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當前位置:許肯中文網 > 男主求我組CP[穿書] > 正文 第28章

正文 第28章

書名:男主求我組CP[穿書]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卿云然 || 錯誤/舉報 更新/提醒 投票推薦

    張明亮一上擂臺,就挑釁的看向衛凌:“小子,今天我就讓你嘗嘗厲害!

    “廢話少說,比過才知道!毙l凌可沒心情跟張明亮廢話,他抬起手中的熒竹槍,銳利的眼睛緊盯著張明亮。

    張明亮冷哼一聲,右腳動了動,讓整個擂臺都跟著顫抖起來。張明亮的武器是兩把鐵錘,看起來非常武威霸氣,配合著他高高壯壯的體型,就這么單純站著,都能給人強大的威壓。

    擂臺四方的人紛紛議論起來:“張明亮真是太強大了,這一戰根本沒有懸念!

    “是啊,這個衛凌上一場表現亮眼,可惜遇到了張明亮!

    “聽說張明亮快突破到煉氣巔峰了,曾經還越階作戰,真是讓人佩服啊!

    ……

    端木羽聽著周圍的聲音,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眼里心里只關心衛凌一個人。他雖然對衛凌有信心,但是小說里的很多情節都已改變,衛凌提前來到浩云宗,提前和杜譽杰結怨,現在又對上厲害的張明亮,端木羽的心都緊緊揪在了一起。

    在端木羽想這些的時候,擂臺上的兩個人已經戰到了一起,張明亮本來就是力量型的武修,在他面前,衛凌的優勢完全發揮不出來。

    不過兩個實力強大的煉氣修士戰在一起,□□的武力和強大的力量,讓圍觀的人都很驚訝。大家都知道張明亮能打出三鼎半的力量,但是當衛凌也展現出同樣力量的時候,人們再也忍不住驚呼起來。

    “那個叫衛凌的,力量怎么這么強?”

    “誰知道呢?”

    “難道剛才他故意藏拙?”

    ……

    臺下議論不休,臺上戰斗不止。

    衛凌將全套定軍槍法施展出來,定軍槍本來就注重力道,而衛凌為了對付張明亮,幾乎每一槍都使出了三鼎之力。

    修士力量強大,但并不意味著修士每時每刻都能使出全盛的力量。就像張明亮,他雖然在力量測試中排名第一,但是他根本無法每一招都打出三鼎半的巨力。

    張明亮又高又壯,手上的鐵錘更是虎虎生威,兩把鐵錘和衛凌的熒竹槍撞擊在一起,發出砰砰巨響。剛開始的兩招,張明亮打出了三鼎半的力量,之后,他的爆發力減弱,打出三鼎的力量,但是到后來,他只能打出兩鼎半的力量。

    明眼人都看出張明亮開始體力不支,而衛凌卻臉不紅氣不喘,等兩人稍微分開的時候,衛凌在氣勢上還稍微壓了張明亮一頭。

    衛凌并沒有驕傲,他知道這是他煉化神龍精血的緣故,他的經脈、骨骼等都強于其他武修。不過這場打斗還是消耗了他太多體力,和張明亮稍作分開后,衛凌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手臂已經被震得麻木了。

    他暗中調整自己的呼吸,又看了看還在顫抖的熒竹槍,慶幸自己的武器無事。如果他手里的不是三千年份的熒竹,恐怕今天就要折在張明亮手里。衛凌想等這次比試完后,他還是到城里給熒竹槍裝上槍頭,鍛造塑形,讓熒竹槍成為真正的靈器。

    “我承認你很厲害,”張明亮喘著粗氣,面色發紅,他的眼睛瞪得很大,眼里全是殺意,“不過今天我一定要打敗你!闭f完,衛凌突然感覺張明亮渾身的氣勢暴漲,修為一下沖到了煉氣巔峰。

    在上臺之前,張明亮早就吞服了謝敏給他的聚元丹,但是入門考核不能使用丹藥和秘技,張明亮本來不想冒險,但是現在他久攻不下,只能不計后果了。

    “長老,快去阻止張明亮!”文語瀾急忙說道。

    徐曦也很生氣,張明亮違反規定,不僅打了他的臉,更是對整個浩云宗不敬。他正要吩咐張管事攔住張明亮時,杜譽杰突然走到他面前:“長老,不如再等一等,剛才衛凌有意藏拙,我覺得很有意思,不如讓張明亮試試他的真實實力!

