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當前位置:許肯中文網 > 繼承人的小甜妻 > 第220章 我不懂得如何表現溫柔

第220章 我不懂得如何表現溫柔

書名:繼承人的小甜妻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晴天小寶 || 錯誤/舉報 更新/提醒 投票推薦

    次日清晨,祁家大廳很安靜。

    祁易琛下樓到了大廳,卻沒有想往日那樣看見張媽在陪唐欣愉早茶。

    而是另外一個仆人正在伺候唐欣愉吃早茶。

    樸叔正在看這個月的賬本。

    “張媽呢?”祁易琛隨口問道。

    樸叔放下賬本,說道:“張媽昨晚很晚來找我請假,說是頭痛欲裂,今天去醫院檢查一下了!

    “不是每年都有安排你們體檢嗎?”祁易琛在餐桌前坐下來,問道。

    樸叔說道:“我知道,那個體檢只是做身體方面的,我想,張媽主要是心理方面的!

    “哦!逼钜阻∷妓髦f道:“原來是這樣啊!

    樸叔說道:“是啊,我昨天看張媽的臉色很不好,還很擔心呢!”

    正說著,唐欣愉忽然把一碗湯摔在了地上。

    祁易琛驚訝的看著唐欣愉,幾日不見,他覺得唐欣愉衰老了很多,眼角的皺紋很是明顯,頭上的白頭發也很多。

    “媽,你怎么了?”祁易琛問道。

    仆人趕緊蹲下去收拾被唐欣摔破的碗。

    可是唐欣愉根本不理會祁易琛,自顧自的吃著東西,頭也不抬。

    祁易琛不解的看著唐欣愉。

    樸叔上前遞給祁易琛一個眼神,似乎是在暗示,不要驚訝,這是常態。

    祁易琛放下筷子,伸手想要去安慰一下唐欣愉,可是唐欣愉卻條件反射的推開了祁易琛。

    嘴里還念念碎道:“張媽呢!怎么不見張媽?”

    看著眼前的唐欣愉,祁易琛覺得十分的陌生,似乎是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唐欣愉。

    曾經,祁易琛是唐欣愉最寶貝的人,恨不得天天粘著祁易琛,可是現在,唐欣愉卻看都不愿意看祁易琛一眼,只依賴一個仆人。

    這不是很奇怪嗎?

    祁易琛算了算從狗狗去世到現在,起碼有了一兩個月的時間了,唐欣愉一直在醫院做治療,怎么會恢復的這樣慢呢?

    他走到樸叔身邊,低聲問道:“我媽經常這樣嗎?還是偶爾?”

    樸叔心疼的看了一眼唐欣愉,說道:“她經常這樣,對身邊的人都是忽冷忽熱的,上次還打了一個新來的丫頭!

    這些話,聽得祁易琛心驚膽戰。

    在祁易琛的心里,唐欣愉是一個十分溫柔優雅的女人,可是她現在做的這些事情,根本就是跟她之前的性格很不相符。

    “什么時候我親自帶她去醫院看看!逼钜阻≌f著。

    恰好在這個時候,祁易琛的手機響了。

    他一看,是陳珂打過來,應該是公司上的事情,他出門接電話去了。

    而趙家別墅這邊,也是不太平。

    一大早,趙子萱就在哎客廳教訓下人。

    “我說過!我喜歡的滿天星!不是這種俗不可耐的茉莉花!”趙子萱瞪著仆人大聲的責怪道。

    仆人被嚇壞了,趕緊道歉的說道:“是,是,趙小姐我們知道錯了,我們馬上換!”

    “你們這群人,是怎么回事?都不想好好干活是嗎?”趙子萱橫眉冷對。

    助理在一邊提醒道:“大小姐,有人來了!

    趙子萱依舊是冷著臉問道:“誰?”

    助理低聲說道:“還是上次那個張媽!

    可是趙子萱完全不記得還有哪個張媽,她反問道:“哪個張媽?”

    助理知道今天趙子萱的心情不好,他耐心的解釋道:“就是祁家的張媽,上次來過一次的!

    助理話音剛落,趙子萱就發飆了:“什么!她又來了?不是讓她沒事不要老是來找我嗎?多活一天不好嗎?”

    看著趙子萱的情緒很差,助理趕緊說道:“那我去打發她走!

    說完助理就出門準備趕張媽走。

    可是趙子萱轉念一想,還是說道:“叫她進來吧,大老遠的跑來說不定有什么事!

    看著滿屋子的茉莉花,趙子萱揮揮手,叫囂道:“趕緊給我都搬走!”

    仆人們麻利的開始搬花。

    趙子萱在沙發上坐下來,翹著二郎腿,斜了一眼張媽,哼,果然是張媽,打扮跟上次一模一樣。

    “什么事?”趙子萱不耐煩的問道。

    張媽似乎也感覺到今天趙家的氣氛很不對勁。

    她唯唯諾諾的樣子更加讓趙子萱心煩。

    “我跟你說過了,沒有重要的事情不要來這里找我!”趙子萱瞪著她,嚴厲的教訓道:“萬一被祁家的人發現了,你我都吃不了兜著走!”

