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老客运”杨咪咪:“妈妈爱你,却不敢抱你”

?发布时间:2020-02-07 ?【字体:??

  “您是到巴楚,还是喀什?”2月1日14时,新疆阿克苏火车站售票窗口,杨咪咪用维吾尔语问了好几遍,得到确认的答案后,这才敲下了键盘。收款、打票,递票时还再次叮嘱,看到旅客笑着点头,这才放心。

  杨咪咪是中竞博路乌鲁木齐局集团有限公司阿克苏车务段阿克苏站客运值班员,今年26岁,却是一名有7年经验的“老客运”。

  疫情防控期间,阿克苏站售票窗口前来咨询、购票、取票、退票的旅客较多,售票班组人手紧缺。杨咪咪刚休完产假,就主动顶了上去。

  “有的旅客来自南疆偏远乡村,平时出门少,有时候一句话问不清楚,就有可能出错。”杨咪咪说,最近正是疫情防控关键时期,旅客出门一趟不容易,能为旅客想到的地方就要想到、做到。

  人多、事杂,抗疫阻击战中,新疆铁路人的工作量成倍增长。越是艰难越向前,他们白班原本是18时下班,但是大家都是等到22时以后,售票窗口没人了,这才回家。

  “正好赶上这个特殊时期,家里人担心,自己也有点儿害怕。”上岗前,她还有诸多担忧,可是一忙起来,就顾不上想这些了。为了不耽搁服务旅客,她减少上卫生间的次数。有时候,早晨倒一杯水,晚上还是一口没喝。几天下来,嘴唇开始起泡、溃烂,吃药也没见效。

  “我已经退了票,怎么钱还没有到账。”这时,一位旅客激动地嚷嚷着。

  “您别着急,我们会为您解决问题的。”

  问清楚情况后,她告诉旅客:“您这是在其他商业网站买的票,退票后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到账。您要是到官网购票,可以直接在网上退票,基本上即时到账。”

  这是杨咪咪和同事们最近总结出的经验。“一些旅客对购票的相关渠道不熟悉,以为只要是卖火车票的就是铁路单位。有的事情虽然不归我们管,但是能帮忙就要帮,不能因此而影响铁路的声誉。”

  窗口人来人往,售票室里,弥漫着淡淡的消毒水味道。每天,车站客运人员要定时进行消毒、清扫。

  “防疫消毒工作很重要,这是对旅客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作为客运值班员,杨咪咪还要操心着各岗位防疫的情况。

  “啊啊……”22时30分,杨咪咪刚进家门,还没有来得及摘下口罩,儿子已经大叫起来,在婆婆怀里扭动着身体。

  “妈,你把六六抱远一点儿,我在这看着就行。”杨咪咪脱掉外套,眼光却落在儿子身上。

  宝宝不到7个月,他不会说话,却张开双手,看着妈妈一直笑,盼着妈妈抱自己。

  可是,杨咪咪又一次让他失望了。因为宝宝还小,杨咪咪每天接触的人多,尽管回到家里就马上洗手消毒、洗澡,她还是不敢触碰近在咫尺的孩子。

  “六六,给妈妈笑一笑。”洗漱完毕,她坐在距孩子不远的沙发上,拍着手。孩子却扭过头,不理妈妈。

  门外钥匙响动,丈夫李文军进家。他在车站运转干值班员,两人是夫妻值班员。

  两个人一起逗着孩子,不一会儿,孩子开心地笑起来。

  “昨天晚上六六闹得厉害。”婆婆说,过去孩子一直由杨咪咪带着,睡觉安安静静。这几天跟着奶奶睡,孩子不习惯,半夜经常哭闹。

  “我早晨8点多出门,一到那个时候他就醒了,故意大声叫,不愿意让我走,看着心里挺难受的。”杨咪咪嗓音哽咽,眼睛里泛起泪光。每天上班前,她都要偷偷拉开门缝看一眼孩子,然后才出门。

  “我们在一线工作,既要服务好旅客,也要保护好孩子。等疫情过去了,我们好好抱抱他、陪陪他。”李文军握住妻子的手说道。

附件:
回到顶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