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當前位置:許肯中文網 > 繼承人的小甜妻 > 第97章 再也不見

第97章 再也不見

書名:繼承人的小甜妻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晴天小寶 || 錯誤/舉報 更新/提醒 投票推薦

    祁家的大廳,似乎是重新裝新過,一切都是嶄新的。

    就連這里的人,都是嶄新的。

    薛曼麗再也不是那個樸實的婦人了,現在她衣著華麗,姿態高貴,各種名牌加上,卻也抵抗不住了她身上的那個八卦氣質。

    而后來的甄曦更是比起往日更加的囂張跋扈。

    “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南小姐!闭珀匾贿呎f一邊無禮的打量著南音。

    南音不理會她,這也直接惹怒了甄曦。

    “你這個小妮子,真是無禮的很!現在祁易琛不在家,我看還有誰給你撐腰?”甄曦咬牙切齒的說道。

    南音看著甄曦穿著一身的華麗的服飾,卻口吐惡語,實在是無法想象,當初祁家的人是如何娶了這樣一位戲子進門的。

    “我來這里不是跟你們斗嘴的!蹦弦舨⒉簧鷼,平靜的說道。

    甄曦卻更加懊惱:“哼!你別以為你現在還是祁太太,我告訴你,祁易琛早就在外面找了一個富家千金,這次你算是玩完了!”

    說著,甄曦得意的看著南音,似乎是故意想要看她的笑話。

    南音冷笑道:“我再如何,總比做寡婦做寄生蟲要好吧?”

    薛曼麗原本是站在一邊,一直沒有參與進來,可是她聽到這種話,自然也是十分生氣的。

    “唉,南音,你怎么可以這樣說話呢?我們怎么也算是一場親戚,你跟祁易琛之間的矛盾,沒有必要遷怒我們吧?”薛曼麗說話條理清晰,再也不像往日里笨嘴笨舌的那副婦人模樣。

    南音對她的印象有點改變了。

    可是再這樣糾纏下去也不會有什么結果,這兩個人只會一味的打擊羞辱南音,南音自然是覺得這非常的浪費時間。

    “告辭了!蹦弦衾淅涞恼f道,直接要要上二樓。

    卻聽見薛曼麗在南音的背后說道:“南小姐,我知道你很忙,可是有句話,我還是說在前面,免得日后大家都難堪!

    南音聽了停下了腳步,示意薛曼麗繼續說。

    “小遠現在是祁氏的總裁,可是你知道,祁遠這是第一次在公司上任,自然是很多事情都需要學習的,還要依仗很多元老,這樣才能在祁氏長期立足,我希望你明確自己的身份,不要以為南氏需要幫助就去找祁遠!

    薛曼麗說的清晰果斷。

    南音說道:“你多慮了!

    說完,南音頭也不會的上樓去了。

    遠遠的,還能聽見甄曦在樓下抱怨的聲音:“真是不知好歹!”

    南音嘆了口氣,早點離開這里,是正確的。

    她回到曾經屬于她和祁易琛的房間內,推開門,一種往日的氣息撲面而來。

    這次,她要來收拾走屬于她的東西,最后一點的尊嚴,她還是需要的。

    房間內收拾得很干凈,一塵不染。

    只是沒有了半點生活氣息。

    其實,這了的記憶很少,剛開始的時候,祁易琛是很抗拒南音的,是南音為了南氏而死皮賴臉的非要纏著祁易琛。

    現在想起來,南音都不敢相信,那些甜言蜜語,是如何從自己的嘴里說出來的。

    她苦笑了。

    好了,時間不多了,她開始收拾東西。

    衣柜里的衣服,有好幾件都是后來,祁易琛給她買的,她自然是不會帶走的,為了南氏,她可以不要任何尊嚴的去乞求祁易琛給她商業的合作資源,可是她自己,是不會占男人一點便宜的。

    這就是矛盾體南音。

    收拾了一下化妝品,她拉開床頭柜的抽屜,里面有些她平時用的東西,可是她卻沒有看見自己的護照,在抽屜里翻了好久都沒有看見。

    她站起來,在衣柜里又找了一遍,還是沒有看見。

    南音又去茶幾的抽屜找了,依舊是沒有。

    會去哪里了呢?

    南音看了看,房間內,只有祁易琛的那個床頭柜里沒有找過,她猶豫了一下,到底要不要去看看護照在不在里面呢?

    可是,下次不知道是什么時候來了,也許再也不會來了。

    她走過去,輕輕的拉開了祁易琛的床頭柜,里面很整潔,東西不多,并沒有南音的護照,可是,南音卻看到一個特殊的信封。

    她伸手拿起來,一個大紅色的信封,記性中,好像是他們結婚的時候用的。

    南音好奇的想著,難道是一個大紅包,祁易琛私自吞了?

    可是應該不會吧,祁易琛那么有錢,怎么會在意一個紅包呢?

    于是南音打開了信封,只見里面用一個透明的袋子裝著一撮頭發,用紅繩子系著。

    !

