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當前位置:許肯中文網 > 繼承人的小甜妻 > 第80章 患難見真情

第80章 患難見真情

書名:繼承人的小甜妻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晴天小寶 || 錯誤/舉報 更新/提醒 投票推薦

    山上吹來一陣風。

    江風開著車,直接朝著山下開去。

    這一段路實在是崎嶇。

    江風看的很慢,他一邊開一邊看,哪里有倉庫。

    山下比山上的路更窄,江風慶幸自己開了一輛小型的汽車來了。

    他搖下車窗戶,一邊開車,一邊喊道:“阿!”

    “阿!”

    他的聲音在山里發出回聲,這一片,忽然間一個山民也沒有看見,只有江風一個人在這里。

    他探出頭去,看看山下路,忽然看見草叢里似乎有一塊小布條,他趕緊停車,下車撿起來仔細看看。

    這一小塊布條,江風看著十分的眼熟,似乎是在哪里見過,可是一時間卻又想不起來。

    江風拿著布條,看了看周圍,一片荒蕪,什么也沒有。

    沒有其他的發現,江風拿著布條上車,繼續前進。

    往前開了一段,江風發現不遠處又有這樣的一小塊布條!

    他立刻下車,奔跑過去,撿起這一塊布條,跟之前的對比,發現布條的顏色是一樣的。

    難道這是給江風的信號?

    江風恍然大悟!南音有一條這樣的裙子!就是這樣的花色!

    只怪江風平時只顧著關注南雅,都忽視了南音。

    江風激動的握著布條,確定了南音就在這附近那么祁易琛也肯定是在這附近了!

    他那著布條,上車,繼續往前開,一直沿著布條的痕跡往前開,一邊開,一邊喊道:“阿!南音!我是江風!”

    可是山里依舊只有他的回聲。

    江風有些失落,他坐在車里,根本看不見哪里有什么倉庫!

    難道被那個小子給耍了!

    江風心里疑惑,可是南音的父親還在治療室,隨時需要人照顧,也不能輕易的把那個少年帶過來帶路。

    就在江風迷茫的時候,他似乎聽見不知道是哪里傳來一陣“哐當哐當!”的聲音。

    江風下車,趴在地上,仔細的聽著是哪里傳來的聲音,他一邊聽一邊往前挪動,只聽見聲音越來越響,往前挪動了幾百米,他終于發現,原來在山下的一個洞穴里,隱藏著一個倉庫!

    果然是防空洞改成的倉庫!

    看來少年沒有騙人!

    江風趕緊跑下去,爬開草叢,真的看見一個鐵門插著查哨,可是里面忽然變得很安靜。

    他趴在門縫那里往里面看,可是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

    忽然,聽見里面傳來一個“砰!”的一聲,是小石子的聲音。

    江風嘴角笑了多么熟悉的默契,他和祁易琛很小的時候就是用這個作為暗號。

    他趕緊拿走插在鐵門上的插稍,他動作粗魯,急躁。

    可是這期間,里面一點聲音動靜也沒有。

    當江風用力拉開門的時候,當光線照進黑暗的倉庫的時候,江風和祁易琛四目相對,有一種患難兄弟的感覺。

    “阿!”江風喊道,帶著一種死后逢生的味道。

    祁易琛站在原地,心里很感動:“你怎么來了?”

    “四處不見人,我猜你就在這里!苯L一邊說一邊揮了揮手中的小布條,他繼續說道:“你看看你老婆多么的聰明,一路上都留下了記號,在這片荒蕪的山里,我就是跟著這些小布條找到這里的!”

    祁易琛佩服的看了看暈倒在地上的南音,他抱著南音,又對江風說道:“趕緊走!南音似乎有暈倒了”

    “走!我的車就在外面!苯L說著,領著祁易琛出來了。

    祁易琛被強烈的光照的刺眼,他伸手遮了遮眼睛,對這片山充滿了敬畏的感覺。

    這里的一切,都讓祁易琛覺得十分的詭異。

    “趕緊走!”祁易琛抱著南音上了江風的車。

    江風啟動引擎,上坡的時候,車子前傾了一下,原本躺在祁易琛懷里的南音咳嗽了一下,祁易琛捧著南音的臉,喊了一聲:“南音?”

    “她還好吧?”江風通過后視鏡看了看。

    祁易琛心疼的看著南音,輕輕的喊了一聲:“南音,醒醒,江風來救我們了!”

    說著說著,南音終于睜開了眼睛,她看著祁易琛,嚶嚶的哭了。

    “別哭了,我們得救了!”祁易琛捧著南音的臉。

    南音睜開了眼睛,張望了一下,問道:“現在去哪里?”

    “趕緊回去,我覺得這里不能再呆了!聽那個少年的意思,我想這幫人可能還會來!”江風一邊說一邊朝著出山的路口方向開車。

    南音勉強的坐起來,焦急的說道:“不行啊,我爸爸還在老中醫那里,我要去接他!”

