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當前位置:許肯中文網 > 繼承人的小甜妻 > 第287章 從哪里開始,從哪里失去

第287章 從哪里開始,從哪里失去

書名:繼承人的小甜妻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晴天小寶 || 錯誤/舉報 更新/提醒 投票推薦

    祁家大廳內,樸叔一面看著祁易琛,一面給祁易琛的添了一碗粥。

    “不是,江風,你把話說清楚!逼钜阻〉恼Z氣忽然變得很嚴肅。

    江風卻開始打馬哈:“什么?說什么清楚?”

    “你少裝蒜!你也不準掛電話!不然我沖到你的公司去找你!”祁易琛說道。

    電話那邊的江風說道:“哎呀,你說,你今天是不是跟南音吵架了?如果你們吵架了,還去看望南雅,那不是給南雅添堵嗎?”

    雖然江風急中生智想到了這么一個理由,可是祁易琛還是很疑惑。

    “以前我跟南音超級,你不是都勸我要跟她多溝通的嗎?這次怎么不一樣了?”祁易琛問道。

    樸叔看了一眼祁易琛,這才明白,原來,祁易琛心情低落,是因為跟南音吵架了。

    江風說道:“好了好了,我真的要忙了,你有時間來公司坐坐,正好幫忙指導一下我的工作!

    說完,江風就掛了電話。

    祁易琛起身,對樸叔說道:“樸叔,我總是覺得江風怪怪的,我要去一趟他的公司,中午和晚上可能都不回來吃飯了!

    “好,你開車慢點!睒闶宥诘。

    祁易琛開車直接到了江風的公司。

    前臺的女孩直接領著祁易琛到了江風的辦公室。

    他的辦公室很寬敞,可是辦公桌上,卻是一片凌亂。

    “哇!你改邪歸正了?”祁易琛問道。

    江風剛才只是在電話里說的玩笑話,沒有想到祁易琛會真的來,不過他來了,江風很高興。

    “艾米,來兩杯最好的咖啡!”江風的語氣很興奮。

    祁易琛在他對面坐下來。

    “習慣嗎?”祁易琛問道。

    江風眉頭一皺,說道:“肯定是不習慣的,朝九晚六,我哪里受得了?你看看,我桌子上的一堆資料,從上個星期開始,我就每天加班,晚上9點才從公司離開,可是文件看到現在還沒看完!

    艾米送進來兩杯咖啡。

    祁易琛隨后拿起一份文件,看了看,問道:“你父親病好點了嗎?”

    “還是老樣子,現在在家休養,我來公司,他就安心些,醫生叮囑了,要多修養一段日子!苯L說道。

    祁易琛打量他,只見江風改變很大,他一改從前桀驁不馴的樣子,也不穿之前的奇裝異服,而是穿著西服,坐在辦工作前,兢兢業業的批文件。

    “哎哎,你來這里呢,不是只顧著喝咖啡吧?幫忙看看文件,幫我批一下,我知道,你最在行的就是這個!苯L說著,把祁易琛手中的咖啡杯拿走,塞了一份文件到他的手中。

    “我的時間很貴的!逼钜阻“琢怂谎。

    江風揮了揮手,似乎是在說,隨便開價的樣子。

    祁易琛坐直了身子,認真的看著這份文件。

    沒多久,他就說道:“江風,這份報價是有問題的!

    江風一聽,趕緊放下手中的事情,看著祁易琛,問道:“什么問題?你說!

    “你看啊,這個暖風機的銷量怎么能做一年的預期呢?夏天的時候,銷量肯定是很低,要把廣告時間調整到秋冬季,這樣廣告費就節省了一半,人工也相應減少,市場的促銷活動也要重點放到冬季!逼钜阻≌f道。

    ……

    江風津津有味的聽著祁易琛講解了2個小時。

    祁易琛放下最后一份文件,起身伸了伸懶腰。

    “易琛,我真是佩服你!”江風由衷的說道:“你這樣厲害不在祁氏,真是浪費了!

    祁易琛卻不以為然,說道:“好了,你說吧,用什么報答我?”

    兩人正聊著,忽然江風的手機響了。

    江風接聽了手機。

    “喂,什么事?花的錢我已經付了!苯L說道。

    可是不知道電話那邊的人說了什么,江風很驚訝。

    ……

    “什么?什么什么?你不會是走錯了病房號吧?”

    ……

    “好,那我打電話問問”

    ……

    “嗯,花的錢不用退了,花,你就送給護士臺的護士吧!苯L急忙的掛了電話。

    祁易琛聽到似乎是跟護士有關,那么就是跟南雅和南音有關了。

    “什么事?”祁易琛問道。

    江風還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他疑惑的拿著手機,說道:“送花的人說,南雅出院了?”

    “好事啊!逼钜阻≌f道。

    江風卻皺著眉頭說道:“不會啊,我記得醫生說過,南雅的病至少需要一年的時間呢!”

    祁易琛聽了,掏出來手機,又放回去,他說道:“你打電話問問!

