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當前位置:許肯中文網 > 繼承人的小甜妻 > 第210章 急中生智

第210章 急中生智

書名:繼承人的小甜妻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晴天小寶 || 錯誤/舉報 更新/提醒 投票推薦

    這些年,江風覺得父親的身體一向很硬朗的,哪怕是江風再怎么胡作非為,只要不是殺人放火,父親都能寬容。

    怎么說病就病了呢?

    他想不明白。

    這樣算起來,他不在家已經有好幾個月了吧。

    小媽氣呼呼的瞪著江風。

    江風瞥了一眼她的眼神,竟然有點怕怕的。

    以前都沒有怕過這個女人的!

    怎么回事?

    江風在心里質問自己。

    小媽似乎是看出來江風在想什么,她走到江風跟前,說道:“你以為是我破壞你爸爸媽媽的感情嗎?你從小就恨我,一直恨到現在!

    “你敢說,當時如果不是你的出現,我媽媽也不會情緒奔潰!也不會想不開!都是你!”江風的聲音在空曠的走廊里回蕩。

    小媽站起來,盯著江風,一字一句的說道:“江風,這些年來,我照顧你吃,照顧你喝,我不生自己的孩子,我沒名沒分的跟著你爸爸,我為了什么?我18歲就跟著你爸爸,現在我30歲了,難道這十幾年,我都是演戲嗎?”

    她說的也沒錯。

    這些年,從江風很小的時候,他媽媽去世,江風的衣食住行,都是小媽在照顧。

    可是,江風對小媽的敵視也是隨著歲月的增長,越來越深。

    江風無言以對。

    終于手術室的門開了。

    醫生出來了。

    小媽和江風幾乎是同時跑到醫生跟前,著急的問道:“怎么樣?”

    “病人意志很堅強,搶救過程中還喊了一聲風,是不是他的家屬?”醫生問道。

    小媽和江風四目相對。

    “好好照顧病人吧!贬t生說完,就離開了。

    江風和小媽在護士的幫助下把父親的病床推回到了病房。

    這一夜,注定是一個不眠之夜。

    院子里,靜悄悄的。

    南音一點睡意也沒有。

    她看著窗外,忽然發現,這院子的墻竟然有些裂縫。

    可是南音又餓又渴。

    這可怎么辦?

    她努力的爬起來,使勁的敲擊了墻,這院子十分的古老,都是用土堆砌起來的。

    南音激動的眼淚都要流出來了,她看到了希望,不過南音也是很謹慎,她回頭看了看門外,生怕敲擊的聲音引起了駱銘的反感。

    不過現在還好,駱銘在這里睡的特別安心。

    南音不斷的敲擊著,土塊不停的掉下來。

    她的手都磨得流血了,卻依然在不停的砸墻。

    腦海中,都是父親和南雅。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南音總是有一種隱隱的預感,覺得南雅很孤單在哭泣。

    這使得南音手都磨得流血了,卻不放棄。

    一直到凌晨4點鐘,天色都開始漸漸的泛白了,南音看到了外面的光!

    她擦了擦臉上的淚水,土和血都擦在了臉上,可是她卻毫不在意。

    終于,一個小縫出來了,南音側著身子,硬是往里面擠,卡在中間的時候,她感覺自己要窒息了,又累又餓。

    腦海里只有一個念頭,趕緊逃出去!

    駱銘已經不是曾經的那個駱銘了。

    可是就在南音快要從縫里面掏出來的時候,她被中間的泥土給卡住了。

    又一次被卡主。

    她要奔潰了!

    怎么辦?

    南音用胳膊肘使勁的敲擊著泥土,讓泥土不再黏上自己。

    胳膊肘也流血了。

    南音終于從縫里面逃了出來。

    她大口的呼吸著外面新鮮的空氣。

    此地不宜久留!

    南音趕緊跑了出去。

    總算是跑到了一個小賣部這里,可是因為太早,小賣部沒有開門。

    南音敲門,使勁的敲門。

    里面依然是沒有人回應。

    她只覺得雙腿無力,頭腦發暈,似乎還看見了天堂里的媽媽。

    難道自己就要這樣死去了嗎?

    南音的意志力告訴她不行!

    南雅和父親還等她去救呢!

    靈機一動,南音拿起地上的石頭,朝著玻璃砸去。

    玻璃在清晨中發出清脆的聲音,玻璃破碎了。

    當然,屋內也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了。

    可是同時,南音也暈了過去。

    一大早,祁家的大廳內,就已經開始了喧鬧的一幕。

    祁易琛一大早就離開了,他也想要逃離。

    可是偏偏在沙發上坐著,看著電視里面的播放著財經新聞,祁氏的股份已經跌破了!

