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當前位置:許肯中文網 > 繼承人的小甜妻 > 第40章 對你有一點心動

第40章 對你有一點心動

書名:繼承人的小甜妻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晴天小寶 || 錯誤/舉報 更新/提醒 投票推薦

    大廳內,南音的頭還有暈乎乎的,但是基本上已經清醒了。

    “媽媽,我知道,在祁家,你是對我最好的!蹦弦粽f著,把頭靠在唐欣愉的肩膀上。

    唐欣愉撫摸著南音的頭發,心疼的說道:“傻孩子,怎么會呢?這幾天,我明顯的感覺到易琛對你,比以前好多了!

    可是南音并不這樣認為,她覺得是唐欣愉作為一個母親,在替她的兒子辯解。

    “我跟易琛,本來就是陰錯陽差在一起的,我知道,他對我不滿意,我總感覺他,他心里有自己喜歡的人!蹦弦魫澣蝗羰У恼f道。

    唐欣愉聽了臉色變了一下,不過立刻又恢復到原本的笑吟吟說道:“怎么會?易琛這些年,都是一個人,我原先啊,還以為他是對女人不感興趣,嚇壞我了,后來遇到你,我發現易琛的眼神里明顯有不一樣的東西!

    說完,唐欣愉還安慰的拍了拍南音的手,問道:“對了,你父親我的親家怎么樣了?最近身體好點了嗎?”

    南音無奈的搖搖頭,想到今天薛曼麗和甄曦都去探望過父親,南音心里直發毛,生怕他們會惹出什么亂子。

    “我看你很累了,趕緊回房間休息吧!碧菩烙淇粗弦翥俱驳臉幼,心疼的說道。

    南音起身,說道:“是,媽媽,晚安!

    上樓回到房間,南音推開門,看見客廳里空蕩蕩的,南音也不想管那么多了,她感覺今天很累。

    南音拿著換洗的衣服和浴巾,整個人懵懵懂懂的推開了洗手間的門,卻突然發現,祁易琛在里面剃胡須。

    她站在門口,驚呆了!

    整個人都定住了。

    可是祁易琛卻還是淡定的剃胡須,動作嫻熟。

    仿佛把南音當做空氣,亦或是,他已經習慣和南音同居一室。

    習慣有時候真是可怕。

    南音緊緊的抱著手中的衣服,恍惚的看著祁易琛,內心有很多話想要問他,可是卻欲說還休。

    她看著祁易琛,他高大的身材,挺拔的鼻子,輪廓分明的五官,還有一雙深邃的眼睛。

    忽然,祁易琛停下手中的動作,看著鏡子中的南音,問道:“怎么了?”

    聲音低沉如黑夜中的星星一般閃爍。

    南音的心忽然如小鹿般亂撞,咚咚咚的強烈的跳著。

    她拿著衣服支支吾吾的說道:“哦……那個…….沒什么”

    然后她轉身準備走開,卻發現轉錯了方向,差點撞到墻上。

    南音皺了一下眉頭,心里暗暗想著,南音!你到底在干什么?

    就在南音準備走開的時候,祁易琛又說話了:“我用完了,你用吧!

    說完,祁易琛放下剃須刀,用水清洗了一下臉,然后從南音身邊走了出去。

    南音感覺有一陣清香的風從自己身邊吹過。

    她用力的搖搖頭,想要讓自己清醒點。

    南音關上洗手間的門,看著鏡子中霧氣騰騰的自己,明眸皓齒,烏黑的長發,凌亂的披在肩上。

    南音覺得,作為一個女人,她是失敗的,身上完全沒有一點女人味,難怪祁易琛對她毫無感覺。

    就連駱銘,也跟她分手了。

    想到這些亂叫七八糟的事情,南音莫名的煩躁。

    她沖洗了一下臉,開始洗澡了。

    洗完了出來,南音穿著自己的櫻桃睡衣,奇怪了,現在竟然一點困意也沒有了。

    她拿著一個酒杯,走到酒柜那里,倒了一杯紅酒,走到陽臺上,坐在那里獨自喝著酒。

    她的頭發濕漉漉的,洗完了也沒有用吹風機吹。

    S城的夜,微風拂面,南音打了一個噴嚏。

    她的思緒亂飛,一會兒想起了父親,一會兒又想起了南雅,一會兒又想起了駱銘那個混蛋。

    畢竟是南音的初戀!

    不過,祁易琛去哪里了呢?

    南音環視了一圈,沒有看到他,不過這樣也好,雖然住在一起,但是兩個人互不打擾,對于南音這樣害怕冷場的人來說,也是福音了。

    她舒適的靠在椅子上,淺淺的喝著酒。

    風吹過來,她感覺有點冷,整個人蜷縮在椅子上。

    頭發的發梢還在滴水,南音晃了晃手中的酒杯,看著淳色的紅酒,南音一口干了,然后又去倒了一杯,卻不小心把茶幾上的電視遙控器撞掉在地上了,寂靜的房間內,遙控器落地發出“砰”的一聲。

    南音沒有在意,隨后撿起來,然后又倒了一杯酒。

    她獨自坐在陽臺上,吹著風,喝著酒,心里空蕩蕩的。

    夜晚的星空,璀璨如水。

    南音仰著頭,看著這些星星,莫名的眼角有淚水。

    這么愜意的時候,南音很少有了。

    今晚,南音很珍惜。

    “頭發不吹干這樣吹冷風會感冒的!

