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當前位置:許肯中文網 > 繼承人的小甜妻 > 第208章 一去不復返的清醒

第208章 一去不復返的清醒

書名:繼承人的小甜妻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晴天小寶 || 錯誤/舉報 更新/提醒 投票推薦

    院子內,開始下雨了。

    南音從醫院出來的時候,包里都是夏天的衣服,進去秋天了,這氣溫說下降就下降。

    她在里面打了好幾個噴嚏。

    可是駱銘卻說道:“你少在我面前裝可憐了,也許,你騙的了祁易琛,卻騙不了我,南音,我太了解你了!

    南音抬頭,眼神狠狠的看著他,她一字一句的說道:“當年我跟你分手是多么正確的決定,如今人們談起你,我都不愿意承認,我們曾經交往過!

    這些話,她說的很輕,卻很清晰。

    駱銘聽了,氣的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臉上,南音的臉上立刻出現了五個手指印。

    “駱銘!你混蛋!”南音罵道。

    駱銘一把抓著南音的頭發,嫌棄的說道“祁易琛用過的女人,老子是看不上了,不過你妹妹,倒是把我服侍的很好!”

    說完,駱銘露出一副猥瑣的樣子。

    南音想起來南雅竟然被這個禽獸給玷污了,簡直替南雅不值。

    “你是禽獸,禽獸是沒有良心的!蹦弦衾潇o的說道。

    駱銘的手還在發抖,似乎是還想打南音。

    他的理智,已經控制不了他的情緒。

    “你最好不好在激怒我,我不知道我會干出什么事情來!瘪樸懪で哪。

    南音白了他一眼,看著窗外,滴滴答答,雨下個不停。

    小時候,南雅最喜歡下雨了。

    想到這里,南音的眼角濕潤了。

    不知道南雅在醫院好不好。

    江風一直守候在南雅的病床前,直到南雅睜開眼睛。

    他趕緊上前問候:“南雅,你怎么樣?”

    南雅的神情看起來很正常,她環視了一周,最后試探性的問道:“你是誰?”

    聽到這里,江風的感覺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他雙手握著南雅的手,把她的手貼在他的臉上,風流才子江風,也會有落淚的時候。

    “南雅,我是江風,是江風!”江風說道,幾乎是要奔潰了。

    “難道你不記得我了嗎?”江風抬頭問道,他不相信,這才短短的一夜,南雅為何會一夜之間失去記憶。

    或許,南雅是故意的!

    江風猜測。

    可是南雅躺在病床上,搖搖頭,無辜的眼神,讓江風無限的愛憐。

    南雅天真的眼神,看著江風,看著他的眼角有些濕潤,南雅伸手去撫摸,還問到:“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難受?”

    江風再也忍受不了抱著南雅哭了起來。

    他趴在她的肩膀上,從來沒有哭過的江風,靠在南雅的肩膀上哭了起來。

    南雅心疼的摸了摸江風的頭發,安慰道:“好了好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江風的眼淚流在南雅的肩膀上,他擦了擦眼淚,覺得得很丟臉,在自己喜歡的女孩子面前哭,簡直就是無法忍受。

    “南雅,你真的不記得我是誰了嗎?”江風認真的問道。

    可是南雅卻反問道:“我叫南雅?”

    天!

    江風要奔潰了。

    他看著南雅,明眸皓齒,是怎么可能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呢?

    江風走出去,喊來了醫生。

    醫生聽完江風的講述,也覺得不可思議。

    很快,醫生就給南雅做了一個檢查。

    江風上前問道:“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醫生拿著檢測單說道:“現在還不能妄下定論,我們還要開會研討下,昨晚只不過是打了鎮定劑!為何會這樣什么也記不清了?她的直系家屬呢?也許能刺激到她的神經!

    想到這個,江風趕緊給南音打電話。

    可是南音的電話怎么也打不通。

    看著南雅單純的樣子,江風心里轉念一想,或許這是一個好的開始。

    正好可以趁著機會讓南雅忘記過去那么傷痛,忘記失去孩子的事情。

    他們兩個人正好可以重新開始。

    江風心里松了一口氣,他默默的感謝上蒼,沒有白費他的一番苦心。

    晚上的時候,南雅坐在床邊,看著窗外的雨滴。

    江風買了奶茶,遞給南雅,他輕聲說道:“我叫江風,很高興認識你!

    從窗外路過的護士看到這一幕,端著藥走開了。

    南雅抬頭看著江風,笑道:“我知道了,你剛才不是說過嗎?”

    “哦,對!苯L尷尬的笑著,說道:“你晚上想吃什么?我去買!

    “我不餓!蹦涎泡p聲說道。

    她繼續望著窗外,比之前更加沉默了。

    江風在她身邊坐下來,也看著窗外,他想看看,南雅到底是在看什么。

    可是看了半天,外面什么也沒有啊。

    江風問道:“南雅,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你可以告訴我,我做你的傾聽者!

