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當前位置:許肯中文網 > 繼承人的小甜妻 > 第116章 鋌而走險

第116章 鋌而走險

書名:繼承人的小甜妻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晴天小寶 || 錯誤/舉報 更新/提醒 投票推薦

    深夜,祁易琛回到房間,看著茶幾上的一只眉筆,應該是南音的。

    他拿起眉筆,想起南音畫眉的畫面,心里更加擔心南音的安危。

    忽然,門外有人敲門。

    祁易琛眉頭一皺,心里想著,都已經深夜了,還會有誰來呢?

    他放下眉筆,走過去打開門。

    看見站在門口的祁遠。

    “小遠?”祁易琛疑惑的看著他,只見他滿臉的疲憊,黑眼圈顯而易見。

    祁遠站在門口,兄弟兩好久沒有這樣面對面了,祁遠有些尷尬。

    “哥!逼钸h低聲喊了句。

    祁易琛看著他好像是有話要說的樣子,他說道:“進來說!

    可是祁遠卻佇立在門口挪不動腳。

    “哥,你不恨我嗎?”祁遠終于問道,仿佛這個問題在他的心里已經隱藏了很久,今天終于爆發出來,他反而覺得很輕松。

    此刻,祁遠的心跳的砰砰響,他純潔的目光看著祁易琛,自從祁遠當了祁氏的總裁,他就沒有直視過祁易琛的眼睛。

    可是現在,祁遠反而覺得輕松了。

    祁易琛微微笑了,他拍了拍祁遠的肩膀,說道:“傻小子,我是你哥哥,我能怪你什么呢?”

    聽到祁易琛這樣說,祁遠忽然覺得鼻子一酸,他哽咽了一下,進屋了。

    坐下后,祁遠也看到了茶幾上的眉筆,不用問,他都能猜到是南音的。

    可是這次,祁遠沒有問南音,他決定把對南音的愛,放在心里。

    “哥,是我對不起你!逼钸h低著頭說道:“我不該進祁氏胡鬧!

    祁易琛給祁遠倒了一杯酒,說道:“小遠,你長大了,是一個真正的男子漢了。不要輕易說這樣的話!

    “可是哥,我當初那樣做,你竟然不恨我嗎?”祁遠不敢相信的看著祁易琛。

    祁易琛反而很淡定,他說道:“小遠,你是祁氏的子孫,自然是有權利進入祁氏的。只是社會人心險惡,我剛開始還擔心你會應付不來,可是后來想想,你也長大了,該體會到終究是要體會的,沒有人會為你打一輩子傘!

    這番話,祁遠聽了熱淚盈眶,也許在祁易琛的心里,祁遠永遠是他的弟弟,永遠只是一個小孩子。

    “不要這樣孩子氣!逼钜阻≡谒磉呑聛,舉杯喝酒。

    祁遠忽然別過臉去,還沒等祁易琛安慰他,他自己拿著酒杯一飲而盡。

    “慢點喝,這酒烈!逼钜阻√嵝训。

    “哥,你讓我喝!”祁遠喝完了,自己又倒了一杯。

    祁易琛問道:“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聽到這句話,祁遠倒酒的動作停頓了下,但是接著他又給自己倒了一滿杯。

    祁易琛攔都攔不住。

    “哥,我現在感到很迷茫!逼钸h說著,可是祁易琛卻覺得他還有話要說,只是祁遠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欲言又止了。

    還有什么不是這樣的呢?

    祁遠喝了這杯,顫顫巍巍的站起來,說道:“哥,你早點休息,不打擾你了!

    祁易琛看著他的樣子,趕緊喊道:“樸叔,送一下小遠!

    可是祁遠卻擺擺手,說道:“不用不用,我自己可以!

    說完,祁遠就歪歪扭扭的走了。

    祁易琛回到房間內,雖然他能感覺都到祁遠在公司的壓力,但是現在,祁遠不主動說,祁易琛也不好插手。

    畢竟祁遠也是男子漢了,有著男性的尊嚴。

    半夜,祁易琛的手機忽然響了。

    他躺在床上,摸索著手機,還沒睜開眼,接聽了電話。

    “喂,哪位?”他慵懶的聲音問道。

    電話那頭說的話,讓祁易琛從一個慵懶的沉睡狀態一下子跳了起來。

    只見他握著手機,大聲質問道:“什么?陳珂,你說什么?”

    整個房間里十分的靜謐,還能聽到他急促的呼吸聲。

    他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希望能聽清楚陳珂說的話。

    空蕩的房間內,只聽見陳珂說道:“祁少,在驪山的荒頭發現了圖片上的沙發!

    祁易琛聽到這個消息,直接爆炸了。

    “真的嗎?確定?”祁易琛握著手機大聲問道。

    陳珂冷靜的說道:“是的,我已經安排人趕緊過來了,不過現在是凌晨,他們已經再往這邊敢了,明天等天一亮,就在這附近開始撒網搜查,一定能找到南小姐!”