    愛面子如祁易琛,顯然他還在生南音的氣。

    江風趕緊給南音打電話。

    可是,南音的手機在外面,她洗手間給南雅洗頭洗澡,嘩啦啦的流水聲,她沒有聽見電話鈴聲。

    電話嘟嘟嘟的響了半天也沒人接。

    “怎么回事?沒人接電話?”江風更加疑惑了。

    祁易琛這才拿出自己的手機給南音打。

    江風調侃道:“該出手時就出手!”

    可是祁易琛打電話依舊是沒有人接聽。

    “該不會是出了什么事吧?”江風下意識的說道,他想起來南音關于紙條威脅的事情。

    可是這件事情不能讓祁易琛知道,江風趕緊閉嘴。

    祁易琛卻說道:“是不是出去購物了?或者是吃飯什么的?哪里會這樣早就出院了呢?”

    “是啊,走!去醫院看看!”江風提議道。

    正說著,艾米敲門進來,說道:“江總,會議要開始了,經理們已經到了會議室!

    江風為難。

    祁易琛拍了拍江風的肩膀,說道:“你開會,我去醫院看看;仡^給你打電話!

    兩人的拳頭碰了碰,便各自離開。

    祁易琛開車剛出來,就接到樸叔打來的電話。

    “喂,樸叔什么事?”祁易琛接聽了藍牙耳機。

    樸叔在電話那頭焦急的說道:“喂,祁少,唐夫人忽然暈厥了!”

    聽到這個祁易琛趕緊掉頭,開車直奔祁家。

    “你不用回來,司機正開車帶著我們去醫院呢,不過,你還是來一下醫院吧!睒闶逭f道。

    祁易琛想著,這樣也好,反正他正要去醫院。

    “那我們在醫院匯合!逼钜阻≌f完,掛掉了電話。

    祁易琛開車開得很快,沒多久就到了醫院。

    他在門診樓找到了樸叔和唐欣愉。

    樸叔正和唐欣愉坐在座椅上,等著祁易琛。

    “樸叔!”祁易琛找到他們,跑過去。

    樸叔看見祁易琛,激動的說道:“易琛啊,你終于來了!你媽媽,不知道今天怎么了!忽然暈倒了,怎么叫都叫不醒!古醫生下鄉義診了!我……我老糊涂了,不會掛號!”

    看著滿頭白發的樸叔急的眼淚在眼眶里直打轉,祁易琛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沒事,不著急,我現在去掛號!”

    說完,祁易琛拿著唐欣愉的身份證掛了急診。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

    南音終于幫南雅洗完了頭發,兩人坐在陽臺上,這將是他們在國內的最后一天。

    “小雅,來,姐姐幫你吹頭發!蹦弦裟弥碉L機在陽臺上給南雅吹頭發。

    她一直沒有去看手機,吹風機的呼呼聲,也讓她錯過了祁易琛打過來的電話。

    祁易琛在醫院,跑上跑下,一會兒去樓上拿化驗單,一會兒去給唐欣愉拿藥。

    樸叔一直陪著唐欣愉,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唐欣愉,樸叔心急如焚。

    中途在等待化驗單的時候,祁易琛拿出手機,給南音打了一個電話,他平生第一次,放下尊嚴,去主動找一個女人。

    可是,南音沒有接電話,她正在陽臺上給南雅吹頭發呢。

    趙家別墅內,趙子萱正在練習瑜伽。

    助理匆忙的跑進來,額頭上都是汗水。

    趙子萱呵斥道:“跟你說了多少遍!我練習瑜伽的時候不要打擾我!”

    她的語氣很嚴厲很嫌棄的樣子。

    助理只好站在一旁,默默不敢出聲。

    不過,趙子萱也沒有興致再繼續來練習下去了,她一邊拿著毛巾擦拭臉,一邊斜了一眼助理。

    “什么事?”趙子萱冷冷的問道。

    助理眉飛色舞的說道:“大小姐,重大消息!南音帶著南雅出院了”

    聽到助理說的這些,趙子萱氣的使勁的敲了一下助理的頭,罵道:“狗東西!這是什么好消息嗎?看把你高興的!你是不是找死!”

    助理無辜的可憐的捂著頭,哭喪著說道:“大小姐,你聽我說完啊,我剛才派人打聽了,現在的狀態時,南音帶著南雅回家了……”

    還沒等助理說完,趙子萱就武斷的打斷了他的話,咒罵道:“什么意思?帶回家?哼!帶回家等死嗎?”

    “我看不是的,她已經辦理了出院手續,難道是發現我們在故意陷害南雅了?”助理疑惑的說道。

    趙子萱瞪了一眼助理,罵道:“飯桶!說話注意點!”

    助理趕緊閉嘴。

    自從上次南音在火鍋店跟趙子萱齊了沖突,兩人的梁子就算是徹底結下了。

    趙子萱只要一聽到南音的名字,就會莫名的憤怒。

    助理看著她生氣的樣子,弱弱的說道:“他們……他們好像是要準備出國……”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按 →鍵 進入下一章。

国产高清免费观看在线a站_樱花草视频在线观看社区_卡一卡二卡三精品APP下载_VR成人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