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當前位置:許肯中文網 > 繼承人的小甜妻 > 第99章 我們的交易

第99章 我們的交易

書名:繼承人的小甜妻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晴天小寶 || 錯誤/舉報 更新/提醒 投票推薦

    地下車庫,很安靜,祁易琛的唇格外冰涼。

    南音粗暴的推開了祁易琛,呵斥道:“你跟別的女人在海邊度假!現在回來了又來找我!你這樣算什么?我又算什么?”

    雖然南音十分的氣憤,可是祁易琛卻依舊是很冷靜,他摸了摸南音的臉,南音使勁的伸手打開他的手。

    “你吃醋了?”祁易琛問道。

    南音反駁道:“哪有?”

    祁易琛卻笑了,他說道:“你照照鏡子,你的臉上寫了一個大大的醋!

    “沒有!把我的東西給我!”南音伸手要去拿她的袋子。

    誰知祁易琛趁機把南音擁進懷里。

    南音氣得伸手捶他,還罵道:“你就是個騙子!你是騙子!”

    祁易琛任由她打,不還嘴,不還手,雙手緊緊的抱著她。

    “你到底想要怎么樣?”南音幾乎要哭了,這些天積攢的委屈還有懷疑,在這一刻,在他溫暖強大的懷抱里,得到了充分的稀釋。

    祁易琛抱著她,在她耳邊溫熱的說道:“我一下飛機,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要見你!

    聽到這里,南音終于在祁易琛的懷里嚶嚶的哭了。

    公園里,夜晚的天空,星星點點。

    有滑滑板車的孩子嗖的一下風一般的迅速的滑了過去。

    祁易琛和南音坐在公園廣場的長椅上,不遠處,能隱隱約約的聽見小孩子在喊:“爸爸媽媽,我超過你們了!”

    南音睥睨了一眼祁易琛,他冷峻的臉上,竟然帶著一絲的笑意。

    難道祁易琛喜歡孩子?

    南音被自己的猜想嚇了一跳。

    忽然祁易琛伸手握著南音的手。

    “你干什么?”南音驚恐的四周看了下。

    祁易琛卻酷酷的笑著看著南音:“果然是小別勝新歡,好久沒見你這么靦腆了!

    南音談了口氣,說道:“你知不知道你這樣不辭而別,多少人為你擔心為你睡不著?”

    可是南音說完就后悔了。

    果然,祁易琛沒個正形的促到南音的臉前,壞笑道:“說的是你嗎?”

    他離她這么近,都能清晰的看清她臉上的雀斑,還有長長的睫毛。

    南音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怦怦的跳個不停,臉也發燙,怎么回事?

    “沒有!”南音一口否決:“當然沒有!”

    祁易琛故作失望的說道:“是嗎?你沒有為我失眠,沒有為我擔心嗎?”

    南音篤定的搖搖頭。

    “早知道我就不回來了!逼钜阻」室膺@樣說,然后看著南音的側臉,想要看看她是什么反應。

    果然,南音很生氣,她轉過頭來,準備要教育祁易琛的時候,她的唇正好吻上了祁易琛的唇。

    她驚呆了!

    瞪大了雙眼,祁易琛卻很驚喜。

    這也許是給他最好的禮物了。

    南音羞紅了臉,她想要后退,可是,祁易琛早已雙手抱著她了,他深情的吻著她。

    南音心里很矛盾,他走的時候,不是要分手嗎?不是跟趙子萱在國外度假玩的不亦樂乎嗎?

    可是現在又是在干嘛呢?

    想到這里,南音使勁的退開了祁易琛。

    她立刻起身要走。

    祁易琛站起來拉著她的手,說道:“我明天要飛無錫,所以只有現在才有時間來看看你!

    聽到這話,南音驚訝的問道:“什么?你不打算回去看看唐媽媽嗎?”

    提到唐欣瑜,祁易琛的臉色冷下來,他松開拉著南音的手,說道:“沒時間,她在家挺好的!

    南音卻辯解道:“怎么會那?你不知道,現在祁家是薛曼麗和甄曦當家,把唐媽媽欺負得很可憐,我勸你還是回家看看她吧,也讓她放心啊!