    一個低沉的聲音在南音的背后響起來。

    南音恍恍惚惚的抬頭,看見祁易琛模糊的臉。

    “不會!

    南音淡淡的說道。

    再也不像以前那么甜膩膩的粘著祁易琛。

    祁易琛轉身走了。

    既然如此,南音也不會挽留,看著祁易琛的背影,她反而覺得輕松。

    誰知,過了一會兒,南音又聽到祁易琛的腳步聲。

    她回頭一看,只見祁易琛拿著吹風機走過來,南音立刻說道:“我自己來吧!

    “別動!逼钜阻s命令道。

    南音只好安靜的坐在座椅上,手中的酒杯也定住了。

    祁易琛拿著吹風機,動作生硬的拿起一把南音的頭發,不知所措的吹著。

    電影里的這種畫面一定是編排過的。

    南音想著,她感覺很不舒服,哪有人吹頭發,是這樣一把一把吹的?

    可是,祁易琛卻執意要給她吹頭發。

    當祁易琛的手指觸碰到南音的脖子,南音明顯是觸動了一下,祁易琛也感覺到了,不過,他還是沒有說什么。

    “阿秋!”

    南音忍不住又打了一個哈欠。

    “我就說會感冒的!逼钜阻≌f道,依舊是冷冷的。

    南音很不解,他到底在想什么,不是一直鬧著要跟南音離婚的嗎?

    現在看來,怎么會這樣呢?

    難道真的如唐欣愉所說,祁易琛對南音有了新的看法?

    “我頭發很多吧?”南音問道,有些不好意思,還從來沒有人幫忙給南音吹過頭發。

    祁易琛悶悶的“嗯”了一聲。

    南音說道:“差不多就可以了!

    她說話有些微微的跳躍,難道是又喝多了?

    祁易琛說道:“最好還是吹干了,比較好,不然你感冒了,我又得照顧你了!

    原來如此,他是擔心給他自己添麻煩。

    南音站起來,搶過來祁易琛手中的吹風機,可是她現在是連站都站不穩了。

    “你喝醉了?”祁易琛驚訝的問道,估計是沒有想到她的酒量這么差。

    “沒有!”南音大聲的說道想要掩蓋她已經喝醉的事實。

    還有什么是比這些更加讓南音尷尬的嗎?

    “不用吹了,我的頭發已經干了!蹦弦糍氣的說道。

    祁易琛放下吹風機,問道:“你還在生氣?”

    “什么?”南音假裝不知道他在說什么。

    祁易琛雙手搭在座椅上,看著浩瀚的星空,說道:“這么美的夜晚,為什么要破壞它的美感呢?”

    很少聽到祁易琛能說出這樣有質感的話,南音反問道:“是嗎?是誰破壞的呢?”

    祁易琛雙手一攤,說道:“難道是我?”

    南音站起來,面對著祁易琛如星的目光,她直接應了上去,說道:“對,是你,我說過,我不想我父親的事情曝光,可是你!算了不說了!”

    “二姨說,他們老家有一個老中醫,說是對腦溢血這種造成的病癱瘓有特殊的治療,已經有好幾個案例已經成功,所以我才把地址告訴他們,而且他們回來了也沒有四處張揚這樣事情!

    祁易琛有條不紊的解釋著。

    南音聽了,自然是追問道:“是嗎?真的是這樣嗎?那你為什么不早說?”

    她拉著祁易琛的衣袖,追尋著他的目光。

    “我是想說,被你劈頭蓋臉的一頓責罵,我哪有機會說呢?”祁易琛說道,他看著南音,凌亂的長發披散在肩上,卻別有一番韻味。

    他伸手幫忙捋了捋南音耳邊的碎發,說道:“你這個樣子,還像是一個大學生呢!

    南音調侃道:“哪里有這么老的大學生?”

    “不,你看著很稚嫩!逼钜阻≌f道,目光如水的看著南音。

    南音卻調皮的說道:“還是你們男生,一直很專情,只喜歡年輕的姑娘!

    “我沒這樣說!逼钜阻≌f道。

    微風拂面,南音感覺今晚跟祁易琛聊天聊得最順暢的一天了。

    她能明顯的感覺到兩個之間的距離在慢慢的縮小,兩顆心在慢慢的靠近。

    這一夜,南音覺得值了,哪怕是生病,也值了。

    這一刻,南音的心里很純凈,像一片廣闊的平原,一望無際的平原,什么也沒有,只有風,吹過的痕跡,還有風吹過的聲音。

    南音看著祁易琛,忽的笑了。

    祁易琛也看著她,他心里想,如果南音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人,沒有背負南氏的命運,沒背負著那么多的責任,也許,他會愛上眼前的這個女子。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国产高清免费观看在线a站_樱花草视频在线观看社区_卡一卡二卡三精品APP下载_VR成人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