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當前位置:許肯中文網 > 繼承人的小甜妻 > 第250章 徹底的決裂

第250章 徹底的決裂

書名:繼承人的小甜妻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晴天小寶 || 錯誤/舉報 更新/提醒 投票推薦

    醫院內,樸叔等在手術室外面,心里惴惴不安,他沒有想到張媽竟然會咬舌自盡。

    在樸叔的印象中,張媽一向是溫和溫順的,沒有想到這次會這樣唐突和激烈。

    雖然張媽有錯,可是樸叔并沒有想過要這樣對她。

    此時,樸叔的心里很內疚。

    忽然,祁易琛風塵仆仆的從電梯里出來,著急的又不解的問道:“怎么回事?”

    樸叔懊惱的說道:“哎呀!這個張媽真是要命了!我不過是批評了她幾句,她竟然在我面前咬舌自盡!不過我當時沒有注意,等我發現的時候,她已經倒在地上了!”

    樸叔的語氣里,眼神里都是恐慌。

    祁易琛拍了拍樸叔的肩膀,安撫道:“樸叔,不要再自責了,張媽簡直就是咎由自!即使今天不是你批評她,換做是我,她也一樣會這樣做的!你不比過于內疚!

    可是樸叔還是很難以釋懷,畢竟還是第一次看到一個好端端的人,忽然就倒在了自己跟前,他有一種錯覺,仿佛是自己逼死了張媽。

    他一直在唉聲嘆氣。

    祁易琛給南音發消息:“到家了嗎?”

    “到了,你呢?”

    祁易琛回復道:“我也到了,早點睡,晚安!

    樸叔給祁易琛打電話的時候,祁易琛沒有告訴南音張媽的事情,只是說,樸叔叫他早點回家休息,畢竟身體才好。

    于是南音就相信了。

    祁易琛不想讓南音接觸這些事。

    終于,手術室的燈滅了,醫生從里面走出來,樸叔立刻沖了過去,緊張的問道:“醫生,怎么樣?”

    他喘著氣,眼神里都是期待,完全是害怕張媽死掉的樣子。

    醫生摘掉口罩,緩緩的:“病人徹底咬斷了舌根,喪失了說話的功能,不過因為送來的及時,性命是保住了,只是以后不能說話了!

    樸叔不在意其他的,當他聽到性命保住了的時候,他整個人都是沸騰的:“張媽沒死!張媽沒死!”

    醫生走后,祁易琛鎮定的看著樸叔,安慰道:“好了,現在張媽沒事了,你也可以安心了,等張媽出院以后就送到養老院去吧,祁家他是不能再回去了!

    樸叔趕緊點點頭說道:“是,是!”

    其實,祁易琛的心里也不好受,畢竟在祁易琛的印象里,張媽幾乎是看著祁易琛長大的。

    “樸叔,你先回去吧,家里,不能少了你,我媽媽這幾天沒有看見張媽,肯定也很著急,你先回去安慰安慰她,這里我會安排護工來照顧!逼钜阻≌f道。

    于是,樸叔就回家了。

    祁易琛透過外面的窗戶,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張媽,她的半張臉都被紗布綁著,十分的可憐。

    祁易琛只要一想到張媽對南音和唐欣愉做過那么過分的事情,就覺得火冒三丈!

    他恨不得能把張媽碎尸萬段,可是看到張媽躺在病床上,一下也不能動彈的時候,卻也覺得,十分的不忍。

    畢竟,張媽是看著他長大的,在祁易琛的印象里,張媽已經如同祁家的人。

    只是祁易琛還沒有認識到,人是會變的。

    只是,世界上,從來沒有不透風的墻。

    趙家內,客廳里播放著趙子萱最喜歡看的電影,《廊橋遺夢》

    趙子萱正躺在沙發上敷面膜,助理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看見趙子萱卻又不敢說什么了。

    “什么事?”趙子萱眼睛看著屏幕,問道。

    助理支支吾吾,半天才寄出來幾個字。

    “大小姐,張媽住院了!

    助理的聲音里透著害怕和凄涼。

    趙子萱心不在焉的問了句:“誰住院了?”

    看來趙子萱完全沒有把張媽放在心上。

    助理只能再說一遍,聲音低微:“是祁家的張媽!

    這次趙子萱聽見了,她條件反射的撕掉了臉上的面膜,驚訝的問道:“什么?張媽?”

    “是!敝睃c點頭,臉色十分難堪,昨天他還在踢她,今天,就得到了她已經住院了的消息。

    趙子萱聽見是張媽,然后又恢復了之前漫不經心的樣子。

    “住院就住院,你慌張什么?”趙子萱不滿的朝著助理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

    看到趙子萱不以為然地樣子,助理知道,趙子萱還沒有聽明白。

    他走上前,卑微的說道:“大小姐,聽說,這個張媽在祁家跟祁易琛和祁家的管家發生了激烈的爭吵,情急之下,張媽試圖咬舌自盡,不過,祁家的人及時把她送到醫院,搶救過來了!