    祁易琛的神情很難琢磨,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唐媽媽很想你,很想知道你過得好不好,她還在努力的為你爭取......”南音忽然閉嘴,想起來唐媽媽不讓她告訴這些給祁易琛。

    不過,祁易琛對唐欣瑜的事情似乎并不感興趣,他沒有多問。

    “好了,我送你回家!逼钜阻〔幌攵嗾f這個話題。

    一路上,祁易琛再也沒有說話,一邊開車,一邊握著南音的手。

    這樣十分的危險。

    南音看著前方,祈禱今晚一定不要出現車禍。

    終于到了南音的家樓下,她終于松了口氣。

    祁易琛問道:“你緊張成這樣?我今天不上去,沒時間了!

    南音又氣又羞,打著祁易琛,呵斥道:“你在胡說什么?誰要你上去了?”

    橘黃色的燈光下,祁易琛雙手插在褲兜里,英俊的姿態,溫柔的看著南音。

    南音看著他,難怪全城的女人為他著魔,仔細看,他高貴英俊,氣質非凡。

    他走到她跟前,說道:“我們時間不多了,我還有點其他的事情!

    南音沒有聽明白這句話的內涵,她呆萌的說道:“哦,你去做你的事情吧!

    聽了這句話,祁易琛氣的要吐血了。

    他白了南音一眼,說道:“吻我!

    南音一愣,一驚,瞪著他,反問道:“你在說什么?”

    看到南音不明白的樣子,祁易琛上前,捧著南音的臉吻了起來。

    他輕柔的咬了一下南音的唇,南音立刻推開了他,憤恨的看著他。

    “以后只有我可以送你回家,知道了嗎?”祁易琛戲謔的看著南音,霸道的說道。

    南音心里想,難道上次祁遠送她回家,祁易琛知道了?

    可是現在,南音自然是不會主動提起這件事情。

    祁易琛一直看著南音上樓,她房間的燈亮了才走的。

    南音打開窗戶,朝著祁易琛揮了揮手,祁易琛很滿意。

    “喂,出來,老地方!逼钜阻炝穗娫,啟動了汽車,一路快速的開了出去。

    霓虹燈在閃爍。

    酒吧的聲音很大,祁易琛的車停在路邊,他靠在車身上,雙手依舊是插在褲兜里。

    老遠就聽見江風的聲音:“哇!祁大少,見我不用擺這么帥姿態吧?”

    說著,他就是上前跟祁易琛擊掌。

    “什么時候回來的?”江風問道。

    祁易琛挑挑眉毛,說道:“剛下飛機不久!

    江風聽了,壞笑的上前在祁易琛的身上聞了聞,祁易琛嫌棄的說道:“干嘛?幾天不見變成人類忠實的朋友了?”

    “不對!你肯定不是剛下飛機就來見我的,之前見了別的人,對吧?”江風自作聰明的說道:“而且還是一個女人!

    祁易琛不怕他知道,故意讓他猜。

    江風回味著祁易琛身上的香水味說道:“這個香水味道很特別,我想想啊!

    “是南音!”江風一副得意的樣子說道:“我們身邊只有她用祖馬龍藍風鈴的香水!”

    祁易琛甘拜下風的說道:“被你這個在女人中成長的風流才子猜中也不足為奇!

    江風狡黠的問道:“看來進展不錯!”

    “那是必須的!逼钜阻∨d致很高。

    江風卻問道:“不會吧?你出國跟別的女人游玩在網上傳的沸沸揚揚!南音還能容忍你?”

    “我感覺自己跟她心有靈犀,有些事,不需要過多的解釋,她能理解!逼钜阻∪粲兴嫉恼f道。

    江風淡淡的說道:“恭喜你了!

    雖然是一句恭喜的話,江風卻說的很落寞。

    作為多年的好友,祁易琛是一眼就看出了江風的不順。

    他搭著江風的肩膀,說道:“走吧,哥哥請你喝一杯,一醉解千愁!”

    說著,江風就和祁易琛一起進了酒吧。

    兩個人找了一個安靜的角落,先是喝了幾個來回,江風才慢慢的開口說。

    這期間,祁易琛一直沒有追問,這就是他們之間的默契。

    “南雅似乎有點故意躲著我!苯L喝了一杯,說道。

    祁易琛問道:“是不是你以前的名聲嚇到她了?”