    江風為難的看了一眼南音,說道:“南音,我知道你心里著急,我剛剛去老中醫家里看了看,那些山民不敢動病人,少年也一直守著在,我們先回去,找一幫人來,我這次來的時候沒有考慮到這些人這么惡毒!”

    “不行!你們放我下車,我自己去!”南音說著,就要下車。

    祁易琛立刻對江風說道:“上山!

    江風看了看時間,說道:“恐怕來不及了!現在已經是中午11點40分,那些山民會趕在12點之前來!形勢不對勁!我們先出山,一會兒我一個人來接南伯父!

    雖然江風說的是最可行的方案,可是南音此時早已對這里充滿了不安,只要父親在這里一刻,她的心就一刻也不會安心。

    “你們先出山,我去接我爸爸!蹦弦粽f道:“江風,我不能連累你,我已經把祁少連累得不成樣子了!

    “都什么時候了,還說這樣見外的話?”江風一邊開車,一邊說。

    可是看著南音難受的樣子,祁易琛知道,如果今天不走到南伯父,南音就是出山了也會良心不安,他果斷的說道:“上山,一會兒你把車停在路口,有什么事情,你趕緊先走,我和南音進去,我的車停在門口了!

    聽到祁易琛說的話,江風很惱火,他雙手使勁的打了一下鍵盤,生氣的說道:“我是因為怕死嗎?你們夫妻兩現在說這樣的話,我真是毫無顏面!”

    “江風,你的心意,我領了,可是我已經跟南音決定了,我們回去接老人,你在這里等著!逼钜阻∥罩弦舻氖,南音剛要反駁,就被祁易琛的一個眼神駁回了。

    “可是祁少,我……”南音擦了擦臉上的淚水,堅強的說道:“我從來沒有想到世上還有如此險惡的人,我連累大家了,都怪我一意孤行,非要來這里治病!

    江風看著南音的臉,想起來了南雅,今天如果就這樣出去,沒有帶走南伯父,想必南雅也不一定會鬧著要進山。

    “上山!”祁易琛幾乎是和江風異口同聲的說道,兩人通過后視鏡相互看了一眼,從小到大的默契還在。

    車子上山,看著來時熟悉的路,南音的心境卻跟之前大不相同。

    她看了看祁易琛,他的臉上,額頭上,嘴角上,都是烏青,那么清高自傲的祁易琛,這一次卻讓南音十分的驚訝和感動。

    再看看平時*的江風,這一刻,仿佛化身成了一個救世主,南音對他簡直刮目相看。

    所以,如果你還沒有瞎,請用自己的眼睛看待這個世界,不要用耳朵來聽。

    終于到了老中醫家,少年聽到汽車的引擎聲,再次的跑了個出來,他的臉上滿是驚恐。

    南音下車,跑到他跟前,質問道:“怎么樣?是不是父親出了什么事?”

    “不是!”少年搖搖頭,他看了看時間,說道:“你們趕緊走!把病人也帶走,我想,他們肯定一會兒就會來的!”

    江風和祁易琛立刻沖進治療室,迅速的把南音的父親抬進了江風的車里。

    南音站在少年跟前,看著他受傷的腿,她不敢相信的問道:“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要這樣對待我們?”

    少年欲言又止,他痛苦的說道:“我也不知道,我想,應該是你得罪了什么人,他們收買了山里的惡窮人,來報復你們,你們趕緊走!”

    “可是你呢?”南音擔憂說道:“你一個人留在這里沒有關系嗎?還有你師傅呢?”

    “師傅被抓去給大戶人家的人看病了,我本來就是一個孤兒,不要緊的!鄙倌曜灶欁缘恼f著。

    南音實在看不下去,她拉著少年,說道:“跟我們一起走!”

    “不行!”少年掙脫開南音的手,說道:“我要在這里等師傅!我的命都是師傅給的!我不能丟下師傅不管!”

    祁易深上前遞給了少年一張銀行卡,碩大:“這里面有一筆錢,你拿著!

    說完,祁易琛拉著南音上車。

    可是這個時候,卻聽見有一群人在大聲唱山歌的聲音。

    祁易琛眉頭一皺,說道:“糟糕!肯定是這群人上山來了!”

    “趕緊上車!”江風二話不說,拉開車門上了車。

    只是,這些山民看見汽車了,他們手里拿著鋤頭、鐵鍬,沖了上來。

    南音坐在車里,隔著玻璃看著這些面目猙獰的山民,她身上的汗毛都被嚇得豎起來了,這場面,仿佛是在電影里見過,如今,卻這么真實。

    這一刻,南音那顆脆弱的心才發現,藝術源于生活。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国产高清免费观看在线a站_樱花草视频在线观看社区_卡一卡二卡三精品APP下载_VR成人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