    聽到助理這樣說,趙子萱這才驚呆了,她坐起來,詫異的問道:“咬舌自盡?張媽?”

    看著趙子萱不敢相信的樣子,助理點點頭,說道:“確實是的,剛聽到消息的時候,我也是不敢相信!

    趙子萱粗暴的關掉了電視,站起來,在房間里走來走去,忽然問道:“搞清楚原因了嗎?到底是怎么回事?”

    聽到這里,助理才說道:“是啊,我也是才聽說這個消息的,不過現在已經是脫離生命危險了,只是......”

    見到助理說話吞吞吐吐的,趙子萱滿臉不耐煩的說道:“只是什么?你故意說話這樣像擠牙膏的是不是?”

    助理見趙子萱似乎是真的生氣了,這才把事情原委統統都說了一遍。

    可是原本還以為趙子萱聽了會跟自責,畢竟,當初是她威脅張媽在祁家做內奸的。

    誰知道,趙子萱聽完了助理說的話,卻哈哈大笑道:“好!這個張媽,我真是沒有看走眼!”

    助理一臉蒙蔽,不解的問道:“大小姐,你笑什么?”

    趙子萱卻邪魅的看了一眼助理,然后在大廳里悠閑的走來走去,這才緩緩地說道:“你這個笨蛋!她成了笨蛋,而且據我所知道,她肯定也是不會寫字的,這樣的話,跟死人有什么關系?再說了,死人是不會說話的。這樣一來,我們就是安全的!

    助理一聽,恍然大悟的看著趙子萱,情不自禁的豎起了大拇指,佩服的說道:“大小姐,我太佩服了!真的!我怎么有想到這一點呢!你說我是不是太笨了!哎呀!”

    趙子萱剛才還是很得意的,不過轉眼她就開始犯愁。

    “可是,祁家到底是為什么這樣對張媽呢?”趙子萱忽然開始恐慌起來。

    助理含含糊糊的說道:“難道是祁家的人......”

    話說到一半,助理就不敢繼續說下去了。

    趙子萱的臉色也很不好看,她捉摸著,眉頭緊皺,忽然驚叫道:“糟了!”

    這忽然一叫,讓助理大驚失色。

    他細細的聲音問道:“大.....大小姐,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你是不是也想到了?”趙子萱驚恐的看著助理。

    助理的臉都煞白了。

    大廳里,很安靜。

    趙子萱終于說道:“難道是,祁家的人發現了張媽的秘密?”

    助理雖然心里也是這樣的想的,可是他還是想不明白,問道:“可是,到現在,祁易琛還沒有來質問大小姐,說明,應該不是這個問題!

    趙子萱勇于面對現實,她說道:“只能說明,張媽沒有把我們供出來,這才咬舌自盡,不過,祁家的人不是傻瓜,自然是能想到這一點的!

    站在一旁的助理傻眼了,弱弱的問道:“那......那怎么辦?怎么辦?”

    看到助理這樣沒出息的樣子,趙子萱罵道:“慌什么?”

    這一低吼,把趙子萱的野心都吼出來了,她看了一眼助理,腦海中一個機靈閃現出來。

    助理很了解趙子萱,看到她的眉頭舒展了,自然是想到了解決的方法。

    “大小姐,您是不是已經想到了好主意?”助理不懷好意的笑道。

    趙子萱忽然笑了,她點了一下助理的額頭,仿佛是清朝時候的皇妃和太監。

    “哼!那是自然的,不然像你一樣!只會在這里低聲嘆氣自己嚇唬自己?”趙子萱又恢復了剛才那副洋洋得意的樣子。

    助理上前,竊喜的問道:“大小姐,辦法是什么?”

    看著助理賊眉鼠眼的樣子,趙子萱噗嗤一聲笑了,說道:“我偏不告訴你!啊哈哈!”

    趙家的別墅內,從來都不會一直是悲傷的樣子。

    夜里,祁易琛才身心疲憊的回到祁家,看到樸叔仍然坐在廊前,明月浩蕩當空。

    “樸叔!逼钜阻∽哌^去,關切的問道:“這么晚了,你怎么還不休息?小心著涼!

    樸叔抬頭,看著祁易琛,祁易琛這才看清,樸叔似乎是蒼老了許多,特別是在朦朧的月色下,越發顯得孤老。

    “你回來了?”樸叔拍了拍褲子上的灰塵,起身問道:“張媽情況怎么樣了?”

    祁易琛拍了拍樸叔的肩膀,故作輕松的說道:“已經好很多了,心跳和血壓都穩定了,我找了很好的護工,你放心!

    樸叔沒有說話,只是無聲的點了點頭,心事重重的樣子。

    他轉身,走了幾步,才停下來了,說道:“易琛,你早點休息!

    祁易琛看著樸叔越走越遠的背影,心里也很難受,他知道樸叔一定是在心里狠狠的責怪自己為何會這樣狠毒。

    他記得,樸叔似乎是很信奉佛的。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国产高清免费观看在线a站_樱花草视频在线观看社区_卡一卡二卡三精品APP下载_VR成人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