    “大師兄,你怎么能這樣說?”文語瀾立即質問道,然后求徐曦,“長老,你快阻止啊,萬一衛凌受傷了怎么辦?”

    徐曦雖然是武修,但并不是一根筋的人,他早就知道杜譽杰在追求文語瀾,現在又看文語瀾對衛凌上心,他一下就猜出三個人可能的糾葛。他想到杜譽杰是宗主的義子,本身實力又強,于是干脆賣杜譽杰一個人情,對文語瀾笑道:“語瀾,再等等,不要著急!

    擂臺上,衛凌也根本沒時間等人來阻止這場不公平的比試,因為張明亮的攻擊已經來到他的面前。

    倉促之下,衛凌只好施展剛入門的驚雷槍,這套槍法正是衛家天階上品槍法中的第二套槍法,講究速度,每次出招,槍身閃爍,驚艷無雙。衛凌不想把自己的底牌——《九鼎圖》武技暴露出來,他現在的第一幅圖奔狼圖已經達到小成境界,但是他不想在眾目睽睽之下施展。

    衛凌靠著天階槍法和速度優勢,不停躲閃張明亮的攻擊。衛凌想既然張明亮吞服丹藥,那肯定不能持續太久的時間,等張明亮體力不支,他再攻擊也不遲。

    不過張明亮可不是傻大個,看衛凌不停躲閃,他就知道衛凌打得什么主意。張明亮自己更清楚聚元丹的弊端,雖然能短時間提升一個小境界,但是卻只能持續一炷香的時間,衛凌愿意等,但張明亮卻等不起。

    張明亮雙錘打出,與熒竹槍撞在一起,一時間火星四濺。同時,他步步緊逼,不斷把衛凌往擂臺邊緣逼去,不給衛凌躲避的時間。

    現在張明亮的每一錘都打出三鼎之力,而衛凌卻開始武力不支,不過他硬撐著沒有表現出來。他看著張明亮打過來的碩大鐵錘,只感覺鐵錘發出的力量,壓得他頭皮發麻。

    衛凌再次使出驚雷槍的攻擊槍法,一道閃電似乎跟隨著槍身出現。槍這種兵器本來在距離上占優勢,但是這一次,衛凌超出眾人所想,故意靠近張明亮。只見他右手拿槍,左手化作狼形利爪,在鐵錘打在他胸口上的時候,他的爪子也打在了張明亮的丹田處。

    張明亮還沒來得及享受勝利的喜悅,就感覺自己渾身武力散溢出來,原來他的丹核被衛凌震碎了。這在這時,原本應該重傷倒地的衛凌,身上爆發出強大的武力,立即把張明亮震飛出去,周圍的人都驚得目瞪口呆。

    端木羽怎么也想不到衛凌用兩敗俱傷的方式,取得了這場比試的勝利,而更讓他意外的是,衛凌在受傷之后爆發出強大的力量,竟然在這個關頭進入了煉氣巔峰。端木羽不知該哭還是該笑,但是下一刻,衛凌口中噴出一口鮮血,直接倒在了擂臺上。

    “衛凌!”端木羽什么都沒想,直接沖上擂臺。

    ……

    浩云宗的入門考核很快結束了,端木羽成為內門弟子,而衛凌也成功進入宗門。這本該是高興的事情,但是看著躺在床上的衛凌,端木羽卻笑不出來。

    衛凌胸口受到撞擊,已經昏迷了五天五夜,這段時間端木羽一直守在衛凌身旁,時刻照顧衛凌。期間,文語瀾天天過來看望衛凌,也送了很多丹藥,但是端木羽害怕加深杜譽杰的敵意,好心婉拒了文語瀾的心意。