    南音的記憶一下子就想起來了,結婚那天,酒席結束后,張媽拿著一把用紅繩子系著的剪刀來敲祁易琛的門。

    南音看到張媽的時候,很是驚訝,還以為祁家的人要威逼利誘呢!

    可是張媽說道:“祁少爺,南小姐,這是祖傳的規矩,結發夫妻要留一撮頭發,留作紀念!

    祁易琛原本是很嫌棄的,但是張媽很耐心的說服了他。

    沒有想到祁易琛保留到現在,還放在床頭柜里,她還以為祁易琛早就扔掉了。

    南音有點意外,還有一點感動。

    她拿著這撮頭發,這是張媽在他們結婚的那天晚上給她見下來的,還有一撮是祁易琛的頭發,同樣五黑,祁易琛的頭發卻短很多,還很硬。

    果真是睹物思人,南音想起來后來的一些日子,祁易琛對南音還不錯,可是現在兩個人卻走到今天這一步,南音也很傷感。

    忽然,有人敲門,南音趕緊把東西放進抽屜,緊張的問道:“誰?”

    “南小姐,是我,張媽,唐太太聽說你回來了,請你去她的房間里坐一坐!睆垕尩穆曇艉芷v的說道。

    南音松了口氣,說道:“是,我馬上去!

    她收拾了一下行李,還好不是很多,等下走的時候也不會太狼狽。

    到了唐欣瑜的門口,南音敲門。

    “是南音嗎?進來吧!碧菩黎さ穆曇艟徛恼f道。

    南音推開門,看見唐欣瑜躺在沙發上,面容憔悴。

    “唐媽媽,您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南音趕緊上前關切的問道。

    唐欣瑜卻搖搖頭,微笑著握著南音的手,感慨的說道:“這個時候,也只有你能正真的關心我了!

    南音看著她,幾日不見,唐欣瑜眼角的皺紋都多了許多,兩鬢的白發也多了。

    “唐媽媽,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看你的黑眼圈這么重,肯定是晚上睡覺不好!蹦弦粜奶鄣恼f道,還主動給唐欣瑜倒了一杯水遞給她。

    唐欣瑜懂啊不好意思了:“你看,你來我這里,理應是我照顧你的!

    “不要這樣客氣,唐媽媽,在祁家,你照顧我很多次,我現在照顧一下你,也是應該的!蹦弦粽f著,看了看唐欣瑜的房間內,似乎是很久沒有打掃了。

    唐欣瑜看出了南音的疑惑,她笑著問道:“是不是覺得很亂?”

    南音知道自己失態了,她趕緊說道:“不是,還好!

    雖然南音這樣勉強的說,她知道唐欣瑜是最愛趕緊的,之前來她的房間,地板都擦得發光,買一個角落都沒有灰塵,可是今天來看,地板明顯都有灰塵了。

    唐欣瑜拍了拍南音的手,說道:“現在祁家是薛曼麗當家,她辭退了很多傭人,就連樸叔,她都給解聘了,張媽現在一個人要做很多事,我這里的衛生,我就沒有讓她做了,不然,她那個年紀,遲早要累壞的!

    “為何要這樣安排?是支出有問題嗎?”南音疑惑的問道。

    唐欣瑜無奈的搖搖頭,她說道:“當然不是這么簡單,可是自從祁遠上任后,老太爺也很溺愛這個孫子,總是想要補償她,那日,我在大廳里跟薛曼麗起了沖突,老太爺就讓我休息,讓她持家,F在看來,那日一定是薛曼麗故意激怒我,我中了她的圈套!

    離開祁家這這段日子,南音過慣了自由自在的舒心日子,可是聽到唐欣瑜這樣說祁家的事情,她還是能感同身受,畫面感極強。

    “可是她持家就持家,干嘛把家里搞得苦兮兮的,好像是請不起傭人似得!蹦弦舨粷M地說道,忘記了自己是一個即將離開祁家的人。

    唐欣瑜看了看門口,南音立刻明白了,她低聲說道:“唐媽媽你放心,我過來的時候是走的小路,沒有人看見!

    聽到南音這樣說,唐欣瑜欣慰的笑了,她摸了摸南音的頭發,說道:“多好的姑娘,我們易琛沒有留住,真是可惜了!

    南音聽了,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作答,只好低著頭聽唐欣瑜說話。

    “薛曼麗現在和甄曦勾結在一起,兩個人把我持家的那段日子的賬本翻出來,說我持家的時候,開銷太大,借口把傭人減半,然后所有支出都要消減一半!碧菩黎鈶嵉恼f道。

    南音趕緊遞給她一杯普洱茶,勸慰道:“您慢慢說,別著急別生氣!

    有了南音的陪伴,唐欣瑜似乎感覺舒服了很多。

    她靠在沙發上,有氣無力的說道:“我知道,我不能生氣,不然他們兩該高興了!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国产高清免费观看在线a站_樱花草视频在线观看社区_卡一卡二卡三精品APP下载_VR成人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