    “你把地址定位發給我,我現在馬上過來!”祁易琛說道,已經開始換衣服了。

    陳珂為難的說道:“祁少,你現在趕過來太冒險了,這邊都是山路,大晚上的你視線不好,精神也不好,還有,從市里到這邊有一個邊境線,晚上可能不會放行,因為白天我們的人已經過了這個邊境線,但是離這邊還是有些遠!

    聽了陳珂的話,祁易琛也猶豫了,他問道:“驪山是什么地方?怎么會有邊境線?”

    “祁少,我也是今天來了這個地方才知道,聽說是今年政府的新政策,這里的邊界線,還是年初成立的,白天過的很快,晚上值班的人少,過的慢!标愮娼忉尩。

    祁易琛依舊是準備換衣服,他說道:“那我還是去試試!

    陳珂明白祁易琛很著急,他說道:“好的,祁少,路上開車慢點!

    這個夜晚,也不止是祁易琛一個人在忙碌。

    趙家別墅內,一樣是燈火通明。

    趙子萱穿戴整齊的坐在大廳,她瞪著張飛,問道:“你到底安排了多少人?不會偷工減料吧?我警告你,我要找的這個人很是重要,如果你有偷懶,看我怎么收拾你!”

    “沒有,大小姐,人都派出去了,我想等一會兒就會有結果!睆堬w說道。他的神情有些緊張,似乎趙科長不在,他很懼怕趙子萱。

    可是趙子萱對他的回答并不滿意,她斥責道;“等一會兒!等一會兒!我都等了大半個晚上了!到現在一點消息也沒有!你到底在搞什么?”

    張飛看了看手機,確實,已經是凌晨2點了。

    就在趙子萱已經等到沒有耐心的情況下,張飛的電話忽然響了。

    趙子萱盯著張飛。

    “喂,什么情況?”張飛問道,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珠。

    趙子萱站了起來。

    “好的,緊緊跟上!千萬不要跟丟了!睆堬w厲聲吩咐道。

    趙子萱知道有了好消息,她眼神溫和了些,問道:“什么事?”

    “我們的人跟上了祁易琛的人,他們已經進入驪山了,那一片,有邊境線,我想他們今晚是很難通過的!睆堬w一本正經的說道。

    趙子萱卻笑了:“那還等什么?讓我們的人進去!”

    “可是,大小姐,現在是凌晨,邊境線那邊的人不一定會讓我們過去!睆堬w說著為難的看著趙子萱。

    誰知,趙子萱全然不在乎,她說道:“這有什么難的?你給那邊的人打電話,報我父親的名字,我就不相信,這些人不會讓我們的人過去?”

    “可是……”張飛猶豫的說道:“這樣可以嗎?”

    張飛的猶猶豫豫徹底惹惱了趙子萱,她拿起茶幾上的水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你到底在可是什么?這還有什么好可是的?我警告你,這件事情沒有辦好,不用等我父親回來,你明天就滾蛋!”趙子萱狠狠的說道,眼神里透著張飛從來沒有見過的光。

    張飛只好默默的掏出手機,手指顫抖的撥了電話。

    趙子萱這才消氣了。

    “喂,是驪山辦事處嗎?我們是海關處的……”張飛一邊說一邊走到窗戶邊上。

    趙子萱的嘴角勾起。

    張飛掛了電話,走到趙子萱跟前,卑微的說道:“大小姐,已經協調好了!

    “這才對嘛,張飛,這樣對你對我,都有好處,等我父親回來,我自然會在他老人家面前多多的美言你幾句的!壁w子萱這樣說著,輕視的看著張飛。

    張飛雖然名字叫張飛,可是為人卻實在懦弱。

    “是,多謝大小姐!睆堬w喘著氣說道,似乎剛才做了很多力氣活似的。

    趙子萱調侃道:“瞧把你嚇的,過來坐!

    說著,趙子萱拍了拍她旁邊的沙發。

    張飛連忙擺手,說道:“不不!不了,我就站著,我們的人馬上就要過邊境線,不過那邊的人要從側門進,我現在去聯系下,不然祁易琛的人看見了,肯定要鬧事,他們是不能進的,只能等到天亮了,他們才能進!

    “對,就是要這樣!壁w子萱說道:“他們找到人,我們只要結果!

    張飛試探的問道:“大小姐,如果我們比祁易琛先找到人,要怎么處理?”

    說完,張飛緊張的盯著趙子萱。

    生怕趙子萱會出什么幺蛾子。

    半晌,趙子萱才緩緩的說道:“不會讓你做殺人放火的事情,你放心,不過也不能輕易就這樣的放過她!

    這個時候,張飛才明白,趙子萱說是要找她的朋友,看來要找到 這個人并不是她的朋友。

    天邊的魚白,漸漸顯露,祁易琛開車到了驪山,可是邊境線這里不讓放人。

    陳珂建議等到天亮,可是,祁易琛卻非要獨身前往。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国产高清免费观看在线a站_樱花草视频在线观看社区_卡一卡二卡三精品APP下载_VR成人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