    其實端木羽成為內門弟子,該搬去內院去住,但是衛凌昏迷不醒,端木羽怎么可能離開。不說衛凌的傷勢,單說杜譽杰可能還會在暗中下手,就讓端木羽惶惶不可終日。

    為了衛凌能早點醒過來,端木羽還把自己進入內門的福利,一月一顆的培元丹,喂給衛凌吃。培元丹,地階上品丹藥,能養氣煉氣,固本培元,最適合魂修服用,不過對受傷的衛凌也非常有效。

    “你怎么還不醒呢?文語瀾說你的傷勢已經痊愈了!倍四居鹂粗稍诖采系男l凌,開始自言自語道。

    端木羽不懂醫術,更不懂衛凌昏迷的原因,但是文語瀾懂啊。文語瀾檢查過衛凌的傷情,說早在兩天前,衛凌胸口的裂骨已經愈合,身上的病情也沒有大礙。

    可不管怎么說,衛凌就是不醒,端木羽把小說里相關的情節都回憶了一遍,還是想不通衛凌昏迷不醒的原因。想不通,端木羽索性就靠在椅子上閉目養神,他累了五天,身心俱疲,不多時他就進入了夢鄉。

    房間里很安靜,等了一會兒,慢慢響起窸窸窣窣的聲音。衛凌其實在端木羽說話的時候就醒了,不過他等端木羽睡著后才睜開眼睛,他掀開被子,穿著鞋來到端木羽面前。他看到端木羽暗淡的臉色,知道這幾天把端木羽累壞了,其實這次受傷,他也算因禍得福,不僅突破到煉氣巔峰,更是進一步繼承了神龍傳承。

    之前他已經完全煉化了神龍精血,繼承了部分神龍傳承,所以他才會在地下洞穴的時候,突然變身金龍,發揮出元嬰修士的實力。而這次受傷,他雖然一直昏迷不醒,但是體內的神龍精血一直在治療他的傷勢,在傷勢好轉之后,他的意識就清醒了。

    他感知到神龍傳承中,還有其他技能的存在,衛凌一直努力去尋找答案,最后他終于找到了想要的成果。

    衛凌調動全身的武力,努力激發右臂的神龍精血,很快右臂上就出現了細小的金色鱗片,這就是他在睡夢中的成果——金鱗甲。衛凌現在實力低微,根本不能隨意變身金龍,就算他變身,也只能維持短暫的時間。然而金鱗甲不一樣,只要他愿意,就能激發體內的神龍精血,讓身體的某個部位覆蓋上金龍鱗片,給身體增加一層強大的保護。

    不過維持金鱗甲也需要強大的武力,衛凌現在只能小范圍使用金鱗甲,等他修為更高的時候,讓全身都布滿金鱗甲也是有可能的。

    原本激發新技能是件高興的事,但是衛凌看到端木羽疲憊的睡顏,他突然感到很心疼。他慢慢隱去右臂上的鱗片,伸手想觸摸端木羽的臉頰,不過他很快清醒過來,手指停在半空,想動又不敢動。

    “端木師弟,麻煩開開門!痹鹤油饷嫱蝗豁懫鹞恼Z瀾的聲音,嚇得衛凌趕緊把手收回來。

    端木羽剛入睡就被吵醒,尤其吵他的人還是文語瀾,他很不耐煩的睜開眼睛,正要嘟囔兩句,就看見衛凌站在他面前。他嚇得差點仰倒過去,好在衛凌及時拉住他,但是他重心不穩,直接撲進衛凌懷里。

    衛凌緊實的胸膛撞得端木羽眼冒金星,不過看著衛凌低沉的臉色,他非常不好意思的推開衛凌:“不好意思,誒,你什么時候醒的?身上的傷有沒有事?”

    “無礙!毙l凌憋出兩個字,臉色并不好,但是他知道自己根本沒有生氣,而是剛才端木羽撲進他懷里的時候,他渾身戰栗,比面對強敵還要緊張。這種突如其來的感覺,讓衛凌很不舒服,連帶著臉色也不好。

    門外又響起文語瀾的聲音,端木羽連忙往屋外走:“你受傷的日子,文師姐天天過來看你,你可真艷福不淺啊!倍四居疬呑哌呎{侃道,希望打破剛才的尷尬。

    “我不喜歡她,”衛凌跟在后面說道,并問,“我昏睡幾天了?”