    南雅搖搖頭,說道:“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記得,腦袋空空如也,哪里來的心事呢?”

    “那你還記得我嗎?”江風期待的看著南雅。

    這么多天的照顧,江風覺得南雅應該對自己有點印象吧。

    可是,南雅為難的張了張嘴巴,卻沒有說什么。

    江風慌了,他放下奶茶,問道:“怎么?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南雅慌張的抓著江風的胳膊,說道:“我不記得你叫什么了?你剛才是不是告訴過我?是不是?”

    什么?

    江風聽了驚訝極了!

    世上怎么會有這樣的事情呢?

    明明南雅剛才還記得自己的,轉眼就不記得了嗎?

    這個時候,程醫生和護士一起進來了。

    江風回頭苦澀的看著程醫生。

    程醫生自然是明白了一切。

    他走上前,拍了拍江風的肩膀,安慰道:“不要著急,講一下南雅的病情!

    護士上前給南雅喂藥。

    江風就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講了一遍,程醫生沉默的想了想,說道:“這件事情,我覺得,很有可能是南雅的神經受到了強烈的刺激,她不愿意去回想那些傷心往事!

    “可是怎么會這樣呢?”江風問道。

    程醫生說道:“你知道阿茲海默綜合癥嗎?”

    ……

    雨終于停了,南音躺在冰涼的地板上,她望著窗外,看著那陰沉的天,心里十分想念父親熬的湯。

    還有南雅,總是纏著南音給她講故事。

    兒時的記憶不知道怎么回事變得異常的清晰。

    她很餓,可是她不想求駱銘。

    現在的駱銘,不就是想要看南音求他嗎?

    可是南音一向是不會向男人低頭的。

    這一點,在誰跟前都沒有變過。

    哪怕是祁易琛。

    祁家,大廳內,是樸叔在喂唐欣愉吃飯。

    祁易琛回到家的時候,問道:“張媽不在?”

    樸叔一邊喂唐欣愉吃飯,一邊說道:“張媽今天身體不舒服,去醫院了!

    “哦!逼钜阻±涞幕卮鹬。

    他走到唐欣愉身邊,蹲在她跟前,握著她的手,說道:“您還好嗎?”

    唐欣愉只是淡淡的看著他笑了笑,像是一個陌生人。

    祁易琛哽咽的說道:“希望您早點好起來!

    樸叔看著祁易琛,溫和的笑了,他說道:“你這個孩子,你媽媽平時健康的時候,你不來孝順,現在媽媽都這樣了,你來,希望她能理解!

    “樸叔,人生,總是有一些事,來不及!逼钜阻≌f道。

    樸叔問道:“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了什么煩心事?”

    “沒有,有感而發而已!逼钜阻≌酒饋,說道:“我媽媽,就辛苦你了!

    “跟我還客氣呢?”樸叔說道。

    祁易琛回到自己的房間,還沒多久,就聽見一陣急躁的敲門聲。

    “祁易!你開門!”

    祁易琛眉頭一皺,是薛曼麗的聲音。

    他干脆不理會,這么晚了,她又要胡鬧什么了?

    可是薛曼麗卻不放棄,依舊站在門外,嗓門更加大了:“祁易!你給我滾出來!你有本事去祁氏耀武揚威!現在怎么本事出來!”

    祁易琛聽到她這樣大嗓門,擔心會吵到爺爺,他果斷的走過去,開了門。

    門外,薛曼麗蓬頭垢面的瞪著祁易琛,似乎是要把祁易琛生吞了。

    “什么事?”祁易琛冷靜的問道。

    薛曼麗卻不分青紅皂白的直接撲上去,抓著祁易琛的衣領,質問道:“我問你!你今天是不是跑到祁氏去了!你是不是去炫耀了?我們小遠,到現在還沒有回來!發給我一條信息,說什么,人生無望,一切交由你處理!你憑什么?你還我兒子!”

    祁易琛被弄得莫名其妙,他甩開薛曼麗的手,

    “薛姨,現在是晚上十一點多了,我拜托你,如果要吵架,等到明天早上,我一定奉陪到底!”祁易琛霸氣的說道。

    按照以前,如果祁易琛這樣說,薛曼麗肯定就會有所收斂,但是今天,薛曼麗明顯是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態度。

    “祁易琛,我在祁家,應該算是讓著你了,你還有什么不滿足的?你竟然跑到祁氏去,給小遠難堪?”薛曼麗痛心疾首的說道。

    她掏出來手機,遞到祁易琛的跟前,痛哭流涕的說道:“我們小遠把你當做親哥哥,可是你呢?以為教訓了前臺,就能給小遠在公司立足嗎?你知不知道,你走了以后,前臺立馬就是嘲諷小遠!”

    祁易琛聽到這些,才重視起來,問道:“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国产高清免费观看在线a站_樱花草视频在线观看社区_卡一卡二卡三精品APP下载_VR成人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