    祁易琛手中的咖啡杯被他狠狠的摔在地上。

    他開車直接去了祁氏。

    可是那個該死的前臺卻偏偏不讓祁易琛進去。

    “對不起,我在祁氏的職位就是前臺,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前臺,可是我的指責就是,閑人免進!鼻芭_這次顯然是受過指點,說話穿著改正了。

    現在的事實就是,祁易琛沒有身份進入祁氏。

    很快,就有很多媒體搬著照相機從電梯里跑出來,祁易琛驚訝的看著這些人。

    不過媒體人也很驚訝,更多的是驚喜,他們沒有想到會在這里遇到祁易琛。

    “祁少!真是好久不見!請問你對今天早上的祁氏股份跌破有什么見解呢?”

    媒體人上來就問。

    前臺有些幸災樂禍的看著祁易琛。

    祁易琛是最清楚這些媒體人的,他們只要是找到了機會就會把人往死里問。

    他沒有回答,想要轉身離開,卻被媒體人給堵住了。

    以前祁氏也有商業危機的時候,這些媒體人也是把祁氏圍了個水泄不通。

    “祁少,你好久都沒有了露面了,可否淡淡最近在做什么呢?”

    媒體人興趣大了起來。

    閃光燈不停的照在祁易琛的臉上。

    祁易琛想要從樓梯那里離開,卻發現,這邊也是沒法走。

    這些八卦的媒體一個個虎視端端,恨不得把祁易琛給生吞了,可是他現在想要離開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難道這就是楊董故意設下的全套?

    就這這個時候,陳珂從公司里面走了出來,他用身體擋住了媒體人的相機,攝像機,走到祁易琛身邊,低聲說道:“祁少,跟我來!”

    說著,祁易琛就跟著陳珂身后,走進了祁氏。

    祁氏的門是要刷員工卡才能進去的。

    前臺見狀,尖銳的聲音再次響起來:“陳珂!你膽子好大!我警告你,你要為你今天的行為負責!”

    陳珂依舊是頭也不回的刷卡進去了。

    媒體人被擋在了公司門外,眼看著祁易琛進了祁氏。

    真是遺憾啊。

    不過這些媒體人簡直就是處心積慮的等在門口,有的已經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樣子,他們席地而坐,有的已經開始點外賣了。

    即使這樣,前臺也是袖手旁觀的樣子,似乎就是為了讓媒體人抓到祁易琛。

    到了陳珂的辦公室,祁易琛氣憤的解開襯衣領口的紐扣,說道:“楊董這個老狐貍!他今天早上故意不來的吧?這些媒體人肯定是收到了消息才來這里堵著的!”

    “祁少,消消氣,這段日子,祁氏的日子也不好過,楊董不來公司已經好幾天了!标愮娼忉尩。

    聽了陳珂的話,祁易琛疑惑的說道:“不來公司已經幾天了?有沒有說是出差還是什么?”

    陳珂苦笑的說道:“祁少,我現在哪里能知道這些機密的消息?我現在就是一個打雜的,一看看這辦公室,哪里像是一個辦公室,簡直就是一個倉庫!

    祁易琛環顧了的一周辦公室,只見辦公室到處都是放著各種大小的紙箱子,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里是發快遞的點呢!

    “陳珂,我想這件事情,必有蹊蹺!逼钜阻∩钏际鞈]后說道。

    陳珂關上了辦公室的門,在祁易琛身邊坐下來,低聲說道:“祁少,說實話,我之前也是有這個想法,可是這幾天,祁遠也沒有來公司,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我不知道跟誰說啊、”

    “祁遠是離家出走了!逼钜阻“欀碱^說道:“不過,這個楊董,肯定是有問題,不然為什么,公司的股份跌破了,他卻剛好消失了。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做法嗎?”

    “前臺也許知道他去了哪里!标愮婢鞯恼f道。

    祁易琛斜了一眼門外,說道:“我就知道這個女人跟楊董的關系不一般!看來,是我要出手的時候了!

    聽到祁易琛這樣說,陳珂立刻精神的說道:“祁少,我等你這句話,等了很久,但是我不后悔,我想,那些想要跟著你做的人,也不會后悔的!”

    祁易琛拍了拍陳珂的肩膀,說道:“陳珂,你在祁氏辛苦了,后面的日子只怕是更加不好過!

    “祁少,我這個人最不怕的就是吃苦!”陳珂表忠心的說道。

    祁易琛堅定的眼神看著陳珂,說道:“好!那我們就準備大干一場吧!”

    說完,祁易琛準備從祁氏的后門乘坐電梯出去。

    可是他剛下電梯,就看見一輛熟悉的寶馬停在門口。

    祁易琛眉頭一愣,這個時候,寶馬車的車窗搖下來,趙子萱明艷動人的臉對著祁易琛笑道:“易琛,上車!”

    原來是她,怎么會是她呢?

    祁易琛快速的走過去,上車后,趙子萱立馬開車出發了。

    “子萱,你怎么知道我在這里?”祁易琛疑惑的問道。

    趙子萱得意的說道:“我早上去了祁家,樸叔說你來公司了,我一看早上的財經新聞,就料到大事不好!”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国产高清免费观看在线a站_樱花草视频在线观看社区_卡一卡二卡三精品APP下载_VR成人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