    “五天五夜!

    端木羽打開大門,就看見提著草藥的文語瀾,而文語瀾一眼就看到端木羽身后的衛凌,立即露出驚訝的表情:“衛、衛師弟,你終于醒了!

    現在端木羽和衛凌都是浩云宗的弟子,按照先來后到,文語瀾成了兩人的師姐。不過同樣都是浩云宗的弟子,衛凌和端木羽的身份卻有很大不同。

    浩云宗分外內院和外院,內院的弟子就是內門弟子,外院的弟子就是外門弟子。衛凌是外門弟子,半年后會舉行測試,不合格的人就會驅逐出浩云宗。端木羽是內門弟子,享受著更多的修煉資源,比如一個月會有一粒培元丹。

    文語瀾是內門弟子,很少到外院來,不過為了衛凌,她愿意頻繁過來?吹叫l凌終于從昏迷中醒過來,文語瀾顯得很激動,不過衛凌就冷淡很多:“謝師姐關心,我無事,師姐還是回去吧!

    “我是煉藥師,讓我看看你的傷勢!

    對于文語瀾的熱心,衛凌表現的依舊淡漠,更沒有因為文語瀾煉藥師的身份,就對文語瀾另眼相看。在靈界,魂修地位很高,其中一個原因就是魂修能當煉藥師和符文師,這兩個身份,對魂修地位的加成非常大。

    端木羽早就知道文語瀾是煉藥師,當初文語瀾就是出去采藥才會遇到吳子陽的,而小說里,文語瀾就是男主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丹藥庫。

    “師姐,你還是回去吧,衛凌剛醒,還要好好休養!倍四居鸫蚱瞥聊,緩解文語瀾的尷尬。

    文語瀾看衛凌對她不假辭色,這是她從小到大都沒有過的待遇,她心里很傷心,但還是忍住失落,淡淡笑道:“那好吧,這些藥草煩請衛師弟收下,我改天再來看你!

    衛凌搖頭:“不用了,師姐請回!闭f著衛凌就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文語瀾拿著藥草的手僵在半空,眼睛里泛著委屈的淚水,她立即把藥草扔給端木羽,就連忙轉身離開。

    端木羽抱住藥草,趕緊追出門去:“師姐,你等一下!

    “師弟,還有什么事嗎?”文語瀾努力裝出平靜的樣子,但是泛紅的眼睛還是泄露了她心里的秘密。

    “衛凌就是那樣的性格,你別介意,”端木羽做出一副好兄長的樣子,又解釋道,“師姐,其實衛凌也是有苦衷的,比武的情況你也看見了,我覺得大師兄對衛凌有敵意,其中的原因想必你也知道!

    文語瀾點點頭:“我知道,我會跟大師兄解釋清楚!

    “師姐,我和衛凌剛進入宗門,又沒有依仗,正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大師兄要對付我們,我和衛凌都不可能活命。希望師姐跟大師兄解釋清楚,以免再出現其他情況,這對衛凌來說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和衛凌在一起這么久了,端木羽慢慢把衛凌當作最好的朋友,現在他的弟弟已經去世,他不想衛凌也出事。雖然一個強者的崛起,少不了各種挫折,但是這些挫折也不要來得太猛烈,不然就算是男主也承受不住啊。

    文語瀾清楚其中的利害關系,她非常鄭重的點頭:“師弟放心,大師兄那里,我會跟他說清楚,讓他不會再針對你們!

    送走文語瀾后,端木羽這才輕松的回到院子,剛把門關上,一轉身就看到衛凌站在他面前。端木羽嚇得直接倒退兩步,撞到門板上,感覺后背都碰青了。

    “連續嚇我兩次,你說你是不是故意的?”端木羽皺著眉,控訴道。

    衛凌其實一直站在這里,只是端木羽心情輕松,沒有注意到他。衛凌也懶得和端木羽爭辯,問:“你剛才單獨追出去,跟她說了什么?”

