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當前位置:許肯中文網 > 繼承人的小甜妻 > 第258章 吞沒

第258章 吞沒

書名:繼承人的小甜妻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晴天小寶 || 錯誤/舉報 更新/提醒 投票推薦

    祁家大廳內,樸叔熱情的招呼著客人,似乎比祁易琛本人還要高興。

    眼看著已經7點半了,也不見南音的蹤影。

    祁易琛借口上洗手間,從大廳里,走了出來。

    在走廊的盡頭,他給南音撥了電話。

    可是電話沒有人接。

    大廳內有人開始說切蛋糕。

    祁易琛回到大廳,樸叔拿著切蛋糕的刀,對祁易琛說道:“祁少,祝你生日快樂,歲歲平安!

    然后樸叔在蛋糕的中間插了一根蠟燭。

    點亮后,大廳的燈都熄滅了。

    祁易琛還在發呆。

    趙子萱上前,低聲提醒:“易琛,許愿!

    此時,祁易琛才恍惚醒來。

    他只是象征性的閉了一眼,然后吹了蠟燭。

    頗有敷衍之意。

    只是周圍的人都很替他開心。

    趙子萱開了香檳,眾人歡呼。

    祁家大廳內,熱鬧非凡。

    有幾個貴婦太太,在一起八掛。

    “我看趙家的大小姐,跟祁易琛真是絕配!”

    “是啊,兩人天生一對呢!”

    趙子萱從旁邊經過,聽到這個消息,只是抿著嘴輕輕一笑,心里卻樂開了花。

    整個夜晚,直到聚會的結束,南音都沒有現身。

    末了,客人都離開了。

    祁家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樸叔對趙子萱沒有好脾氣,他盡量不去招惹她。

    “易琛,你送我回家好不好?”趙子萱有點喝醉了,挽著祁易琛的胳膊撒嬌。

    祁易琛目光沉沉,說道:“你喝醉了,我讓司機送你,我喝酒了,不能開車!

    “那你陪我!壁w子萱的眼神期待著,祁易琛只好點頭答應。

    司機開車,趙子萱和祁易琛坐在車后,她將頭靠在他的肩膀上,一副幸福小女人的模樣。

    可是祁易琛卻滿臉有容。

    趙子萱因為太高興,喝的有些多了,開始說一些聽不懂的醉話。

    終于到了趙家,祁易琛仿佛是松了一口氣,他扶著趙子萱,一直把趙子萱送到趙家的客廳。

    趙家的客廳內,被祁家更加的寂靜,清冷。

    祁易琛看了一眼趙子萱,忽然有種惺惺相惜的感覺。

    兩人都是年幼失去了母親,親情單薄,家室良好卻缺少基本的溫暖。

    所以,趙子萱總是愿意跟祁易琛呆在一起,這或許也是祁易琛無法決絕趙子萱的一個原因吧。

    從趙家出來,司機問道:“祁少,現在我們去哪里?”

    祁易琛握著手機,整個晚上,他給南音打電話都打不通。

    他很擔心。

    思來想去,他還是給七七打電話了。

    “喂,七七,請問你知道南音在哪里嗎?”祁易琛略微抱歉的問道。

    七七說道:“祁少,南音,南音的父親忽然病重,正在搶救!

    她語氣略急。

    祁易琛一聽情況不妙,趕緊問了醫院,讓司機以最快的速度開過去。

    人民醫院,夜晚十分的清涼。

    立冬的風,吹在臉上,讓人覺得生疼。

    祁易琛快速的走進醫院,他按了電梯,可是電梯要等好久,他干脆爬樓梯上去了。

    終于到了搶救室,空蕩蕩的走廊,七七一個人坐在那里。

    她聽見腳步聲,看過來。

    她驚訝的問道:“祁少,你來了?”

    祁易琛環顧四周,問道:“南音呢?她,還好嗎?”

    “她剛才去洗手間了!逼咂哒f著,指了指洗手間的方向。

    祁易琛二話不說的朝著洗手間的方向走過去,卻在拐角處,看到了正在瑟瑟發抖的南音。

    他的心,忽的變得很沉。

    “南音!

    祁易琛低沉的聲音喊道。

    南音卻似乎并沒有聽到。

    她只覺得渾身發冷。

    忽然,被一個溫暖的大懷抱抱在懷里。

    南音不用抬頭看都能猜得出來是祁易琛,他的氣息,他身上的味道。

    她在一瞬間之后猛然的推開了祁易琛。

    這一推,讓祁易琛很驚訝。

    半夜,他大老遠的跑來看望南音,卻被南音推開了。

    “你……”他已經憤怒的不知該說什么。

    南音的眼里恨意,內疚,還有無奈。

    “你來干什么?”她清冷的問道。

    仿佛是兩人路人。

    祁易琛整理了一下衣服,問道:“你手機怎么打不通!

    “找我有事?”

    “家父,情況怎么樣?”祁易琛忍著不生氣,問道。

    南音的聲音哽咽了,努力的說道:“醫生下病危書了!

    祁易琛驚訝的問道:“怎么會忽然這樣?”

