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暖花开 铁路人“捅山”忙

?发布时间:2020-04-12 ?【字体:??

职工正在排除松动危石。
 
 
职工在山顶打入用于固定安全绳的钢钎。
 
  4月,春暖花开。太行山披上绿装,杏花、桃花漫山遍野,生机盎然。
  伴随着春天的脚步,在太焦、侯月铁路两侧的大山中,人们可以看见一群身穿黄色工作服的铁路人悬吊在悬崖上,手拿钢钎在峭壁移动。远远望去,黄色的身影在白色的杏花、粉红的桃花映衬下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中竞博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月山工务段管内的侯月和太焦铁路地处太行深山,是晋煤外运的重要通道。由于铁路两侧的山体岩石风化严重,汛期在雨水冲刷下,极易掉落下来威胁火车安全。
  随着温度升高、冻土消融,那些已经松动的岩石正蠢蠢欲动。为了保护汛期火车安全,与山花亲密接触、爬上悬崖搜寻松动岩石,成了铁路职工在这个春天里要干的一件大事。
  这项工作,铁路人称为“捅山”。
  负责“捅山”的是月山工务段桥隧车间的82名桥隧工。平日里主要负责桥梁、隧道养护的他们,一到春天便承担起了排除危石的任务。他们要走进大山深处,在四五十米高的悬崖上“荡秋千”,与春天来一场不见不散的“约会”。
  赵作前是月山工务段阳城桥隧车间的一名桥隧工。48岁的他从事这项工作已经22年了。“这个‘约会’可不容易。”赵作前说。工作当天,他们要在4时起床,在山路上攀爬几个小时才能到干活的地方。找到固定绳子的地方后,他们还要将自己“绑上”从山顶上吊下来干活,很危险。
  “捅山”的时间一般安排在7时到9时。“作业地点在深山,去一趟很不容易,早早起床是我们工作的常态。”赵作前说。
  每一次“捅山”都是一次“攀岩”。3月25日,赵作前扛着4捆大拇指粗的尼龙绳、4根1.5米长的钢钎,从没有路的山坡上手脚并用地爬到了50多米高的山顶。此时,他喘着粗气,身边山花开得正艳。
  到了山顶,找不到固定绳子的树木,他们便把4根每根长1.5米的钢钎打入山石缝隙中,以做固定绳子之用。
  “一个人作业,要有两名职工拉着两根绳子做防护。”赵作前说,一根绳子出现问题,还有另外一根能保证安全,“干多了,习惯了,再说有伙计们保护,也没什么担心的。”赵作前告诉我们,作业要在没有火车运行的“天窗”里进行,时间很宝贵。
  系好安全绳、戴好安全帽,赵作前从笔直的峭壁上开始下降,不一会,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悬崖下。悬崖上荆棘密布,稍有闪失就会被荆棘划伤。每次“捅山”,对“捅山人”来说都是一次心理和体力的挑战。
  下到山下,抬头仰望,只见赵作前一手紧紧抓着安全绳,小心翼翼地寻找着能够落脚的地方,同时不时地向山顶的职工大声喊着:“放、放……”他双脚蹬在山体上,用钢钎敲击着山体,来回移动,搜寻身边的岩石。
  “咣、咣、咣。”大山里不时响起钢钎敲击岩石的声音。
  9时10分,赵作前回到了山顶。当天“捅山”,他排除了20多块危石。
  “嘟……”一列装载着煤炭的货物列车穿山而来,在赵作前“捅山”的地段露了一下脸又穿山而去。列车渐行渐远。赵作前解开身上的绳索,看着远去的列车,脸上笑意灿烂。“从1998年到现在,我‘捅山’排除的最大危石有400多公斤呢。”赵作前介绍,仅3月1日至3月25日,他们已开展了9次集中“捅山”,发现和清理松动的岩石超过10立方米。
  本文图片均由王占军摄
附件:
回到顶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