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當前位置:許肯中文網 > 繼承人的小甜妻 > 第103章 不負光年

第103章 不負光年

書名:繼承人的小甜妻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晴天小寶 || 錯誤/舉報 更新/提醒 投票推薦

    祁家似乎又恢復了那種欣欣向榮的日子。

    祁易琛靠在座椅上,一只手搭在靠背上,看著江風,又看看南音,他好奇的問道:“你們兩個有什么事瞞著我嗎?”

    江風和南音聽了都很驚訝,特別是江風他打趣的說道:“你放心,朋友妻不可欺,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我是不會做的!

    “你在胡說什么?我跟江風根本不熟!蹦弦舭琢似钜阻∫谎,不滿的說道。

    正說著,唐欣愉才緩緩的走出來:“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

    南音和江風都起身跟她打招呼,看的出來,唐欣愉是在房間里打扮自己,她還挺愛面子,為了跟兒子還有兒子的朋友一起吃飯,她也算是煞費苦心。

    只有祁易琛一個人獨自坐著,跟個沒事兒人一樣的。

    “唐媽媽好!蹦弦魷赝竦拇蛑泻。

    江風也收斂了一些:“阿姨好!

    “坐,快坐!碧菩烙湟膊痪行」澋恼f道:“張媽,可以上菜了!

    “好嘞!”張媽的語氣難得輕快些。

    南音坐在祁易琛的旁邊,江風坐在南音的旁邊。

    唐欣愉寵愛的看了一眼祁易琛,心疼的說道:“易琛,你看看你,出去幾天,瘦成什么樣了?”

    可是祁易琛似乎不愛聽這樣的話,他依舊是冷著臉,全然不顧南音和江風坐在身邊,這樣會讓唐欣愉很沒面子。

    說著,唐欣愉夾了一塊糖醋排骨放到祁易琛的碗里,說道:“阿琛,你多吃點!

    “知道了,我自己來!逼钜阻±渲樥f道。

    江風見唐欣愉有些尷尬,趕緊說道:“阿姨,給我,我愛吃,阿琛啊,就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對,你這樣讓我們兩個人情何以堪啊!蹦弦舾胶偷。

    祁易琛只好接下唐欣愉夾的排骨。

    唐欣愉這才滿意的看著祁易琛。

    “這幾天你不在都是南音陪著我吃飯,多虧了南音,不然我這幾天都吃不下飯!碧菩烙渥鲆桓彼寄顮。

    只見祁易琛頭也不抬的說道:“我朋友那里有一條小狗,我過兩天給你拿過來養著!

    南音聽了差點笑出來,這個餿主意,虧祁易琛想的出來,江風也偷偷的對著祁易琛做怪臉。

    唐欣愉只好笑著答應了。

    其實這個做母親的,只是想要兒子多陪陪他。

    飯畢后,唐欣愉去美容院做美容了,留下祁易琛等人在大廳。

    張媽收拾完后,祁易琛等人在大廳里玩撲克牌的游戲。

    忽然,薛曼麗手上拿著一份報紙走了進來,看樣子是剛吃完飯過來的,似乎還打著飽嗝。

    “喲,我說怎么這么熱鬧呢,原來是易琛回來了呀!”薛曼麗熱情的有些讓人受不了。

    南音朝著薛曼麗點點頭,算是打招呼了,江風卻直接無視了她。

    “是的,二姨!逼钜阻∈桦x的打著招呼。

    薛曼麗似乎并不在意別人對她的怠慢,依舊是上前說道:“易琛,你看看,你現在過得好真是舒服!沒事喝喝茶,跟朋友一起吃吃飯,還打點小牌。比我們都過得滋潤呢!”

    祁易琛一邊玩牌,一邊說道:“我哪里能跟二姨比,二姨現在是家里一把手!

    聽到祁易琛這樣說,薛曼麗明明是很高興的,可是她非要做出一副很委屈的樣子,說道:“哪里哦,我是看你媽媽平時管理家務事太過辛苦了,我想幫幫她,你看她現在不是吃完飯就去美容了嗎?我還要在家里操勞!

    說著,薛曼麗還特意用手擦了擦額頭汗。

    “能者多勞!逼钜阻∪酉乱痪湓,不再多說了。

    薛曼麗也不生氣,她自顧自的拿著報紙在沙發上坐下來,自言自語的說道:“哎,也不能一直勞作,看看報紙,放松一下!

    于是,她就打開報紙,有有模有樣的看起來報紙。

    南音用眼睛的余光看了一眼薛曼麗,總是覺得她醉翁之意不在酒。

    果然,沒一會兒,薛曼麗就大驚小怪的說道:“哎喲!這些媒體真是沒有良心!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什么都敢寫!”

    南音聽了心里一驚!該不會是白天七七給她的那些報道吧?

    她手里捏著紙牌,手心里都是汗。

    江風也抬頭看了一眼薛曼麗,只見薛曼麗的神情似乎不像是裝出來的。

    江風第遞給了祁易琛一個眼神。

    “又看到了什么奇聞怪事?”祁易琛看了看江風,故意對著薛曼麗問道。

    薛曼麗氣的臉色發青,手上抖著報紙說道:“你看看,這些人怎么什么話都能亂說呢!我們小遠辛辛苦苦在公司加班,還被這些人惡語相向!”