    江風給自己倒了一杯酒,又給祁易琛滿上。

    “不會吧,我最近真的是很少進酒吧了,兄弟今天是為了給你接風豁出去了。知道嗎?”江風打趣道。

    雖然這樣說著,江風的眉間還是一副很愁的樣子。

    祁易琛安慰道:“感情的事,勉強不來的!

    聽到祁易琛說的話,江風隨口一句:“我靠!”

    祁易琛笑了,江風白了他一眼說道:“你祁易琛能說這樣的話,老子真是服氣了!

    眼看著江風有點醉了,祁易琛看了看時間也不早了,他就買單,準備去機場附近的賓館住一晚,明天一早就起飛。

    “我現在要去機場了,你叫一個代駕啊!逼钜阻》鲋L走出來酒吧。

    江風卻朝著他揮揮手,說道:“不用了,我沒醉,你趕緊走吧,這次去美國一定要找到最好的貨源,回來秒殺這幫孫子!”

    祁易琛看著江風醉的不成樣子,還是給他叫了一個代駕,他說道:“我走了,你一會兒坐車回去吧!

    夜色中,江風顫顫巍巍的朝著祁易琛揮揮手,說道:“撒有拉拉!”

    祁易琛上車后,在后視鏡里還能看到江風附在一棵樹旁吐。

    代駕司機上前詢問:“你好,請問可以送你回家嗎?”

    “不用,你走吧!苯L豪爽的說道。

    代駕司機于是就開著車走了。

    空曠的馬路上,身后是喧鬧的酒吧,前方是寂靜的道路。

    江風獨自一人走在人行道上,歪歪扭扭的,幾次都差點摔倒,他干脆找了一個長椅坐下里先休息一下。

    多年的獨立生活能力,讓江風雖然是在醉酒的情況下依舊能照顧好自己。

    這其中的心酸只有江風自己能體會。

    忽然一陣風吹來,江風感覺十分的自由,十分的愜意,他干脆在長椅上躺下來,翹著二郎腿,享受著這片刻的安寧。

    剛才喝的酒,這會兒在胃里翻江倒海,江風開始后悔剛才跟祁易琛一起喝那么多酒。

    他實在是難受極了,從長椅上趴下來,蹲在路邊哇哇的吐了起來。

    吐完了才覺得好受些,他又爬上了長椅,躺在上面,吹著微風,還哼著歌。

    ......

    “七七姐,再見!”一個同事上了公交車跟七七道別。

    七七也揮著手說道:“拜拜,今天辛苦了!”

    送完同事,七七一個人走在路上,加班到這個點,她才覺得充實。

    回家洗完澡就睡覺,這樣就不會胡思亂想了,七七是這樣安排的。

    她一邊走在路上,可是腦海里卻還是莫名其妙的浮現出江風的臉。

    她搖搖頭,這幾天睡覺做夢都能夢見江風,七七真是不敢承認,不然羞死了。

    難道這一次,真的是遇到愛情了?

    七七也不確定,她一邊走著一邊郁悶著。

    路邊有一個易拉罐,路上都很空曠,不見一個人,七七淘氣的一腳把易拉罐踢飛。

    卻不小心踢到了一個人身上,只聽見那個人大叫一聲:“哎喲!是哪個不長眼的!”

    七七驚呆了!哪里冒出來一個人呢?

    她四處張望,終于在一個長椅上看到一個醉漢躺在上面。

    七七嚇壞了,完蛋了!得罪醉漢了!七七抱著包,撒腿就跑,可是剛跑幾步,又回頭看了看醉漢,發現醉漢并沒有動靜,而且剛才的聲音似乎還很熟悉呢。

    于是,七七好奇的走回去看,一步一步靠近,這才發現,躺在長椅上的人,是江風!

    七七以為是自己出現了幻覺,她掐了掐自己的胳膊,發現痛,才證實這是真的。

    天啦!這都能遇見,難道是上天安排的緣分嗎?

    七七雙手合十的感恩。

    隱約還能聽見江風的嘴里在嘟囔著什么,七七蹲在他身邊,看著他帥氣的臉。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国产高清免费观看在线a站_樱花草视频在线观看社区_卡一卡二卡三精品APP下载_VR成人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