    端木羽立即來了精神,臉上露出奸笑:“你還是挺關心文師姐的嘛!

    之前,端木羽對文語瀾還有那么點意思,但是因為杜譽杰的關系,他早就對文語瀾敬而遠之了。其實他知道魂修和魂修在一起不是明智之舉,但是沒有戀愛過的他,還是希望找一個溫柔漂亮的姑娘。

    如今端木羽看衛凌著急,思想立即就跑歪了,以為衛凌對文語瀾動了心。

    “你別誤會,我是真的不喜歡她!毙l凌一看端木羽的樣子,就知道端木羽誤會了他的意思,其實比起文語瀾,他更關心端木羽追出去的原因。

    “真的?害我白激動一場,”端木羽想如果衛凌和文語瀾成了好事,那他以后也可能蹭蹭文語瀾的丹藥,然而衛凌是真的對文語瀾沒有意思,他只能遺憾的說,“我去追她,就是希望解鈴還須系鈴人,大師兄因文師姐對我們產生了誤會,我希望文師姐能安撫好大師兄!

    衛凌原本擔心端木羽對文語瀾有意思,聽了端木羽的解釋后,他心里莫名松了一口氣!靶量嗄懔!毙l凌臉上沒什么表情,但是眼神卻分外真摯。

    “說什么啦,別忘了,我們是同生死共患難的好兄弟,”說著端木羽拍了拍衛凌的肩膀,現在衛凌終于醒過來,他也可以好好休息了,于是打著哈欠,“既然你醒過來,我就放心了,我也困了,就先回房休息,嗯,記得別叫我,讓我好好睡一覺!闭f著,端木羽就回了自己的房間。

    衛凌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看端木羽剝開偽裝的外殼,把真實的一面展現在他面前,他心里就說不出的愉悅。他喜歡端木羽對他坦誠的樣子,甚至突然覺得,要是端木羽只對他一個人這樣,那就更好了。

    第二天,端木羽睡到日上三竿才從床上爬起來,他推開房門的時候,衛凌已經練習完驚雷槍,正在井邊,用井水擦拭身上的汗水。

    看到這一幕,原本有些迷糊的端木羽立即清醒過來,他瞪大雙眼,沒想到一起床就看到衛凌發福利。他知道衛凌身材好,有肌肉,但是沒想到衛凌露出的上半身竟然這么有看點,用矯情點的話來說,就是衛凌的身材簡直就像希臘雕塑那般完美。

    “你醒了!毙l凌穿上上衣,主動開口說話。

    端木羽頗為遺憾的看到八塊腹肌被衣服遮住,突然,他想到自己用了“遺憾”兩個字,他驚訝的瞪大雙眼。

    “怎么了?”

    “沒……沒什么!倍四居疬B忙搖頭。

    端木羽沒有戀愛經歷,當初喜歡看yy小說,就是希望男主收服各路妹子,好滿足他可憐的yy之魂。他敢保證他絕對沒有彎,他喜歡的可是文語瀾那樣的漂亮妹子,——他不過是羨慕衛凌的身材而已,真、的、只、是、這、樣。

    端木羽連忙控制自己放飛的思維,繼續裝成高冷的模樣,企圖掩蓋自己的尷尬。

    “你今天很奇怪!毙l凌皺起眉頭,認真審視端木羽。

    端木羽被衛凌看得有些心虛,把什么高冷形象都拋到一邊,趕緊找了個借口:“我在想今天吃什么,宗門的飯菜一點都不好吃!

    “要不我烤肉給你吃!毙l凌看端木羽皺著眉頭,他的話語脫口而出。

    “就等你這句話,不過……”端木羽靠近衛凌,期待的說道,“要不我們去城里吃一頓!

    “去岳城?”

