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铁路夫妻的元宵节

发布时间:2020-02-09 【字体:

  “妈妈,姥姥刚才都给我煮汤圆了,今天不是元宵节吗?我们还是不能见面吗?我都想你了。”

  “前几天不是因为你不写作业妈妈都要打你了吗?你还想妈妈呀!”

  “想啊!我都多长时间没看见你和爸爸了,我刚才还给爸爸打了电话,他说他夜班,他说他也想我了。妈妈病毒咋这么厉害呢?我想杀死它,我太想你了,我都哭了……”

  早上8点,管丹刚到单位,女儿便打来电话,管丹听似柔声细语地与女儿闲聊着,但泪水已经在她的眼圈里打转,这是女儿从出生到现在近8年的时间里她不在女儿身边最多的时日,已经整整25天了。

  管丹是长春站售票车间的售票员,在计划室工作,每日接发上级调度命令,统计售票张数、上下车人数、客流流向等进行客流分析,是车站合理安排运能为旅客出行更便捷的大后方。从1月22日开展疫情阻击战以来,她每天对武汉来长以及所乘列车的下车人数进行统计,为出站旅客测温提供依据。1月24日后,陆续有列车停运,2月3日-18日期间长春站停运列车最多,仅2月2日她就接到了13个调度命令,几十页的命令纸,114趟列车停运,她都要一一核对,不允许有丝毫的差错,她要2000多次的反复进入计划管理系统席位库更改核对每天的停运车次,统计售票张数,为前方办理退票和准备退票款提供依据。当天,正在她全神贯注统计更改数据库的时候,爱人一个电话说:“姑娘好像这些天都没好好写作业,她姥说她不听。”让她焦灼的心瞬间引爆,拿起电话把女儿一顿“收拾”,继而也埋怨了母亲几句便赶紧放下电话投入到工作中,她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准确无误的统计出来,前方的同志才能办理相关工作。这个小插曲就是前文与女儿对话提及的内容,管丹说:“其实当时真的很后悔,尤其是对我妈妈的埋怨,这一个多月都是妈妈在照顾女儿,我们才能全身心的投入工作,让我们无后顾之忧,但非常时期,太忙了,真是顾不上那么多了。”

  管丹提及的“我们”,说的是她的爱人赵宇,赵宇是长春站客运车间值班站长,工作岗位相对她来说相对有风险,是铁路抗疫一线,直接面对旅客。两个人一个是四班倒、一个是三班倒,加上平时帮班,又不在一个车间,在一起的时候也是很少。碰到一起时,你一句“你可注意防护啊”,他一句“你也别减肥了,多吃点,我又不嫌弃你,这时候免疫力最主要”,算是最长情的告白。

  “早上上班走前我煮了汤圆,你下班别忘了吃。”管丹给刚下后夜班的爱人赵宇打了一个电话。“吃粘的我怕睡觉胃疼,我还是到家睡一觉起来再吃吧!吃完我好再上前夜班。”疫情防控初期,必须使用手持测温仪对武汉方向所乘列车的下车旅客进行测温,作为值班站长的赵宇首当其冲,一直战斗在关键岗位,亲自对下车旅客进行测温,尽量避免让职工接触旅客。他说:“这时候,值班站长不上谁上,党员不上谁上,无论前方面对的是什么我都必须第一个冲上去,这是我的职责和原则”。车站安装红外智能测温仪后,他每天进站口、出站口来回跑,就怕在哪里出现纰漏。他上岗前要对每名班组成员进行测温,督促场区消毒到位,宣传防疫知识,教育职工科学防控不恐慌、不信谣、不传谣,遇有列车移交发热旅客,他更是第一个冲上去,不让职工靠前,即使休班也每天利用微信了解职工的身体状况和亲属出行情况。

附件:
回到顶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