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哈铁玫瑰在“逆行”中绽放

?发布时间:2020-03-09 ?【字体:??

  央广网哈尔滨3月8日消息(记者乔仁慧 通讯员张学鹏)3月8日,“女神节”悄然而至。这一天,龙江铁路的“女神”们却涌现在川流不息的列车上,守望在车轮滚滚的中欧班列旁,攀爬在凌空十米的天吊上……她们柔弱的身影逆流而上,负重前行,绘就了一卷感人至深、可歌可泣的巾帼英雄谱。
  “放下就走,离我远点。”
  兰心竹已经62天没有休息过了。3月8日,当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和口罩,包裹得如一只铁桶似的兰心竹出现在丈夫面前时,丈夫只能从她急匆匆的脚步和那一声喝止的声音确定这是自己的妻子。
  “今天是你的节日,这是你最爱吃的菜,还有……”丈夫抱着餐盒正要靠近,兰心竹却向后退了两步。
  “放下就走,离我远点。”这句话,兰心竹已经不是第一次说了。
  看着远处的丈夫,兰心竹捧起地上的饭盒,向丈夫挥着手,护目镜里雾了一片。工作时,兰心竹雷厉风行,可是她也是女儿,是妻子,是母亲,家里生病的老人、幼小的孩子,兰心竹什么也顾不上,她甚至不敢告诉父母她的真实情况,只有丈夫默默地支持她,只是她连一个拥抱,一个与丈夫面对面说话的机会都不敢有。
  兰心竹是哈铁疾控所健康体检科主任,从1月6日起,她就坚守在工作岗位上,1月22日,开始为旅客检测体温,登记信息,到今天,已经忙了62天。
  兰心竹学习的是预防专业,在疾控中心工作了8年,是疫情防控的专家。疫情发生后,她负责哈尔滨西站留验观察室的工作。最高一天有三趟武汉返哈的列车,她接触过的旅客数以千计,其中一趟列车上被确诊为新冠肺炎的密切接触者就多达7人,兰心竹每天穿着防护服长达6个小时,因为穿脱不便,她甚至不敢喝水,以减少上厕所,到了晚上,她的脸上满是勒痕,整张脸都是肿的。
  哈尔滨西站是武汉高铁的终到站,客流集中,留验观察室的值班人员除了测温,还要负责车站消毒、疑似病人移交等工作,人员紧缺,兰心竹就干脆常驻在车站里,白天给旅客测温,夜间挑灯编写《哈铁疾控所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技术要点》,给同事们当作工具书。
 
  这几天,复工复产的客流大幅上升,沉寂多日的哈尔滨西站再次人流涌动,兰心竹披挂上阵,迎着客流最多的方向走去。
  “防疫是我的专业,这是一场期限未知的战疫,我义不容辞。”脚步匆匆的兰心竹,语气铿锵。
  “汗水,是我们最好的化妆品”
 
  对于齐齐哈尔车辆段满洲里“金花”女子检车班工长陈佳来说,3月8日对她和姐妹们有特殊的意义。2019年的这一天,全国妇联授予她们“全国巾帼文明岗”荣誉称号,因此,今天陈佳早早地赶到工区,先仔细擦拭了一下墙上的牌匾,再带着姐妹们开始一天的作业。
  满洲里运用车间女子检车班是全国唯一有女子检车员值守的铁路车辆检车班组,被誉为“口岸金花”。她们负责满洲里国际联运俄罗斯车辆技术检查和交接,在保证俄方车辆运行安全的同时为国家避免经济损失。
  疫情的到来,并未影响满洲里口岸涉外作业场运量,正值春耕备耕时节临近,俄罗斯进口化肥车辆增多,这里每班接入列车仍在10列以上,“金花”班组的作业量也越发密集。
  检车作业都是在室外进行,陈佳或走或蹲,逐一检查入境的俄方车辆状态,即使缺少一颗螺丝也要与俄方确认,登记在册,为国家避免经济损失。冬天气温低至零下30摄氏度,列车卷起的雪猛地扑在陈佳的脸上和脖子里,陈佳都不敢眨眼。
  “在这里,无论多小的事,代表的都是国家的尊严。”陈佳把这句话挂在墙上,为了在这个特殊时期更加坚定地做好车辆检查工作,“金花”班组的姐妹们都写下了决心书,保证一如既往地集中精力做好车辆交接工作。
  因为经常风吹日晒,陈佳和姐妹们的脸变得黑红,可是她们的眼睛却永远闪着光。陈佳笑着说,“我们流下的汗就是化妆品,我们的样子,不也挺美的吗?”
  “天吊上的‘空姐’也很美”
  今年的3月8日,董艳红特意请工友给她和吊车拍几张照片,虽然穿着工服,戴着口罩,可依然笑容灿烂,“天吊上的空姐也很美。”董艳红在朋友圈里自信满满。
  48岁的董艳红是牡丹江机务段检修车间天吊班组的工长,负责操纵天吊给检修机车的工人们吊运柴油机、转向架、散热器等机车零部件,她就像手术室里的助手,在医生伸手时,能够快速、准确地递上最合适的工具,保障手术安全、有序的进行。
  天吊班组里有6名女吊车司机,因为每天要在十米高的天吊上作业,有人打趣称她们为“空姐”,可是董艳红却从没有过妆容精致,仪态从容的时候。
  天吊又名桥式起重机,距离地面有十米高,董艳红吊运最重的零部件达30多吨,董艳红手中控制三个方向盘,调整前后、左右、上下。作业时,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前倾,身子绷直,眼睛紧紧地盯着吊钩,大气也不敢喘,身子一动不动,只有双手在轻微快速地调整着。
  操作天吊不容易,因为吊钩在驾驶室的侧面,所以董艳红的视线总是斜的,董艳红干了30年的天吊司机,她摸索了一套工作方法,吊运时,将吊钩稍向前越过一些,正好会对准零件中心。
  为了练就吊运技术,董艳红带着工友练习“走迷宫”“压鸡蛋”。“走迷宫”是在地面上用线和铁杆布上弯道,驾驶员操纵天吊,要灵活地绕过一根根铁杆;为了练手感,她们在橡胶地板上立住四个鸡蛋,然后将一个30多斤重的包铁橡胶零件,吊放在四个鸡蛋上,保证鸡蛋不碎。此外,她们还练吊钩点火把、打靶心等绝活,让女子吊车班一时名声大振。
  近期,随着全国各地复工复产,重点物资和旅客运输日益繁忙,机车运行密度大,检修频率高,董艳红在天吊上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最长的时候从早上6点要干到晚上19点多,除了中间下来吃饭,上厕所,全天都要呆在驾驶室里。”董艳红说,最难的是在室外吊运作业,前一阵零下20多度的天气,她要在室外的天吊上一干就是3、4个小时,都说高处不胜寒,董艳红套着两层棉袄一下子就打透了,身体不由自主地哆嗦,她就往身上贴热贴,尤其手套上贴得多,她得保证手稳,吊车操纵才能稳,等她作业回来,手上烧灼的都是红点。
  在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中,像兰心竹、陈佳、董艳红这样的“女神”还有很多,她们在平凡的岗位上,为旅客的平安出行、物资的运输畅通在忙碌,在坚守,在奉献,这些哈铁“玫瑰”的风采,就在这千里铁道线上争相绽放。
附件:
回到顶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