    “對啊,去岳城。我們不是還有很多材料沒有兌換嗎?等換成了錢,我們就去大吃一頓!倍四居鹪秸f越激動,這個想法他已經想了好多天了。

    衛凌思考了一下,其實他最想去的是浩云宗的藏書樓,但是看端木羽高興的樣子,他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

    岳城就在山腳下的平原上,兩人很快就來到岳城。

    端木羽還是第一次來這里,發現岳城不愧是陳郡的郡守,繁華程度完全匹敵現代的大型城市。他覺得城里非常熱鬧,總是被那些熱鬧的東西吸引,好在衛凌一直不為所動,直接帶著他來到風云閣。

    “這是風云閣!”端木羽站在風云閣前,看著燙金的門匾,忍不住心生感慨,不過他不知衛凌來這里的目的,于是問,“我們來這里做什么?”

    “你忘了,我們首先要兌換材料!

    聽衛凌一提醒,端木羽這才想起來此次進城的目的,剛才被岳城的繁華熱鬧所吸引,他差點連正事都忘了。

    “走吧!

    端木羽立即跟著衛凌進入風云閣,來到里面,他不自覺的挺直腰板。同時他還發揮自己的偽裝技能,用高冷的表情來掩飾自己內心的驚奇。

    風云閣是通行各大州的商會,也是小說中一股神秘的勢力,風云閣的本部在中州,因為四通八達的交通優勢,風云閣在各大州各個地方都建有分支機構。

    端木羽現在來到的就是風云閣在岳城的一個分部,雖然只是分部,但里面的裝修非常豪華,擺放著琳瑯滿目的商品。

    端木羽和衛凌來到柜臺,柜臺小哥熱情的問他們:“兩位需要點什么?”

    “我們來兌換材料!毙l凌說著看向端木羽,端木羽趕緊把須彌芥子解下,慢慢把里面的材料都取出來。

    材料很多,其中最多的就是從鉆地鼠老巢里找到的二十多個靈獸丹核,柜臺小哥有些驚訝的把丹核清點了一下,共有一階丹核十二顆,二階丹核九顆,三階丹核兩顆。此外還有端木羽獵到的草山兔丹核一顆,五百年分的熒竹四根,還有就是三階靈獸鉆地鼠的獸皮、獸骨、獸爪等材料。

    “你好,按照風云閣的標準,一階丹核每個價值一百兩銀子,二階丹核每個價值一千兩銀子,三階丹核每個價值一萬兩銀子。熒竹年份不足,不過三階靈獸的材料卻很珍貴,所有材料給你們算六萬兩銀子吧,貴客有沒有疑問?”

    端木羽早就被柜臺小哥報出的數字給驚呆了,還是衛凌冷靜的說道:“沒有!

    “那貴客是要現金,還是把錢都存入卡里?”

    “取出一千兩,剩余的都存入卡里!

    “好的,”柜臺小哥安排旁邊的人去拿現金,他拿出一張帶有紋路的黑色卡片,在上面搗鼓一陣后,遞給衛凌,“剩下的錢都已存入符文卡,貴客可以到各地風云閣提取,為保證安全,請貴客滴血認主!

    端木羽羨慕的看著衛凌手里的符文卡,但是衛凌接過卡后,卻直接把卡交給他:“這卡就放在你那里!

    端木羽非常詫異的看向衛凌:“不是要你滴血認主嗎?”

    “你滴血認主吧,卡就放在你那里!倍四居鹇犘l凌這意思,是打算讓他管家啊,他有些受寵若驚,連忙說道:“這樣不好吧,我們不是說好了所有錢財一人一半的嗎?”

    “就放你那里!毙l凌態度異常的堅持。

    “你真的決定了?”端木羽再次發問,確定衛凌是來真的,他眼睛里發出亮晶晶的光芒,“不用滴血認主,卡就放在我這里,你想用錢就跟我要!闭f著,端木羽興奮的把符文卡放進自己的須彌芥子里。衛凌看端木羽這個樣子,心里一動,突然有些想摸端木羽的腦袋,不過他最終還是忍住了沖動。

    風云閣的人很快把銀兩拿出來,衛凌隨身攜帶了一百兩,剩下的都裝進端木羽的須彌芥子里。

    “對了,風云閣可幫忙打造兵器?”端木羽看到衛凌手里的熒竹槍,突然想起他們還有鉆地鼠的牙齒,當初說好要打造兵器的,現在正是好機會。

    “可以,貴客請上三樓,那里專門售賣兵器和打造兵器!

