地,易軒完全呆立當場,幸虧他的符文甲胄吸收傷害的效果極佳,要不然還真容易掛掉。

    對于蕭不離來說這瞬間發生的事情在清晰明白不過,可是易軒卻完全猛蹬狀態,怎么了就飛起來了,怎么了一個大雷就落地了,到底是被雷劈了,還是自己變成雷了。

    “蕭哥……”易軒似乎不知道說什么了。

    蕭不離卻不管那些,大大咧咧的說道:“行了不用謝!闭f完也不管易軒的血只剩少半條了,假裝研究起地圖來。

    剛才那一下子其實也是他靈光一閃,不過云雷縱天這一招竟然真的可以給別人用,倒是讓他略感驚喜,不過造成的傷害卻是難免的,而且在帶人一起飛行的時候消耗的真元值也會加倍,剛才那一段路足足消耗了他200點真元值。

    不過盡管有種種弊端,但是優點也同樣明顯,以后不僅可以帶人逃命,也可以用來作為大招攻擊敵人,云雷縱天作為攻擊技能最大的缺點就是準頭太差,但是如果抱著對方使出這一招的話,就不用怕轟不著了。

    看了看周圍,周圍的土地被自己轟出一片凹陷,不過還好,旁邊不遠處顯然就是山洞的所在并沒有遭到破壞,看來自己的準頭還是不錯滴,想到此快步走了過去。

    那邊易軒一頓對著自己加血,刷治療術,在這個地方要是頂著這么點血量出門,一下被掛掉可是一點不冤。剛才那一下可把他嚇的夠嗆,血量瞬間就空了,這要是對方起了歹心,那可是連防御的機會都沒有啊。

    蕭不離的云雷縱天這一招也實在是過于拉風,一下子把易軒完全給嚇住了,如果說之前對于搶不到寶箱還有些耿耿于懷的話,這會他已經完全不敢有什么抱怨了。

    “你快來看,這個洞不大對勁啊!笔挷浑x卻已經走到洞口,皺眉對著易軒喊道。

    “怎么了?”易軒來到近前問道,蕭不離奇怪道:“這個洞可不太像經常有人來挖礦的樣子,礦洞周圍一點巖石的碎片都沒有,光禿禿的感覺有些奇怪啊!

    易軒道:“確實不太像,不過這里既然是仙界,想來不能用常理來判斷的,可能仙界的礦工都是會飛的,所以不會磨損洞穴的邊緣呢。

    蕭不離心說你更能懸,那按你這么說仙人直接變出礦石不是更簡單。打開地圖看了看,這個地方多半應該就是礦洞的位置,之所以用多半二字,是因為這個地圖畫的是中國水墨畫的風格,因此并不是十分的標準,所以蕭不離也不能完全確認,可是地圖上除了晶石礦洞就沒有別的洞穴了,蕭不離考慮了半天,又看了一遍,還是覺得應該沒什么問題。

    “行,咱們進去吧!(未完待續。。)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国产高清免费观看在线a站_樱花草视频在线观看社区_卡一卡二卡三精品APP下载_VR成人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