    “是,是!睆垕屭s緊應聲回答。

    趙子萱白了她一眼,嫌棄的打量了她一番,說道:“什么事?趕緊說,說完趕緊走!”

    “是,是南音!睆垕尳Y巴的說道。

    趙子萱一聽南音的名字,更加的惱火,她罵道:“我最討厭這個賤人了!你一早上的來跟我說她?張媽,你是不是嫌張飛活得太久了?”

    聽到趙子萱這樣說,張媽嚇得趕緊擺擺手,說道:“不是不是!趙小姐,你聽我說,我在祁家的時候聽祁少他們說,南小姐失蹤了……”

    趙子萱盯著張媽,盯得張媽發毛。

    “趙小姐?”張媽試探的抬頭看了她一眼。

    趙子萱嘴角帶著一絲狡黠的笑意說道:“張媽,你知道欺騙我的后果是什么嗎?”

    張媽說的話,讓趙子萱很驚訝,她上前,趾高氣揚的質問道:“怎么?你是在懷疑是我做的嗎?”

    張媽抬頭小心謹慎的看了看趙子萱,問道:“趙小姐,我一晚上都沒有睡好,我不知道南小姐現在是活著還是死了?”

    “你放心,禍害遺臭萬年,她不會那么容易死了!壁w子萱敷衍的說道,只想讓張媽早點離開這里。

    可是張媽卻很糾結,她問道:“真的是你把她藏起來了嗎?”

    聽到張媽問這種問題,一旁的助理臉色都變了。

    更何況是趙子萱。

    只見趙子萱走到張媽跟前,拿起茶幾上的一杯水,潑在了張媽臉上。

    張媽嚇得渾身哆嗦卻不敢說一個不字。

    “我警告你,污蔑罪,懂不懂?”趙子萱簡直不想跟張媽廢話。

    半晌,趙子萱冷笑道:“既然你今天告訴我這個消息,我不出手做點什么,似乎對不起你大老遠跑一趟了!

    助理的嘴角也微微勾起,露出一副狡詐的神情。

    張媽央求道:“趙小姐,我年紀大了,做不得傷天害理的事情,求求你放過我吧!

    趙子萱卻甩開了她,說道:“好了,你出去吧,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說完,趙子萱遞給助理一個眼神,助理拉著張媽正要走出去,卻不巧碰見剛散步回來的科長。

    科長原本是沒有注意助理和張媽,可是因為張媽臉上有水,張媽一邊走一邊從口袋里拿出一塊手帕擦臉上的水,一不小心,手帕掉在了地上,手帕上的一朵蓮花赫然醒目。

    科長正好路過,蹲下來,撿起來看著手帕出神。

    張媽趕緊從科長的手中拿走手帕,慌慌張張的走了。

    科長疑惑的看著張媽的背影,似乎是想起來什么。

    “剛才來的是什么人?”科長走進客廳問趙子萱。

    趙子萱立刻擺出一副乖巧的模樣,挽著科長的胳膊說道:“一個仆人而已,對了爸爸,我的婚紗都定好了!您要不要看看?”

    科長看著趙子萱高興的樣子,也不想再追究什么,他笑著說道:“我相信我女兒的眼光,到時候,你就是全世界最漂亮的新娘!”

    趙子萱把頭靠在科長的肩膀上,撒嬌的說道:“爸爸,你這樣說我都不好意思了,哈哈哈!”

    科長打趣道:“你哪里是不好意思了?我看啊,你高興的很呢!”

    趙家大廳內,又是一片祥和的景象。

    可是祁家就不同了。

    祁易琛摸著下巴,看著遠處。

    樸叔合上賬本,走到祁易琛旁邊,坐下來,說道:“易琛,怎么了?有心事?”

    祁易琛低頭嘆了口氣,再次揚起臉來的時候,卻淡然的笑了:“不知道南音現在在哪里?我似乎從里沒有照顧好她!

    樸叔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那就這次等她回來了,一定要好好的待她,把心里話對她說說,不要總是藏在心里,不是每個人都有讀心術,即使南小姐冰雪聰明,能夠讀懂你內心的想法,可是我想,她更加愿意聽你親口說出來。而不是自己一個勁的在那里猜!

    祁易琛苦笑道:“是啊,樸叔,我太差勁了!

    就像一首歌里唱的,不懂怎么表現溫柔的我們。

    樸叔自然是不想看著祁易琛這樣自暴自棄,他鼓勵道:“易琛,你們還年輕,一切都還有機會,還有時間,不像我……”

    說到自己的時候,樸叔終究是覺得遺憾,不想再說了。

    反倒是祁易琛開始安慰樸叔,他說道:“樸叔,只要我們還活著,就還有機會!

    聽到祁易琛說這樣的話,樸叔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中午時分,廚房傳來烤紅薯的香味。

    秋天的時候,祁易琛最喜歡吃烤紅薯和糖炒栗子。

    “好香!”祁易琛說道。

    樸叔笑道:“這是唐太太專門吩咐人烤的,應該是猜到你想吃了!

    祁易琛覺得得很安慰,至少唐欣愉還是記得他這個兒子的。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国产高清免费观看在线a站_樱花草视频在线观看社区_卡一卡二卡三精品APP下载_VR成人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