    原本南音一顆受傷的心忽然被關心,她很安慰,可是,忽然間,南音又由一頭溫順的綿羊,變成一頭兇猛的獅子。

    “你走吧!蹦弦粽f了,想要一走了之。

    她經過祁易琛身邊的時候,被祁易琛用力的拉住了。

    “放手!蹦弦羯驳恼f道。

    祁易琛不解,他不明白為何昨晚還那么溫婉的南音,為何今天忽然變得這么的粗暴。

    不過,祁易琛明白,她不是無理取鬧的女人。

    “發生什么事了?”祁易琛問道。

    走廊里,一陣冷風吹來。

    南音吸了一下鼻子,眼里的憂傷,一閃而過。

    “沒事!蹦弦艟芙^解釋。

    祁易琛卻不肯放手,反而抓著南音的胳膊抓的更加緊了。

    “你想干什么?”南音側過臉去,不想讓祁易琛看見她的臉。

    祁易琛依舊是溫柔的問道:“不要怕,我陪著你!

    南音趕緊自己的心在不停的往下掉,似乎是掉進了一個深不見底的深淵。

    如果兩人之間沒有任何的牽絆,南音想,她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撲倒在祁易琛的懷里,向他訴說這一切,訴說今晚的恐懼。

    可是,偏偏南音使勁的甩開了祁易琛的手。

    她冷淡的說了句:“不用了!

    就迅速的離開了。

    祁易琛看著南音迅速消失的背影,心里隱隱作痛。

    雖然不知道南音發生了什么事,但是他有一種預感,總是覺得南音遇到了什么難事。

    他走向護士臺,打聽關于南音父親的病情。

    護士明顯被祁易琛英俊的外表吸引了他,她沒有直接拒絕,而是溫柔的問道:“請問你跟病人是什么關系呢?”

    祁易琛說道:“我是……我是南音的男朋友!

    護士這才說道:“病人忽然呼吸急促,就連呼吸機都沒有辦法用力,南小姐身心疲憊,剛來的時候,完全接受不了現實!

    “情況很嚴重嗎?”祁易琛嚴肅的問道。

    護士點點頭,說道:“剛才聽醫生說,恐怕是熬不過今晚了!

    聽到護士這樣說,祁易琛也就能理解剛才南音的暴脾氣了。

    手術室的門終于推開了,南音拖著疲憊的身子,上前詢問:“醫生,我爸爸,怎么樣?”

    醫生嘆了口氣,拍了拍南音的肩膀,說道:“我們已經盡力了,讓病人無痛苦的去吧!

    醫生的話,仿佛是給南音下了一道死命令。

    南音感覺頭很暈,血在倒沖。

    七七看見南音情況不對勁,趕緊扶著她。

    “節哀順變!贬t生職業性的說道,便離開了。

    南音還以為自己會大哭大鬧,會抓著醫生的衣領,狠狠的質問,可是南音沒有。

    她癱坐在地上,眼淚無聲的流下來。

    七七看著她,想要安慰,卻覺得一切語言都是徒勞。

    一連幾天,南音都把自己關在房間內,辦理完父親的后事,她整個人仿佛憔悴了很多。

    一天雨夜,南音已經躺在床上七天七夜不吃不喝了。

    現在的南音,消瘦的下巴都尖了。

    忽然,一陣敲門聲。

    會是誰呢?

    南音的房間里沒有開燈,她睡得昏天地暗。

    可是,那人卻一直在敲門,大有不開門不離開的意思。

    這幾天,大家都知道南音父親去世,都很自覺的不來打擾她,就連七七也明白,安慰的話,只是徒勞。

    可是這個人是誰,這樣可惡。

    南音實在受不了敲門的咚咚咚聲,她幾乎是從床上趴下來,然后扶著墻去開門。

    樓道里也是黑暗的。

    模糊中,南音看見一個男子站在門前。

    那人咳嗽了一聲,樓道的燈,亮了。

    南音看清了男人的臉,原來是祁易琛。

    “有事?”南音喉嚨干澀的問道。

    祁易琛看著她頭發蓬亂,眼神呆滯,心疼的不得了, 問道:“你就這樣懲罰自己嗎?南伯去世,你何苦這樣呢?他老人家在天之靈,看到你這樣,也不會安心!”

    他語氣嚴厲,仿佛是在批評一個犯錯誤的學生。

    可是南音卻不理會。

    她施施然的站在門口,既不邀請他進來,也不理會他。

    半晌,南音終于開口說道:“說完了嗎?”

    祁易琛簡直拿她沒有辦法,又恨又愛的樣子。

    南音見他沒話要說,正要關門,可是祁易琛的手卻剛好伸了過來,原本他是想要擋住南音關門,卻不想南音力氣十分大。

    “!”祁易琛的手被門用力的夾了一下。

    南音趕緊推開門,擔心的問道:“怎么樣?痛不痛?要不要去醫院?”

    她完全不是剛才淡漠的樣子,十分關切,十分擔心的看著祁易琛的手。

    祁易琛走進屋,關上了門,不顧手臂上的疼痛,一手摟著南音的腰,一手抓著她的手,生怕她反抗。

    把她推著靠在墻壁上,黑暗中,摸索著她的唇。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国产高清免费观看在线a站_樱花草视频在线观看社区_卡一卡二卡三精品APP下载_VR成人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