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當前位置:許肯中文網 > 繼承人的小甜妻 > 第79章 背后的陰謀

第79章 背后的陰謀

書名:繼承人的小甜妻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晴天小寶 || 錯誤/舉報 更新/提醒 投票推薦

    祁氏內,很多同事都主動跟祁遠套近乎。

    公司內一片熱鬧非凡的景象。

    江風看著這一切,終于明白了,祁易琛的擔憂。

    他問陳珂:“祁遠來公司多久了?”

    陳珂想了想,回答道:“來了沒多久,就是來拍廣告片,昨天召開了一個經理會議,想要簽一份合同,我沒同意!

    “那是自然,現在什么都還沒定,怎么能讓他就當家作主了呢!苯L是第一次感覺到祁易琛平時的擔憂是多么的有憑有據。

    “現在是什么狀況?”江風問道。

    陳珂低聲回答:“那些平時被祁總批評的很厲害的員工都開始巴結祁二少,不過,現在目前公司形勢不明朗,我想,等祁總回來后,公司肯定會有大動靜!

    江風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語的說道:“難道祁易琛這個家伙最近是眉頭不展,原來還真是這么回事,這樣吧,公司的事情,你這邊先幫忙盯著,我去找找阿琛,有事聯系!

    說完,江風就急匆匆的離開祁氏。

    他的內心,有一種聲音在呼喊,似乎是覺得要立刻趕到祁易琛的身邊,不然祁易琛就會有危險。

    憑著多年來的默契,江風從家里開了一輛凱迪拉克朝著山里的路開去,他的后媽在門口罵道:“真是一個敗家的玩意兒!豪車都開出去也沒見開回來!”

    江風一路開得很快,差點闖了一個紅燈。

    在一個十字路口,江風終于停了車。

    他知道,再著急也是沒用的。

    終于到了山的入口,江風雙手握著方向盤,他看了看油箱,滿滿的,看來就是為了這次進山準備的。

    可是山里的情況并不樂觀。

    天亮了,可是倉庫里仍舊是很昏暗。

    祁易琛從昏沉中漸漸醒來,他覺得渾身酸痛無比。

    “你怎么樣?”南音焦急的問道,伸手去摸祁易琛的額頭:“你知道嗎?你昨天差點發高燒,還好后來自身的免疫力很強,降溫了!

    祁易琛看著南音,伸手去撫摸她的臉,低聲問道:“你還好嗎?”

    南音抽泣了一下,說道:“你都這樣了,還顧著我?我都不知道該說什么,昨天那么危險的情況,你為什么要讓我一個人走掉?在你的眼里,我就是這樣的人嗎?”

    “別哭了,我們現在不是都沒有事嗎?”祁易琛輕輕的擦去南音臉上的淚水。

    他想站起來,這才想起來,昨晚腳崴了,南音說道:“我們被困在這里,我想應該很快就會有人發現,你再堅持一下,出去了,就可以去治療腳,還有你身上的傷口!

    “我知道,我從來不后悔!逼钜阻≌f著,深情的看著南音,可是南音的眼淚越發的兇猛了。

    祁易琛心疼的問道:“怎么了?是不是嚇到了?我真不應該提前走!

    聽了祁易琛說的話,南音一下子忍不住激動的趴在祁易琛的身上痛哭起來。

    只聽見她一邊哭一邊說:“我怎么會這么幸運!我怎么會遇見你!可是你知道嗎?我害怕的不是我自己怎樣,我害怕的是你如果出了一點事,我該如何跟祁家交代?如何跟唐媽媽交代?”

    南音泣不成聲,整個倉庫都能聽見她的回聲。

    祁易琛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你看,我們現在不是什么事也沒有嗎?”

    說著,祁易琛看了看手腕上被繩子勒緊過的痕跡,他好奇的問道:“他們是不是綁了我?可是我手上的繩子呢?”

    南音抹了抹臉上的眼淚,平穩了一下情緒說道:“我用我的項鏈里面的鉆石把繩子割斷了!

    祁易琛這才看見,南音脖子上項鏈里面的鉆石破碎了。

    “這不是你媽媽留給你的嗎?”祁易琛驚訝的問道。

    南音欣慰的笑了,隱約帶著一絲的苦笑,她說道:“沒有想到,媽媽在今天也能幫助我!

    “來,我把你的繩子也解開!逼钜阻≌f著,上前解開了南音手腕上的繩子,看著南音的手腕上被繩子勒緊的痕跡,祁易琛心疼的捧著她的雙手,輕輕的吹了吹。

    南音摸了摸他柔軟的頭發,問道:“你怎么了?”

    “我不忍心看著你收欺負!逼钜阻≌f著,忽然抱住了南音。

    南音感受著他身上的氣息,夾雜著汗水。

    “易琛!蹦弦糨p輕的喚了一聲。

    祁易琛把南音抱得更加緊了,他在南音的耳邊輕輕的說道:“再喊一聲!