    南音側過臉,看著薛曼麗氣的直跺腳,完全不像那日來見到她的那樣穩重淡定。

    只見薛曼麗也狠狠的瞪了一眼南音。

    祁易琛正好瞥見了這一幕,他的臉色立刻冷下來,他放下手中的牌,走到薛曼麗跟前,問道:“到底什么事?”

    江風也起身,見狀形勢不對,南音也走了過去。

    薛曼麗氣的眼睛發紅,說道:“你不在家的這段日子,公司都是祁遠在操勞,這你應該知道,可是,南小姐,我想問問你,你半夜讓祁遠送你回家是什么意思?”

    說完,薛曼麗把報紙用力的抖了抖攤在眾人眼前。

    大廳里,頓時很安靜。

    報紙上那張祁遠扶著南音下車的照片十分的清晰。

    江風有些擔憂的看了看祁易琛。

    南音有些尷尬,她上前解釋道:“不好意思,那晚我喝醉了,正好遇見祁遠,于是,她就送我回家,但是我不知道有人在跟拍我們!

    “南小姐,我請求你,請求你自重一點!”薛曼麗看來是真的生氣了,她把報紙扔在地上,氣的不打一處來:“我們家小遠進祁氏容易嗎?好不容易在祁氏站穩腳跟,你就這樣跟他玩花樣,他哪里扛得?再說了,我們小遠是從來不去酒吧這種不三不四的地方,怎么會跟喝醉的你巧遇呢?”

    按照薛曼麗的說法,就是南音主動約的祁遠了?

    祁易琛盯著報紙,臉色越來越難堪。

    江風站出來打圓場說道:“最近的媒體都喜歡捕風捉影,再說了,如果是我看見南小姐喝醉了也會主動送她回家的,我想這件事情沒必要小題大做!

    誰知,薛曼麗聽了江風話,不僅沒有熄火,反而更加火冒三丈,她瞪著江風說道:“這位是江少爺吧?你天天花天酒地的,換女人跟換衣服似的,當然不覺得有什么了,我們小遠可是高材生,即使要結婚,也是明媒正娶,怎么可以跟….跟南音這樣的女人在一起呢?”

    薛曼麗可能想要說更加難聽的話,可是礙于祁易琛在場,她才改口。

    可是,即使是這樣,祁易琛依舊很火大,他抓著薛曼麗的胳膊,厲聲問道:“南音這樣的女人?那么請問,南音是怎么樣的女人?”

    南音吃驚的看著祁易琛,現在祁易琛是站在她這邊嗎?

    薛曼麗自然不敢直接怒懟祁易琛,她氣焰沒有剛才那么囂張,但是依舊是狠狠的瞪著南音,恨不得把她撕碎。

    “易琛,南音是你的妻子,難道你的妻子跟別的男人傳緋聞你不生氣嗎?”薛曼麗巧妙地 轉換概念,試圖引起祁易琛的怒意。

    江風十分厭惡這種作風,他干脆回到座位上喝茶。

    “一個巴掌拍不響,事情還沒弄清楚你就這樣一驚一乍,還是等小遠回來了再說吧!逼钜阻±潇o的說道。

    南音站在他背后,看著他高大的身影,這是第一次,他為了她,跟他的家人開戰,從前從來沒有過。

    可是薛曼麗自然是覺得祁易琛在偏袒南音,她陰陽怪氣的說道:“最好不是你們夫妻兩合謀的這件事情,我們小遠單純的,哪怕是一只流浪貓什么的他都會去救助!

    “夠了!”祁易琛大怒:“你不要再這樣惡意誹謗!”

    忽然聽到祁易琛大怒,薛曼麗也嚇得不敢說話了。

    正說著,就聽見院子里傳來汽車的引擎聲,薛曼麗趕緊走到門口看,驚喜的喊道:“小遠!你終于回來了!”

    那語氣,好像是有誰欺負了她現在救兵來了似的。

    南音扯了扯祁易琛的衣袖,低聲問道:“事情不是這樣的!

    誰知,祁易琛使勁的甩開了南音的衣袖,呵斥道:“一會兒收拾你!”

    看來,剛才還以為是祁易琛在幫助南音,是想多了。

    南音訕訕的回到座位上,卻發現江風正在偷笑。

    南音見狀,白了他一眼。

    薛曼麗迎著祁遠走進了大廳,祁遠看見祁易琛回來了,先是一怔,然后才恢復了正常的狀態,上前跟祁易琛打招呼:“大哥,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看見祁遠還跟祁易琛這樣親近,薛曼麗很是不滿。

    “才回來不久!逼钜阻〈髿獾恼f道:“你剛下班?辛苦了!

    祁遠原本不想提起公司的事情,怕祁易琛尷尬,但是現在祁易琛主動提起來,他也不好意思拒絕,他說道:“是的,公司最近事情很多!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国产高清免费观看在线a站_樱花草视频在线观看社区_卡一卡二卡三精品APP下载_VR成人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