    端木羽拉著衛凌往三樓走去,這里成列著各種各樣的兵器,兩人直接找到三樓的負責人,說明他們的來意。負責人問:“兩位要打造什么品級的兵器?”

    “原材料是三階中期變異鉆地鼠的獠牙,一只牙齒用來做槍頭,一只牙齒用來打造飛刀!毙l凌說道。

    負責人看了看材料,忍不住點頭稱贊:“鉆地鼠的獠牙本就堅硬,吞食了熒竹之后,牙齒也帶了熒竹的特質,實在是上好的煉器材料!

    端木羽連忙問:“那你看能打造什么品級的靈器?”

    “這么好的材料,如果讓三階煉器師出手,應該能煉出地階上品的靈器!

    “真的?”端木羽立即欣喜的看向衛凌,衛凌冷靜的臉上,也露出淡淡的喜色。端木羽又問負責人,“那怎么才能請動煉器師?”

    端木羽知道煉器師也有等級之分,一到三級的稱為煉器師,四級及以上的被稱為煉器大師,在陳郡,三階煉器師已經是非常稀有的了。

    “我們風云閣聘請了多位煉器師,兩位既然提供材料,我們收取手續費和支付給煉器師的報酬,每件靈器至少要一萬兩銀子,具體價格,就看兩位對靈器的要求!

    “啊,一萬兩,……我明白了!倍四居饘髢r感到非常驚訝,他摸了摸自己的須彌芥子,感覺錢還沒放熱乎,就又要還給風云閣了。不過端木羽轉念一想,一件地階上品的靈器,價格在三萬兩左右,如果支付一萬兩,就能得到一件同品級的靈器,端木羽心里總算好受了一點。

    端木羽跟衛凌商量一下,確定沒有問題后,就跟負責人談具體事宜。衛凌對槍頭有自己的想法,他當場繪出圖紙,讓煉器大師依照圖紙的要求煉制武器。端木羽對袖中刀的武器,倒沒什么特別要求,不過因為獠牙很大,他希望多制作幾把小刀,以備不時之需。

    商量好后,負責人給出了最后的報價,兩件靈器共計兩萬六千兩銀子。端木羽支付了兩萬兩定金,約定在半個月后來拿靈器,兩人這才往樓下走去。

    正在這時,樓上突然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在安靜的風云閣里顯得非常突兀。很多修士都不約而同的往樓梯口看去,端木羽也不例外,不過他看去的時候,同時釋放出了自己的魂力。

    端木羽隱約聽到女子的求救聲:“不,我不要被拍賣,我不要被……”聲音戛然而止,但是端木羽卻呆若木雞,然后連忙往樓梯口跑去。

    “端木!毙l凌不清楚情況,只好趕緊追上端木羽。

    樓梯口卻突然下來幾個人,把端木羽擋住,然后又下來一位美貌的婦人。端木羽看她大概三十來歲,樣子也非常嫵媚動人,但是渾身的氣勢卻比在座的所有人都強。

    “閣主!比龢堑呢撠熑粟s緊上前行禮,原來婦人正是風云閣岳城分部的閣主——李欣芳。

    “諸位不好意思,今晚拍賣的魂修,突然逃脫禁制,打擾了各位的雅興,讓各位見笑了!

    “不敢不敢!贝蠹壹娂娬f道,李欣芳是誰,那可是凝丹巔峰的魂修,在座的人,哪一個敢得罪她。

    衛凌一直攥著端木羽的手,怕端木羽做傻事,等李欣芳上樓后,他立即拉著端木羽離開風云閣。

    “你剛才是怎么了?”一出門,衛凌就問。

    端木羽一臉鄭重的看向衛凌:“我剛才……好像聽到江蕙的聲音了!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国产高清免费观看在线a站_樱花草视频在线观看社区_卡一卡二卡三精品APP下载_VR成人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