    他似乎是很沉迷南音對他的依賴。

    南音看著他的眼睛,雖然充滿了疲憊,卻也充滿了少年的星光。

    “易琛,從來沒有想過會連累你至此,如果能安全的出去,我一定會好好報答你的!蹦弦粽嬲\的說道。

    祁易琛幽深的眼眸盯著南音,低沉的說道:“我現在就要你報答!

    說著,祁易琛的唇吻上了南音的唇。

    南音這次沒有閉上眼睛,卻很享受這個吻。

    與以往不同,祁易琛十分的輕柔,十分的有耐心。

    終于停下了,祁易琛看著南音,問道:“為什么不閉上眼睛?”

    “我想記住你吻我的樣子!蹦弦魦尚叩恼f道。

    祁易琛把南音抱在懷里;撫摸著她的額頭。

    不知道過了多久,南音忽然全身開始發熱,祁音琛一開始以為是南音害羞,所以發熱,可是現在喊南音的名字,南音也沒有反應了。

    “怎么回事?”祁易琛看著南音,只覺得這一切都那么巧合。

    難道是因為這里空氣不流通,加上那天淋雨的原因?

    想到這里,祁易琛覺得要趕緊想辦法先出去。

    祁易琛輕輕的把南音放下來,平躺著,他用力的踢了踢倉庫的門,大聲的喊道:“有人嗎?有沒有人?”

    可是周圍出了門發出“砰砰!”的聲音,再也沒有別的聲音了。

    祁易琛負氣的踢了踢門,恨自己無能無力。

    江風的車轟隆隆的停在了老中醫的門口。

    仍舊是那位少年,他腿上的傷口似乎還沒有好。

    他走出來,看著江風,一臉哭喪的樣子。

    “出什么事了?”江風看到少年就意識到事情不對勁。

    少年哭泣的說道:“你總算是來了,那個衛星電話,我不會用,我知道肯定是你打來的,都怪我笨!

    原本江風是想要責怪少年一番,可是現在看見他這個樣子,江風的心也柔軟了一些。

    “慢慢說,不要著急!苯L像一個大哥哥一樣的拍了拍少年的肩膀。

    于是,少年就拉著江風進屋了。

    兩個人坐下來后,少年說道:“昨天晚上,來了一群野蠻人,把我師父給抓走了!看樣子似乎是山里的人,但是我不敢確定,現在治療室里,南小姐的父親還在吃藥,師父被抓走的時候,叮囑過我,一定要看好病人,我一步也不敢離開!”

    江風聽著,疑惑的問道:“那你有沒有看見南音和祁易?”

    少年指了指門口祁易琛的車,說道:“祁先生是昨晚趕過來的,可是他去山里找南小姐,我想應該是被困在山里了,不然肯定要回來開車回去的!

    “發生了這么多事你為什么不想辦法通知外面的人?”江風惱怒成羞。

    少年一下子就被嚇蒙了,他唯唯諾諾的說道:“那些野蠻人威脅我,說如果我說出去的話,就會割掉我的舌頭!我實在是害怕……”

    聽了少年的話,江風覺得少年滿口胡言,剛才說是因為要照顧病人不能離開,現在又說是因為有人威脅。

    江風站起來抓著少年的衣領,狠狠地說道:“你最好跟我說實話,不然的話,我現在就割掉你的舌頭!”

    少年被嚇得魂飛魄散,他跪在江風跟前,連連求饒的說道:“不要!我只是一個熬藥的,我是一個孤兒,我從小就被師父收養,我的命都是師傅給的呀!”

    “趕緊說!”江風懶得跟他廢話,直接從口袋里掏出一把鋒利的刀子在少年跟前晃了晃。

    少年嚇得手都顫抖了,他說道:“師父確實是被野蠻人抓走了,祁易琛和南音應該是被困在一個倉庫里了,我昨天聽到野蠻人打電話是這樣說的,他們還說,一定要趕在中午之前把人運出去,說是要扔進大海!”

    “倉庫!”江風疑惑的問道:“這里有倉庫嗎?”

    少年點點頭,說道:“是以前的一個防空洞,后來改成的一個倉庫,不過也是廢棄很多年,我不知道具體的地方,還是聽山里的小孩子說過,是在山后!

    說完,少年就驚恐的指了指山后的位置。

    江風收起了刀,說道:“我先去看看,如果發現你騙我,我告訴你,我江風說話從來不撒謊,我說割掉你的舌頭,就絕不會割掉你的鼻子!”

    說完,江風就快速的朝著山后的方向奔去了,奇怪的是,今天,山里的每家每戶都緊閉門,江風想要去打聽一下都看不見一個人。

    難道說,這都是山民那些野蠻人干的?

    想到這里,江風一陣冷汗。

    他緊緊的握著手里的匕首,似乎是握著一線希望。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国产高清免费观看在线a站_樱花草视频在线观看社区_卡一卡二卡三精品APP下载_VR成人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